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二十九章 期盼

第二十九章 期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栾梅回到家,家里人已吃完饭,栾老板和栾红都在,栾老板忙着赶制服装,看见她进来,说:饭在锅里热着,赶紧吃吧。
  栾梅说:我不饿。
  栾红手里拿着几种丝绸布料正比较,说:这块料子适合柳家大小姐,栾老板手不停的说:你把挑好的料子放一边,明天我再看看。
  栾红对二姐说:你眼光好,来看看。
  栾梅没回应,栾红又说:你去哪玩了?有好玩的吗?栾梅本想回自己房间,听妹妹问:我去夫子庙了,那里在做花灯。
  龚红:花灯!
  栾老板:有些年头没看花灯了。我小时候,还是爷爷带我坐在船上,河两边都是灯,那才叫好看啊,人多,挤成堆的人,热闹呢。
  栾红:那,我们也可以去看啦。
  栾老板:我们把这趟活赶完,要是有船,我们坐船看灯。
  栾老板的话令栾红兴奋,栾梅却不高兴:赶什么活,不是说,今年好好过个年。
  栾红说:有大客户,一家人在我们这做衣服。
  栾梅:谁,这么阔气?
  栾红:我们院里的留校柳先生家。
  一阵笑声传来,门被推开,栾馨和男朋友前后进来,男朋友身穿咖啡色长衫,青春的脸庞,俊气清秀,栾馨身穿乳白色旗袍,与男朋友非常搭配,两人把手里拎的东西,一件一件放下。
  栾老板:哎呀,你看你,买这么多东西,家里都有。
  栾馨:我说他了。
  栾鑫男朋友说:过年有十多天小店不营业,没得东西卖,多存些,慢慢吃。
  栾老板:没吃饭,锅里有,自己热热。
  栾鑫男朋友:我还真有点饿。
  栾老板:我给你们加个菜。
  栾梅说:爸爸你不是要赶活吗?我去,正好我也饿了。
  栾老板:你刚才还说不饿,
  现在饿了。栾梅一扫方才的低迷情绪,去厨房。
  栾老板和栾馨说起接了柳家做衣服、柳太太愿付双倍工钱的事,栾馨男朋友听了很高兴:我哪儿里还有些新到的丝绸,明天拿来,好好帮客户挑挑,让他们满意。
  栾老板:别耽误你做生意。
  栾鑫男朋友:我这也是做生意嘛!
  栾馨:我去看饭热好没?
  厨房里,栾梅已炒好菜。栾馨说: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这就好了,姐姐。栾馨端了菜,喊:阿伟,吃饭了。
  三人在桌上吃饭,栾老板宣布:大家听好了,下面几天我们要集中力量赶制七套服装,客户付双倍工钱,所以,照经验,我们要加班加点,每天的布摊不出了,家里的地方腾出来,裁剪、加工制作,在家做里。
  阿伟自告奋勇:我来帮忙。
  阿伟的话让栾梅拿筷子的手不由的捏的更紧。
  即将到来的新年,人们全心准备放开心情,准备好好放松一把。程子昂却一筹莫展,愁上加愁,家里最近烦恼事接二连三,眼下最闹心的是二太太周洁。
  周洁在银行做事,和程子昂在舞会上认识的。那是官方举办的慈善募捐有明星义演的活动,周洁做服务生,程子昂负责维持次序。为了营造更高潮的气氛,活动的最后安排自由舞会,在场人都可参与。程子昂是个舞迷,只见周洁气质出众,端庄与矜持,恰到好处,吸引了程子昂,人到中年的程子昂主动出击,在柔情洋溢的乐曲中,程子昂怀拥佳人、心生浪漫。周洁发现,身边的这个男人谈吐风趣幽默,富有军人的威武,而且那天,程子昂只请周洁跳舞,周洁的心情愉悦快乐,分别时,两人都有依依不舍的感觉。
  这次令程子昂荡漾春心的经历,一段日子后化为过去,生活继续开始沿着习惯的轨道进行。
  这天,程子昂去银行办事,接过从窗口递来的发票正想离开,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怎么会是你?
  程子昂乐了,原来是周洁。
  你在这里上班?因为后面有人排队,两人简单对话后,匆匆告别。
  周六下午,周洁下班出门,一眼看见身穿戎装的程子昂,在对面的银杏树下等她,两人相视一笑,走向对方,并肩前行,不需要任何铺垫,他们彼此默契,沿着街道缓缓走着,正是晚秋,银杏树的叶子泛着金黄,飘落了一地。
  我,到家了。周洁先说话。
  奥,这条路变短了,再见!程子昂彬彬有礼的告辞。
  这样简短对话的行走大约六个周末后,程子昂在玄武湖边第一次吻了周洁,周洁没有拒绝,程子昂胆子大了,把她拥抱在怀里,看着她没有杂质的眼睛:我不配爱你。周洁问:为什么?程子昂说:你象女神一样高贵。听了这话,周洁一脸幸福,她小巧的头埋在程子昂怀里,手指抚摸着他衣服上的纽扣,喃喃地:你能给我幸福吗?然后,抬头渴望的看着他,这目光让程子昂勇敢起来,他此刻是一名威猛雄壮的勇士,遇到一位小鸟依人的女子,这女子希望他的庇护,他渴望这种英雄主义的实施,他不停的吻她,我会,我会,我一定会让你幸福。
  此后的程子昂沉浸在弥漫着温柔的世界里,程子昂没有恋爱过,他甚至不愿意回忆自己没有恋爱阶段的婚姻,周洁,唤醒了他身体一种沉睡很久的东西。
  随着感情的深入发展,程子昂在外边租了房子,用作他和周洁幽会,但在周洁眼里,这是恋爱的地点,程子昂记得周洁的第一次,当时他故作高尚,对周洁说:我不能这样,我应该等等,给你一个完整的婚礼这样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周洁早被爱情埋葬沦落成了俘虏,伸头进入他的枷锁,把自己和这个男人一辈子锁在一起。
  程子昂根本无法克制自己,在周洁面前,好像也不需要克制,他老道的做着男人的事情,让小他15岁的周洁结束了少女的童贞时代,剧烈的疼痛,周洁哭了,然后安静很长时间,温顺地趴在他身上,程子昂爱抚的说,我的小可怜,我会好好爱你的。
  起初程子昂非常冷静的处理这段额外爱情,他象熟练的象棋手,把两边的棋子来回跳,回家上班幽会,老婆孩子周洁,直到周洁问他什么时候结婚,他才惊醒。
  程子昂从没想过和周洁结婚,虽然男人三房四妾没什么非议,他没有必要,他本身属于比较传统的类型男人,和周洁特殊,主要是他有五个孩子,正如母老虎说的男孩女孩都有,十全十美,母老虎算不错的女人,凶是凶一点,可整个家靠她管理把持,他好像没有理由再娶。程子昂感受到空前的紧张,要命的是,他早该想到,周洁会怀孕,老道熟练的他,每次很小心,告知周洁现在不是要孩子的时候,他不知道,周洁特别想要一个孩子,更想要这段婚姻,再说,人在冲动的一塌涂地的时候,哪里控制的住精子冲锋的速度,这样,程子昂由紧张感升级到压力满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