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二十章 世态

第二十章 世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应该是世界上最富有精灵的东西,无声的来,自由的去,无拘无束,龚云烟曾经这样想过,如果让自己选择,她宁愿选择当时间这种毫无挂碍的东西,也比当人好的多,可是,现实并不容人随便选择,这段日子,就是因为时间令她焦虑,龚云烟很希望时间停止或者根本不存在,她的这种想法来自那口正在挖掘的井。
  2个月了,整整六十天,周围的土堆成了山,人们挖的辛苦。龚云烟等的辛苦,然而,辛苦的人们没有看到一点水的迹象,井越挖越深,云烟的心也越坠越深,而且这个深是没有止境的继续下坠。
  挖井的负责人老孙找到云烟:少奶奶,这地方恐怕不能再挖了。
  云烟问:是不是真的没希望了?
  老孙说:再挖下去很危险,下面离地面太远,进度很慢,每天浪费很多人力和时间。
  云烟:我们都挖到现在了,也许再挖下去,就有水了呢。
  老孙:从前我们挖过的井,只有现在挖的一半,就有了水,恐怕。再说了,大家嚷嚷肚子吃不饱,每天的伙食也比以前少了呢,还有,就是大伙2个月没拿到工钱了。
  云烟心里明白,这原因是她造成的,目是,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等放出去的账收回来,等租出去的土地交来租金,他们的工钱才会有着落。再说,如果有了井水,每天去挑水的劳力可以腾出空来帮她,因此,现在从各个方面节俭。云烟说:老孙,你跟我来。来
  到账房,云烟拿出一沓钱,塞给老孙:你先拿着,带着大伙,再坚持几天,如果还没有水,云烟转换了话题,今晚上给大家改善伙食,把圈里的猪杀了。
  老孙拿了钱,又听到后面的保证,高兴的跑出去了。
  云烟接着来到猪圈,这里已没有当初闹哄哄的气象,那些猪卖的卖,杀的杀,死的死,吃的吃,只剩下一头还未长大的猪崽,花白带黑的皮毛,正趴在那里无聊的睡觉,听到脚步声,懒洋洋抬头,睁开小眼睛看了看来人,见来人没有给它带来想吃的食物,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办?
  这个问号在龚云烟的脑海里转了好几个圈,盘旋着,然后堆积着,还没得到回答,还没想出来办法,另一个问题伴随着想法跟着到来。翠娥说,早上,她去菜地,想掐把青菜,发现咱家和二爸爸紧挨着的菜地,原来用一道树枝篱笆隔着,可现在篱笆往里挪了一大步的距离,就是说,二爸爸的菜地侵占了云烟家的菜地,是成人迈一大步的距离,菜地的长度约6---7米,这可是不小的地盘,而且,还偷偷摸摸的,确实让人气愤。
  当下,云烟气的五窍冒烟,风风火火地跑到二爸爸家,一脚踢开门,二爸爸不在家,两个儿子也不在家,大概和他一起出去创造财富去了,家里只有婆娘和小儿子,婆娘正在喂小儿子柳然吃饭,云烟奔过去,一把抢过婆娘手里的碗,啪嗒,摔在地上:我叫你吃吃吃。
  婆娘吃惊的问,你干什么?
  云烟说,告诉你的男人,把我的菜地还回来,要不然,哼,
  要不然,我明天来砸你家的锅。柳然吃饭正吃的欢,一看妈妈手里的碗掉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嘴巴吃不到饭了,哇地哭起来。
  云烟没有见到二爸爸,气呼呼地回到家,她抓起一把剪刀,翠娥看见,死死拖住她,少奶奶使不得,怪我多嘴。
  不怪你,翠娥,这样的人就是欺软怕硬。
  少奶奶,你这样要吃亏的。
  不这样更吃亏,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云烟嘴上硬,听翠娥说的有道理,没有冲出去,在家里等二爸爸找来,结果,一天、二天,二爸爸那边没动静,而菜地的界限依然如故,第三天,云烟亲自动手,把界限的篱笆拆掉,晚上,二爸爸找来了,两个人唇枪舌剑一番,各自收兵。一连数天,都是二爸爸上门,他来个动口不动手,撂出的粗话狠话野蛮话,龚云烟毫不客气地回敬他,那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龚云烟同样针锋相对,梦兰和梦美在一旁,惊吓的哇哇大哭,哭声揪扯着云烟的心,为了孩子,她只有先服软。
  起初,她与二爸爸相互的怒吼声整个大院都能听见,后来,听见二爸爸高于她12分贝的吼声,粗鲁的很难听,后来,云烟让秀华把梦兰、梦美带出去,云烟不理他,由他骂,二爸爸的独角戏很起劲,直到自己觉得无趣,鸣锣收兵。他一脚踏出柳家的院子,龚云烟后脚跟出去开始回击,在自己家的大门外,云烟的嗓门又高又尖,完全压倒二爸爸扯破了喉咙已沙哑的声音。这样的情景被梦雪碰到过几次,看见自己的母亲被人吼叫,看见母亲的脸上被愤怒撕扯的变形,柳梦雪二话不说,操起家里抵门的,因为个头小,双手没有力气拿起,只得用双手拖着门杠,到了二爸爸家,用杠怼二爸爸家的大门,二爸爸来开门,柳梦雪怼了个空,自己摔倒了,二爸爸哈哈大笑,指着追来的云烟,你看看你养的孩子,幸亏是个女娃,这样耍泼。柳梦雪爬起来,抓起一块石头,扔向二爸爸,二爸爸头一偏,闪过了,云烟抓住梦雪,拿起门杠,和翠娥把梦雪连拖带拽走了。
  明天再跟你们算账。二爸爸在身后喊。
  回到家,云烟扇了梦雪几个耳光:大人的事情小孩少管。对老妈说,以后看见家里二爸爸在,带梦雪离远些,不要进家。梦雪捂着脸,一脸的愤怒,云烟看见,梦雪仇恨的目光,愤怒地要喷出火,先吓了一跳,这目光太象自己的小时候,她不由感到浑身一阵发凉,云烟是说干就走的性格,看见女儿这样,却觉的担心,对梦雪说:爸爸不在家,你是老大,你顶替着爸爸的位置,你怎么能不听话呢?
  我是爸爸,该保护你啊,听话有什么用。
  我是大人,你要在家里保护弟弟妹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