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二十三章 复活

第二十三章 复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闫凡宇怀着久违的心情踏上这片土地。从重庆换乘到小镇的客栈,住一晚,进山只有靠11路的双腿了,路上来往的农民居多,朴实的和与泥土一样,耳边处处是熟悉的乡音,有一丝亲切,闫凡宇对小张说,如果他不习惯,不用跟着进山,小张来自山东,让他走山路,恐怕走不惯。16岁的小张,本身是个孩子,新鲜感和好奇心的驱使,愿意跟他去。
  闫凡宇的家离小镇需要步行30多里山路,山路弯曲,狭窄坎坷,路上人稀少,为了方便称呼,小张喊他叔叔。
  叔,你小时候走这路?
  是的,我在城里读书,一月回家一次,要走一上午呢。
  这么长。
  那会年龄小嘛,比你现在还小。不晓得累,觉的好耍,在路上跑着耍着,就到家了。
  山恋起伏,空旷寂寥,野花盛开,各种花色羽毛的鸟鸣叫飞翔,路边人们种的西红柿,一种辣椒,引起小张的兴趣,这个辣椒好怪,尖尖向上。
  这个叫朝天椒,只有我们这才有的辣椒,辣的你能上房揭瓦。
  两个人边对话,不觉的走路无聊。
  马上到了,前面那座山就是的。闫凡宇的心情不由得激动起来,从外面看,这是座大院,红柱灰瓦,高大雄伟,是清朝时期闫凡宇的爷爷留下的家产,此刻,悄无声息,大门紧闭,门环已生锈,他推开门,寂静的山野,发出刺耳的响声,庭院深深,空无人影。
  有人吗?无人应声,小张跟在后面。
  院子里的房门紧闭,这里曾经的灯火辉煌,笑语喧哗,热闹非凡好像遥远的没有发生过,祖父祖母,爸爸妈妈,还有童年的他被众星捧月,他没有被娇宠成坏小孩,他对每个人彬彬有礼,礼貌有修养,大伙都喜欢他。闫凡宇推开院子中间的门,里面散发出霉烂的气味,房梁上蛛网缭绕,一只大蜘蛛伏在网中央,静静等待猎物到来,几只老鼠追逐奔跑,惊动了大蜘蛛,急速爬向角落,到处布满厚厚的尘埃。
  叔叔,里面有人,小张喊道。
  闫凡宇循声过去,他记得这是祖父祖母住的房间,里面有位坐着喝水的老人,看见他,站起来:你们干什么?
  老人家,你是谁?
  老人口齿清楚,我就住这里。
  这家的人呢?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叫闫凡宇,是这家人的儿子。
  老人认真看着闫凡宇,闫凡宇说,认出来了?
  老人说,你是谁?不认识。
  这家的闫先生和太太呢?
  你到底是谁?
  我是闫凡宇。
  你再说一遍,你是?
  老人自言自语,说,宇,你是小宇,我是你隔壁的林婆婆,你小时候我抱过你的那个林婆婆,我还背过你去赶集呢,你记得不?
  闫凡宇哪里记得,但他说,记得记得。
  老人突然受了惊吓,你,是人,是鬼?
  闫凡宇和小张被她咋呼的莫名其妙。
  你,你,不是早打仗牺牲了?
  婆婆,我是人,真的是人,我没死,是他们弄错了,你摸我的手,热的。他叫小张,我们一起来的。
  小张说,是,婆婆,他是人。
  从老人口中得知,他在外的这些年,两辈老人先后去世。
  那位牺牲的战友和他同名同姓,被认定是闫凡宇阵亡,部队派人送来他的遗物,埋在闫家家族的老林里,三年前,闫先生和闫太太先后离世,临终时放不下儿媳,劝她改嫁,媳妇不肯,闫太太找到林婆婆,请她帮助儿媳找个人家,这房子留着儿媳成家,听到这里,闫凡宇心里很难过。
  她去了哪里?
  闫家老人都送走后,听说出家当了尼姑。
  这是闫凡宇没想到的。
  这下好了,你没死,她可以还俗,你们一起过日子。林婆婆说。
  这句话吓到闫凡宇,他从没想过和这个媳妇过日子,哪怕是一天,当年是迫于压力才答应父母的。
  在闫家的家族老林中,闫凡宇看到一个个馒头样的坟头,悲从中来,老泪纵横,放声痛哭,直哭的天昏地暗,他哭自己成年在外,没有为老人尽过一天孝,他哭自己早年没有意识到这些,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闫凡宇还注意到,老林被整理的清清爽爽,林婆婆说,是你媳妇整的,闫凡宇即使再冷漠,此刻被感动的肝肠寸断,谢谢你,妹子,对不起,只有来世报答你的恩情。
  将军带小蝶回到自己老家,老家早已物是人非。首先要做的事情是祭拜祖宗。记忆里的家早化为废墟,这在他的预料之中,将军做出决定,还是去龚老爷家。
  将军说,我有个战友,老家离这不远,我要去看看。
  这个战友是他亲自送回来的闫凡宇。
  小蝶问,他住在哪里?
  将军沉吟道:坟墓里。
  将军和小蝶风尘仆仆赶到闫凡宇家的老林,发现有个人正在挖坟,他吼道:大胆盗贼,这是英雄的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盗墓。
  闫凡宇,正在平自己的坟,听见人吼,回头看见一位老军人愤怒的看着他,两个人彼此相望,在记忆的画面里寻找。
  中校-----
  少尉-----
  两双男人的手亲密相握,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因为他们的泪硬生生吞了下去,化作震天动地的笑声。
  天佑好人,将军说。
  我是好人?闫凡宇质疑。
  对对,将军说。
  我们好在哪呀?闫凡宇问。
  在这,将军指指自己的胸膛。
  在闫凡宇家里,犹如失散的亲人,两人疯狂吐槽,将军对闫凡宇简单说了这些天的经历,最后说,妈的,老家人都干净了,待在那没什么意思,我打算去龚老爷家,记得吗?
  记得。闫凡宇说。
  我和老婆先住在他家,以后在做打算,闫凡宇听了,这真是无巧不成书。
  闫凡宇心里矛盾着,他知道,只要自己愿意,那位默默守候的人一定会出现,也许会欣喜若狂感谢上苍,但是,他不爱她,这辈子都不会,妹子,闫凡宇这样称呼她的发妻,你为我做的我会记在心里,你多保重。闫凡宇无奈的在心里这样想。
  龚老爷身体好了许多,和老妈子在院里闲聊。
  不知道那个老东西把小蝶领回家怎样了?
  老妈子说:会怎样呢?过日子呗。
  他会对小蝶好吗?
  会的。
  小蝶订亲的那个对象怎么办呢?
  将军会有办法的。
  我这身体好多了,我,要去看看我的外孙们。
  是呀,应该去看看,都长大了,我也想看看呢。
  5个呢,龚老爷搬起他的手指头,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我要为他们每人准备一件礼物,准备什么好呢?
  柳久久来了,老爷,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老爷想他的外孙们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