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二十八章 初 恋

第二十八章 初 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栾老板连忙起身让座,你都准备好了吧,
  龚云烟,还没有,每天光是孩子的事情就够我忙啦,我找你,想麻烦你帮个忙。
  栾老板:柳太太别这么客气。
  龚云烟,我想给我们家人每人做套衣服。
  栾老板:扯布了吗?
  龚云烟:我正想问问栾老板,这地方哪里的布料好看?
  栾老板:我这里有一些,是刚从上海进的新布料,另外我这里还有上海服装新款式,你先看看,如果不够,您再去布庄看看。
  龚云烟听了挺高兴:不知道老板能不能在年前做出来,我们想穿着去做客,还想照全家福。
  栾老板算算时间:有点紧。
  龚云烟:那就算了,反正有旧衣服将就。
  栾老板:要不,这样,你先选好布料,我和女儿连夜赶赶,兴许能做出来。
  龚云烟:那怎么行,你们也要过年的。
  栾老板:都是邻居,不用这么客气的。
  龚云烟:我付你双倍工钱。
  从栾老板家里出来,龚云烟一阵轻松,来到这座城市,虽然什么事情都要从头学习,很多地方不熟悉套路,让人紧张而且压力山大,但能在柳雄飞身边,和这个自己非常满意的丈夫在一起,繁忙成了快乐。如果在老家,这会子该准备打扫房间,屋里屋外忙的热火朝天,不过,云烟有时免不了想念远在山乡的父亲,以及翠娥、老妈和她那套靠自己的力量挖出水井的房子。
  龚云烟走到自家门口,听见有人喊:龚阿姨。只见程丽双手拎着大包小包的菜进了院子,龚云烟看见是些胡萝卜、金针、木耳、冬笋、黄豆芽等之类另外还有许多她没见过的菜,程丽拎的吃力,龚云烟忙上去帮她,程丽感激的望着她,云烟把菜拎到她家门口,程丽开口道:龚阿姨,你帮我劝劝妈妈。
  程丽告诉龚云烟,母老虎自从小程君走失,整个人变了,总打骂她们说她们故意把程君弄丢了,两姐妹没安好心,想合伙把她害死,妈妈经常呆坐,一坐就是半天,自言自语的说话,有时候半夜起来大哭,用手掐姐姐的大腿,不让姐姐哭,姐姐哭,她就打姐姐耳光,程丽说着不停的抹泪。
  龚云烟问,你爸爸呢?
  程丽叹口气,那模样犹如活像一个饱经苦难的成人:妹妹刚丢时,爸爸回家劝妈妈,妈妈找他吵架,埋怨他挣钱少,所以她才让小女儿跟姐姐出去捡破烂,要是爸爸挣钱多,她会让小女儿在身边,爸爸开始不理他,后来她就半夜骂爸爸,不让爸爸睡觉。
  你两个弟弟不是上学吗?他们要睡觉的。
  是的,程江和程海被吵的休息不好,学习成绩下滑,学校先生来家访,可妈妈,还是和爸爸吵架,爸爸一生气,就不回家了。
  程丽满脸的泪水,忍不住抽泣,龚云烟看着她,有些心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母老虎背着程江,满脸倦容走进大门,后面跟着的程芳,程芳比程海大不了几岁,个头高但年龄并不大,背着程海的她看上去很吃力,脸上因为劳累呈现出呆滞,云烟吃惊地:这是怎么了?程丽看见母亲,连忙把眼泪擦净。
  母老虎进屋,放下背上的程江,程江神思恍惚,昏昏欲睡的样子,程海比哥哥的症状轻微些,龚云烟帮助她扶孩子进屋躺着,母老虎对云烟勉强一笑,看见程丽买的菜,换了副脸色,对云烟说:你们家年货置好了?
  云烟听出母老虎口气里含着逐客令,正要告辞,母老虎说,我们这里过年实行吃十香菜。云烟感兴趣地:是吗。母老虎自顾自的说,你看这是胡萝卜、金针、木耳、冬笋、白芹、黄豆芽,母老虎说出十样菜的名称,有些是龚云烟不熟悉的,这十样菜,炒在一起,叫十全十美。以前,我们家每年都要炒这道菜,你从外地来,不懂,我来教你。
  龚云烟看母老虎的神情,觉的不对劲,答应了连忙离开。
  栾梅来到夫子庙,这里比其他地方呈现出更浓郁的热闹气象,所不同的,许多忙着扎花灯的匠人,预示着正月十五的花灯节,非凡美丽。在这个时节,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是喜气洋洋,开心的购买年货,按理,栾梅应该高兴的,往年这个时候,她会给自己买朵头花或插头发的簪子,可眼下,她就是不高兴。
  吹糖人的老伯,身边围了群小孩,指点着插在草丛中吹好的小猴子,猪八戒,孙悟空,后来吹出两个带了肚兜的娃娃,一男一女,两个娃娃亲热的头贴头,活灵活现,娇憨可爱,栾梅忍不住买下,拿在手里一边闲逛,栾梅依然烦恼。
  栾梅无法不烦恼,她只要闭上眼睛,栾馨和她的男朋友会示威一样出现在眼前,如果她睁开眼睛,栾馨的男朋友会在身边晃荡,甩都甩不开,街头的人群里会出现他,栾梅认为自己是不是神经有了毛病,有时候会头痛。栾馨快乐的连做梦都会笑醒,栾梅心里暗想,有那么好吗?无非是个跑生意的小贩,有什么体得的,我一定要找个比姐姐更好的男朋友,这么想着,栾梅心里的烦会减轻,但这只是暂时,很快,她会更加思念栾馨的男朋友,幻想有一天自己和他在一起。
  栾梅走到河边,清彻的水面上漾起波纹,河面上驶着船,船上穿红着绿的人们,歌舞喧哗,人人迎新年,唯有我没有新年,因为栾馨的男朋友是我的,他应该是我的,可是,他却在姐姐的怀里。
  栾梅不厌其烦的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他得到情景,无数次来到令她后悔的地方,相片离洗好的时间还早,有一波爱好照相的男女,传来女孩子的笑声,这笑声中,原来也有栾梅的,可是,从现在起,不,从那天起,栾梅的笑声消失了,从此后的栾梅,心里揣了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的秘密。
  娃娃糖人在她手里亲昵的相拥,栾梅的手松开,娃娃糖人掉进水里,晃悠悠沉了下去,直到看不见踪影,栾梅无奈的想,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