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十八章 毁灭

第十八章 毁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在门外的小翠进来了,翠娥把龚太太去世的消息简单的对她说完,让她马上去告诉家里的男佣,并让男佣立刻去老宅院通知龚老爷,小翠来不及说什么,转身离去。
  翠娥喊来小闪,让她去请泉水阁的和尚。
  这功夫,翠娥轻轻为龚太太盖上被子,与平时不同的,用丝绸帕盖了龚太太的脸。她枕边的锦盒端正地摆着,翠娥拿过,放在自己随身带的包袱里。小蝶慌张地跑进来,看见龚太太脸上的帕子,眼泪哗啦啦落下,翠娥骂,这时候,你哭什么?
  太太她。
  太太去极乐世界了。
  小姐知道了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提到云烟,翠娥不由的泪雨滂沱。
  和尚来了,他走到龚太太面前,恭敬的弯腰肃穆片刻,然后,一脸平静,阿弥陀佛!
  龚老爷躺在两个女人中间,沉睡如酣。突然,一道雪亮的闪电,伴随着滚滚的雷声,震动的大地瑟瑟摇动,云烟却站在院子里,龚老爷焦急地喊,云烟,云烟,快进来,快进来,外面下雨了。话音未落,天,果真下起了雨,龚老爷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雨,云烟依然站在雨水中,眼见水已成河,身后山洪暴发,龚老爷冲出去,拉住云烟,仔细看,却是龚太太,这把他吓了一跳,手不由的松开,一阵洪水冲走了龚太太,龚老爷大喊:太太,太太-----,龚老爷连声喊着,醒来后发现原来是个噩梦,他坐起来,觉的这个梦有些怪异,如何怪异,又说不清楚,他努力想理出一条清醒的思路,心中却烦乱如麻,脑子不听使唤,懒懒的躺下想再睡一会,却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睛就乱想,他再次睁开眼,身边两个女人正熟睡。他推推大燕,大燕睡意朦胧,龚老爷说,我想去客厅,大燕翻了身,你去呗。
  你陪我。大燕只好起来,怎么了?
  没什么,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是不是白天走多了路,累的。大燕下床帮他拿好拖鞋,龚老爷穿上鞋,喊佣人点灯,往客厅走去。
  守夜的佣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点了灯,两人坐下,大燕为龚老爷倒了杯水,龚老爷还没喝,传来急促敲门声,急急的说:老爷老爷-----
  进来,进来-----
  老爷,龚太太,去了。
  什么?说清楚。
  太太归西了。
  龚老爷大失惊色,什么时候。
  刚刚。
  更衣更衣更衣,快点快点。
  龚老爷一行,赶到新宅院,丫头小闪小蝶哭了迎上来,佣人们看见他来,连忙跪下施礼,龚老爷揭开龚太太脸上的帕子,那张脸雪白似玉,双目微睁,嘴角有一丝笑容,令龚老爷想起,龚太太在他身边的无数画面,如此清晰地闪回在眼前,龚老爷克制着自己的心情,轻轻把龚太太的眼睛合上,轻轻放了帕子,走出门外:马上派人,把小姐接回来。
  得到母亲的死讯,已经是龚太太没了第四天早上,思来想去,云烟走到半路转了回来,母亲,不是女儿不孝顺,云烟在心里对母亲说,她实在害怕五个孩子中的任何一个再有闪失,自从梦青险些溺亡,只要一想起她就害怕,唯恐再发生类似的事情,雄飞不在家,只能派精明的管家柳久久替她去,没料到,柳久久一去牵走了她的心,整日坐卧不安,不知道那边怎么回事,少不得耐烦些,等柳久久回来,或者柳老爷夫妇回来以后再说。
  柳久久紧赶慢赶到了龚家,对着龚老爷,柳久久解释的非常中肯和详细,尽量令龚老爷人觉的顺理成章,龚老爷的心情再悲伤,只得无可奈何,叹息,你看看,养孩子有什么用,养女儿更没用,人的命哪,谁能掌控。
  柳久久初见翠娥,心中的诧异先压了回去,趁空,翠娥简单对他说了事情原委,柳久久不由唏嘘,这世上的事,真让人的说不清。
  龚家的丧事一连数日的进行着,唯一的女儿没来,人们嘴上不说,心里难免心伤,辛亏贴身丫头翠娥顶替云烟守灵,如果平常人家,有可能远在他乡的女儿或儿子回不来,哪里有人顶替呢?龚老爷不知是因为悲伤的脑筋不清醒,还是忙于应酬顾不上,只象征性的过来瞧瞧。翠娥为避免不必要的解释和麻烦,尽量躲避他,后来,柳家来了人,寒暄接待谢吊等一系列礼仪,够他应付的,他更难的上灵堂,再说,一个穿了孝服的丫头,谁会多注意,可能都不会正眼看她,何况,翠娥真心的悲痛,想那龚太太的好处,比自己的亲娘去世还伤心,哭天抢地的嚎啕,
  后来的几天龚老爷和两个女人热乎的起行,翠娥觉的自己多虑了。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象龚老爷,无所谓谁守着龚太太,泉水阁的和尚来了,生前的龚太太热心佛事,这泉水阁是她的功劳,和尚为龚太太念经超度,引得那些受过龚太太好处的人都不住的大声痛哭,附近的百姓只要受过龚太太的好处,都过来了,龚太太是个大善人啊。
  要说大家都没注意到翠娥的存在,是不公平的,其中有一个人注意到了,看到翠娥的出现,这个人内心暗暗窃喜,这个人就是老虎。老虎心里的高兴是别人不能理解的。他原是农民的儿子,家里生活贫困,父亲借了高利贷,因还不起,逼债的人来了一群用刀子抵住父亲,血气方刚的老虎,夺过刀刺死了其中一人,吓的跑进深山,再也不敢回家,无处可去,没有方向的在山里转悠,饥寒交迫奄奄一息,到了龚老爷家,不管不顾爬了进去,龚老爷收留了他,龚太太待她也很和善,从此,他躲在暗处,忠心保卫这个家庭的两个恩人。
  这些年的老虎独自来往,除了龚老爷与龚太太,和他人不来往。有一次,龚太太让他把院子里的树杈截短,趁大家都出去干活,院子里无人的时候,他爬到树上,用刀砍断长的太长的树杈,砍得正起劲,听到树下发出惊叫,往下一看,正是翠娥,翠娥瞪了他一眼,这一瞪眼,老虎竟然忘不了,龚太太去世之前,老虎找了龚太太,把心里对翠娥憋了多年的相思一吐为快,他喜欢翠娥,他知道自己是单相思,可是依然想着她,很长时间了,不敢说,而且也无人可说,平时没有机会接触翠娥,重要的是,他没有那个勇气,后来,翠娥随云烟走了,这个家,再也看不见翠娥了,老虎恍然,自己错过了爱情,所以更加痛苦,过去曾经杀人,他自卑恐惧,来到这里有了吃穿,这条小命该知足了,怎么有资格去喜欢姑娘呢?老虎把这段感情放在心里,终于有一天,他无法再忍受,找了龚太太,没料到龚太太一口答应,原以为有龚太太做主,可以成就他的好事,还没来及欢喜,传来了龚太太的噩耗。
  他第一个发现翠娥的出现,以为自己想念翠娥看花了眼,再看看,没错,真的是翠娥,心里不由欢喜,这是个机会,他决心要抓住这个机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