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十五章 遗恨

第十五章 遗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古至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日子依然继续,依然不紧不慢悄然度过,唯有一种东西令人感觉溜的过快,几乎抓不住,对龚老爷来说,就是年龄。岁月似乎抢在他的前面,身体和精力远不如从前。
  云烟全力撑起了这个家,但这不个长久的方法,按照约定,离她婚嫁的日子还有3年。
  这天,年满27岁的云烟被龚老爷喊到面前。龚老爷的头发胡子白了不少,显出中老年的态势,身边依然站着的两个女人,大燕和小燕,妖冶争宠,拼命想留住龚老爷的宠爱。
  云烟经过多年的历练摔打,独当一面的利索,看上去十分干练,在父亲面前提及婚事,有点害羞,爸爸,还早呢,再说,我喜欢在这个家生活。
  龚老爷说,你的婚事应该准备了。
  爸,还有几年,现在说这事,太早了。
  不早啦,这是我们的龚家的规矩,当年我和你妈,两人还是娃娃,老辈人就给我们准备了。
  老爷说的是-----
  话音未落,龚太太进来了,她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楚,她愈发瘦弱,身体单薄像一张没有筋骨的纸张,弱不禁风的样子,龚太太也明显见了老相,身体大不如从前,走路有些吃力,翠娥和翠翠扶着她。
  大燕和小燕同时过去,一人给龚太太搬了椅子,另一人接过丫头端来的茶碗。
  太太来的正好,我正对云烟说她的婚事,她的嫁妆该准备了。
  我也是为这事来的。
  柳家的聘礼送来好几天了。
  听说了。龚太太放下茶碗。
  我们就这么个女儿,嫁的又晚,一定要办的风光。
  说的是,老爷,那柳家可比我们更急呢。
  把柳家的聘礼算上,咱们拿出双倍的钱给云烟置办嫁妆。
  云烟听了说,不,不能这样,你们年龄不小了,更需要钱养老,我只要小部分。云烟拿出账单,爸爸您看看,我列了明细单。
  龚老爷却指指大燕,大燕为难的:老爷,我不认识字。龚老爷转向小燕,小燕一扫常态的痴傻,接过账单,自己却不看,送到龚太太手里,请太太过目。
  龚太太伸手去接那片纸,觉的有千斤重,那张纸飘到地上,小燕捡起来,捧到龚太太眼前,龚太太虚弱的说,给老爷看吧。
  除了龚老爷外,龚太太,云烟,大燕,在场所有的人,对小燕的举动感到惊讶,怎么回事?
  龚老爷并不理会大家的目光,对云烟说,你自己看着办好了,需要谁帮忙,尽管指派,大家难的都在,晚上一起吃顿饭吧。
  对小燕举动的惊奇还有一个人是装出来的,她是龚太太。以龚太太的聪慧,不难发现小燕的小把戏,但龚太太没有更多的精力对付她,龚太太人本性善良,本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想法总把别人往好处想。再说,她长期压抑与思虑加重,情绪更加忧郁沉闷,渐渐对龚老爷失去信心,精力用在拜佛诵经上,那座庙宇满足了她的心愿,静心修性的同时,释怀了许多。
  余下的事就是让女儿云烟嫁的风风光光。
  小燕病情的好转是从大龙意外身亡开始的,人们不能不佩服小燕这个戏子的高超演技,小燕算的上女人中的豪杰人物,和王雨,和唯一的儿子的生死离别,没有击垮她,从此的小燕对人生不再抱信心和希望,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可依靠的人,如果执意继续,只有死路一条。
  爱人没了,小龙没了,没料到大龙也没了,云烟很快远嫁他乡,龚太太成了病壳子,她虽然比龚老爷年轻,恐怕要走在龚老爷前面,大燕外强中干,想到这里,小燕禁不住浑身颤抖,自己的这条贱命如此之大,莫非神灵暗中佑护,既然有,自己的出头之日要到了。小燕拿出逢场作戏的强项,千方百计勾引龚老爷,讨龚老爷的欢欣,小燕成功了。
  小燕为了套住龚老爷的心,去找当年教小龙的先生,请她教自己,小燕学戏快,学简单的管账也不慢,这才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小燕有可能成为龚家的掌门人,女掌门人。
  这一年,老宅院请了众多木匠、女红、裁缝、绣娘等等,犹如开了小作坊,叮叮当当忙碌起来,后院的竹林,前院的空地,还腾挪出几间空房,搭建绣花坊制衣间,为云烟的嫁妆忙碌。
  小燕很卖力的穿梭其中,并没有人派她,她做给龚老爷看看的。
  云烟不买小燕的帐,手头的事多交给翠娥。但小燕照样主动,和翠娥因为打作一对椅子还是两对椅子争吵不休,云烟听见了说,小姨太太想让我再嫁一次!憋的小燕半天说不出话。
  在异国留学柳雄飞,从小小少年长成了青春帅哥,在美国,无论学习和生活环境都非常优裕,性格偏内向的柳雄飞,阳光,温文尔雅,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西式的生活习惯,无法改变他怀念家乡的一切,经常在脑海中打转。柳家的发迹靠曾祖父,曾祖父本是山里一个普通农民,勤劳治家,一点点挣下的家业传给祖父,发扬光大后传给父亲,有了今天的柳家。
  柳雄飞觉的自己唯一的变化是把喝水变成咖啡,和同学聚会时,各国的留学生对他不了解,小小的柳雄飞对他们说,他很热爱自己的国家,班上有位叫亨里克的美国学生,是个基督徒,向往中国的山水,问柳雄飞,听说中国是个美丽的地方。是的,柳雄飞告诉他。
  亨里克有位中国朋友林嘉,学经济学,林嘉对政治非常感兴趣,他们常常聚一起,高谈阔论。林嘉爱分析历史现代,国内国外的形势,什么团结起来,才能强大,军阀割据混战,面临国破家亡的危机。听的柳雄飞心中无法平静。
  林嘉的父亲是校长,柳雄飞的爷爷也是校长出身,两个人觉的关系近了一层,三个人雄心壮志,表示来学成回国后,林嘉要开办中国最大的学校,让平民子弟读书,提高国民文化,加强爱国意识,不受列强愚弄欺负。
  柳雄飞对部队不太了解,但他坚信军事救国,国家的军事强大才能统治蛮横,才能立稳脚跟。亨里克说,宗教救国,人人忏悔慈悲,用善良对待他人,人人都变的善良,人人生而平等,人人是神的儿女,互相关爱,天下自然太平。
  三位好朋友,从少年到风华正茂的青年,满怀信心回到中国。
  他们的第一站是南京。三人邀约到夫子庙游玩,碰巧的是,林嘉看见父亲,走过去打招呼。大家惊讶父子之间真有感应。林嘉笑着说,哪里,我和父亲约好的在这见面,只是没告诉你们。
  柳雄飞:怪不得,你提议来这里玩呢。
  亨里克:我还在奇怪,怎么大家都喜欢这个地方?
  林校长说,这个地方最能体现南京的风景,是孔老夫子的纪念地,还有这条秦淮河,哎呀,说到这里。
  林校长转身对着一位身穿军服的军官说,上校——。
  上校上前一步,林校长介绍他们互相认识,这位军官是闫凡宇。闫凡宇在部门做培训人才工作,与林校长商讨教课方案,他们两人的认识说起来也简单,林校长在一所中学当校长,虽然教的是学生,培训成人方面闫凡宇认定,他可以提供良好的建议。
  林校长提议,这么高兴的相聚,一起喝茶。
  亨里克说,我带的咖啡,你们要不要尝尝?
  林校长说,亨利克先生喝过中国茶吗?
  亨利克说,听说过,没有喝过。
  闫凡宇说,正好,今天你对比一下,是你们的咖啡好喝,还是我们的茶香。
  大家找了家茶馆,围坐一堂。从大家的言语中,闫凡宇听出柳雄飞说话的口音是川南地带,柳雄飞说出自己的家在柳山泉,闫凡宇说自己的家在那边附近,哎呀,天下有这等巧事。
  事实证明,比这更巧的事在后面。
  事后,闫凡宇介绍柳雄飞去他所在的部门做事,但柳雄飞想去前线打日本人,这事暂时搁下了,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国家究竟发生了什么,是柳雄飞这样留学在外的游子所不了解的,闫凡宇不勉强他,但对他的爱国热情非常感动,有这样的青年,中国是有希望的。
  柳雄飞本来打算,无论如何,必须先回家,家里许多事情需要他交代和解决,去前线是他的梦想,果然,体检一关没过,接着,他应聘了几份工作,也没有消息,他找到闫凡宇,闫凡宇答应帮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