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二十六章 程君

第二十六章 程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程君今年不到三岁,是程家姐妹中长的最好看的女孩,这小女孩逆袭了母老虎的缺点,像是对母亲的容貌来一场大刀阔斧的挑战,至于父亲程子昂,仔细看来,有些像他的轮廓,熟悉的人说程君特会长,长睫毛下的那双眼睛水灵灵的谁看了都喜欢,小嘴巴肉嘟嘟的往上翘,美丽的象童话里的小天使。
  小程君没想明白,他那天明明看见爸爸,她好高兴,穿过大人们的腿腿,向爸爸跑去,和平常在家里一样,去抱爸爸的大腿,爸爸低头看见了她,却猛然甩开她的小手,转眼不见了,程君愣在那,好一会,想起找二姐,咦,二姐也不见,大街上都是陌生人,程君只好去找大姐,大姐也不见,程君慌了,大哭起来,人们来来往往,没有人注意一位小女孩的哭声,即使注意到,小孩子哭,有他妈妈呢,可是,程君的妈妈不在身边。
  就这样,程君在人群里穿梭着找大姐和二姐,一边哭,哭累了,站一会,又找,肚子饿了,想妈妈,去找妈妈,她顺着街头走,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天渐渐黑了下来,程君饥寒交迫,心里害怕却又无奈,走着走着,发现前面有栋楼房,房间里的灯光闪烁,在黑暗的夜空下,灯光驱散她的恐惧,她站在楼下,望着灯光。
  闫凡宇刚回到住处,接到王化儒的电话,电话里急切的说三缺一,等他,闫凡宇说,哎呀,老弟,我刚出差回来,累的骨头散了架。
  正好,打麻将是最好的休息。
  闫凡宇,你找别人吧。
  王化儒根本不听他说话,我找司机去接你。
  说完,扔下了电话。闫凡宇无奈,只好拿起刚脱下的外套,向门外走去。
  司机接了闫凡宇,趁空,闫凡宇闭上眼睛,休息一会,打麻将不比出差轻松。
  王化儒和闫凡宇是麻将桌上的麻友,年龄比他小,他称他小兄弟。王化儒性格粗暴,勇猛刚烈,平时以自己是黄埔生狂傲,一副我是老大的做派,与人说话,一言不合,拳头上去,他的拳击功夫身手不凡,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要不然,他掏出手枪,和他打交道,无人不怕。闫凡宇和他,工作上没什么来往,两人各有上司。闫凡宇为人和气,温文尔雅,属于文绉绉类型的性情中人,王化儒很喜欢,加上闫凡宇爱好搓麻将。王化儒还是个戏迷,他认为看戏和文化沾边,他的小妾王太太,就是他看戏时瞄上的,娶回来当了妾。
  王化儒的麻将桌设在皇甫路尽头拐弯处的一栋小楼上,这是他们经常玩麻将的地点,离闫凡宇的住处隔两条街道,大约10分钟后,闫凡宇下车,这栋楼是他们常玩的地方,有专门的咖啡厅、宵夜供应,如果玩累了,有休息的地方,算得上一条龙服务,自然也是他们找乐子的地方。
  闫凡宇看见那座闪烁着灯光的房间,心想,大家一定都在等他。小楼外的门口有两盏路灯,在黑夜里象两只眼睛。闫凡宇正走着,突然,他听见淅淅索索的声音,他警惕敏捷的闪向一边,索索声停一会又响起,闫凡宇看见路灯傍的靠墙角落,有东西蠕动,闫凡宇握紧后腰的手枪,向黑东西走去,借着灯光,看见是铺床用的草垫,里面鼓起了包,动一下停一会,闫凡宇掏出手枪,对准草垫,压低声音:什么人,出来,没有声音,闫凡宇摸上前伸手去掀草垫,这时,王化儒下楼,嘟囔,这闫凡宇,是裹脚还是抹粉,怎么还没来?闫凡宇在黑暗里嗨一声,王化儒激灵一跳,掏出手枪,这是军人特有的警惕,他们任何时候都带着武器,即使睡觉时也不会忘记。
  王化儒反应很快,闫凡宇掀开草垫一层、又一层,松口气,原来是个睡觉的乞丐,妈的,吓老子一跳。闫凡宇顺手把草垫扔下,走,上楼,这天,冻死人了。这时,乞丐喊了声,妈妈。
  闫凡宇看看周围,妈妈?怎么,你妈妈哪去了?
  王化儒说,会不会有诈。
  联想到曾经发生的暗杀事件,王化儒紧张起来,别是什么人派来的间谍。
  于是,两人决定,把乞丐抓起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闫凡宇哭笑不得。
  乞丐是位小女孩,发现她的时候正发高烧,马上送进医院,得了肺炎,医生说,再晚来一会,孩子怕是被烧坏了。王化儒得知是个乞丐住进医院,劝闫凡宇不要管闲事,交给福利机构好了。那天晚上,闫凡宇不好意思坚持留在医院,身在麻将身系孩子,结果,闫凡宇输的一塌糊涂,王化儒赢的高兴过瘾。
  柳雄飞的家处于安置初期,生活正渐渐走上正轨。清晨,小蓝和车在门外候着,这辆黑色小轿车,让807号院子的每个人,包括王化儒,都有羡慕敬畏的感受。栾老板的平板车,被栾馨收拾着准备出摊,她看着小轿车,眼睛放光。王化儒刷牙时,会主动和小蓝招呼。程子昂本来骑单车,本是令人可以骄傲的车骑,但,自从家里出了事,程子昂没有心情骑单车了。据说一连三天,他注意力不集中,掉进沟里或险些撞到汽车,还是步行安全。母老虎这些天不发威,病了似的发蔫,这个家沉默的令人压抑,上学的依然上学,姐妹三变成姐妹两依然出去捡值钱的东西,母老虎的忙碌身影明显少了灵活。
  柳雄飞衣帽整齐,迈着军人的正步走出家门,云烟和孩子们目送他走出大门。今天,云烟要做许多事,梦雪、梦青和梦好上小学,梦兰和梦美上幼稚园,柳雄飞说小学给孩子联系好了,可以去办理入学手续。幼稚园看了几家,没选好,云烟想去看看。
  五个孩子集体出动,闹嚷嚷的。
  母老虎站在门口,龚云烟对她,点点头,栾老板和她的三个女儿,和以往一样出摊,母老虎呆呆望着门外。
  走在大街上的人们,身体缩在衣服里,路边的树没了树叶,光秃秃的,一两只麻雀上面飞过。孩子们兴致勃勃,梦雪和两个弟弟一左一右并排走着。
  梦青,姐姐,猜猜看,我们新先生姓什么?
  梦雪,那怎么能猜出来?
  梦青,我猜我的先生一定姓南。
  梦雪,为什么?
  梦青,因为这里叫南京啊。
  梦雪,你这样说,如果是北京,那么,老师姓北了。
  迎面走来的妇人,和云烟一样带着群孩子,那群孩子的年龄和梦雪姐弟差不多大,那些孩子面露菜色,头发蓬乱,衣衫褴褛,有的赤着双脚,梦雪看那些孩子,那些孩子看看梦雪,擦肩而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