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十四章 落空

第十四章 落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天来了,土地里萌动着希望的绽放,大自然开始呈现一点点的绿,继而蔓延到整个季节。蜗居了一冬的人们走出家门,一年之计在于春,龚家的忙碌也不例外,不过,大家庭的成员中,不是每个人都参与忙碌。
  大燕的心情近来好的很。小燕废人一样,昏睡不醒,每天靠少量的水和食物吊着命,弄的她身边的人都厌烦,抱怨她为什么那天不利索来个了断,偏偏回到这个家来连累别人,难的的是,大燕不这么想,索性全包了小燕的照顾工作,因为,活寡的日子难过,借故走走,打发太多空寂的日子。
  大龙交给家庭教师,衣食住行有丫头老妈子负责,闲空很多的大燕免不了想些心事。
  云烟的亲事已订好,早晚走出这个家,成为人家的媳妇,继承龚家家产是铁板钉钉只有她的大龙了。小燕真真一个废人,剩下龚太太这块绊脚石,这块绊脚石有可能阻挡大龙继承家产,还阻挡她成为龚家女主人的前程。
  这天,大燕照例去小燕的住处,小燕躺在那,脸竟然胖了,没有任何表情的平淡,毫无痛苦,老妈子喂了她流汁,不耐烦的处理了她的身下,捏了鼻子拿出去,说,我哪辈子作孽,该我做这事。
  大燕走出大门,院里的树悄悄开始泛绿,春季的花冒出蕾尖,春天的阳光,暖和温馨,处处是光亮的明媚,后院的竹子挺拔,直冲天空,山坡上的土地里,农民耕作的身影,人们起身看着这个衣着光鲜的女人,那是龚家的大姨太太,大燕能感觉到他们眼神掠过的羡慕。
  是的,大燕嫁的龚家是好大的一个家啊。
  站在龚家老宅院门外的任何角度,首先能看到那座四角上翘的庙宇,庙不大,只能叫小庙,陈旧却不失超俗,看破红尘的肃然为这座山增添了几分庄严;大燕的眼光移向离庙宇大约百米的宅院,她惊奇的发现,大家叫做新宅院的院子比她住的老宅院精致漂亮,竹林掩映,果树环绕,远远相望,是一片树林遮盖的天地。此时的大燕恍然,自己不年轻了,如果没有大龙,她在这个家早就没有立足之地,有了儿子,娘的命才有了富贵,要想延续这个富贵,只有趁儿子当了家,自己坐上正室太太的位置,才能终生衣食无忧。
  大丫手里捧件披风快速走来,姨太太,当心受凉。
  大燕说,这寒沁沁的风,配了春天的太阳,让人头脑清醒呢。
  姨太太,你在看?
  大丫和大燕的相处和其他人有区别,大概应了人以群分这句话,大丫是她不骂的人。
  你看,新院是不是比这边的好?
  新院?
  大丫明白,大燕说的新院是新宅院,脱口说,可不是,亮丽的多,和这边,那是没法比了。
  大燕没说话。
  大丫继续说,大太太够能干的,把新院打理的整齐素雅煞是好看,大太太不知从哪弄来的奇花异草,单等天冷了别的花败成了泥,她们才慢慢开来,那些花开的时候天气到了秋冬,雪白的一片,象座小花园。
  什么花开的这么好?
  叫,叫,对了,叫琼花。
  大燕对花草没什么太多兴趣,问:大太太近来都做些什么?
  大太太,好像不太好。
  她该很好才对啊。
  说的是,姨太太,这院里她该过的最好。云烟小姐许好了人家,那家人比龚家更有钱,她没什么烦心的事了,可——
  大燕双手捏了披风的两角,认真的听着:
  龚太太身体比以前差了,脾气很大,有一次,我看见翠娥从新院来,直抹眼泪,问她,她说,太太动不动骂人,摔碗砸碟,要不,一整天什么话不说,闷在桌前写呀画的,弄的下人们不知该怎么好,都说,大太太是不是因为小姐许配人家,心里不舍得闪的。
  听到这,大燕想起自己年幼没有爹妈,无人疼惜。一个女儿养这么大,离开娘,谁心里也不好受。
  大燕问:老爷今晚来不?
  听门房说,回来。
  该死,赶紧回去准备,这才是要紧事。
  姨太太,不急,晚上才回呢。
  阳光透过窗户,直射在床上,照在小燕的脸上,她的眼帘动了动,尝试着慢慢睁开,一丝的光亮跳进来,她打量着周围、房间,大门,窗户,桌子椅子、天花板,真像一个家。
  笑容出现在她脸上,这是一个天真的笑,被过来的大丫看见,大丫手端的水杯险些掉地,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快走几步,小燕的目光碰上她的目光。
  小姨太太?
  小燕没回答大丫,依然是天真的微笑。
  小姨太太,醒了。大丫惊呼道,如是其他丫头,早跑出去大张旗鼓嚷嚷,让所有人知道,大丫放下手里的茶水,问,小姨太太,想吃什么?我去拿。
  小燕保持着她的天真笑容,没说话。
  大丫扶起她,给她喂水,大燕走进来,惊奇地发现,小燕变了,犹如另外一个人。无论和她说什么,她不会回答,只会发出啊啊啊——,她的语言功能丧失,而且,她不认识她们,连记忆力也丧失。
  晚上,龚老爷知道这个消息,过来看小燕,小燕指着他,啊啊啊叫着,脸上始终是天真的微笑,龚老爷叹息一声,走了,几天后,小燕被挪到后院小屋,曾经关押她,从里面逃走的小屋,小燕能下地走路了,终日笑着,谁和她说话都啊啊啊的回答,渐渐,无人注意她,龚老爷发话,看住她,别让她乱跑,让她自生自灭。
  老宅院,成了大燕的天下,龚老爷每天出入她的房间,龚老爷的热情被大燕调动,加上年龄大,人也懒了几分,愿意和大燕厮守一起。
  有时,两人睡到很晚,老佣人来告诉有生意人找他,他传话交给云烟,后来,索性所有事务全部交给云烟处理。
  小燕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每天坐在窗台前,描眉化妆,扮作舞台上的形象,然后手舞足蹈,觉的回到当年的舞台,嘴里咿咿呀呀的,听不懂她唱的什么。
  云烟时常外出,女扮男装,把自己打扮成商人模样,颇有几分英气,龚太太实在不放心一个女儿家在外奔波,让翠娥跟着。龚太太身边的丫头由翠翠顶替,翠翠是翠娥的表妹,长的水葱般灵秀,讨人喜欢。最近,翠翠去老宅院回来告诉龚太太,龚老爷天天去大姨太的房间。
  那里已经成为大燕的天下,她要怎么样,谁也无奈何,虽说龚老爷把家务事全交给云烟,明眼人都能看出,云烟出嫁后谁最有可能接替云烟,龚太太表面不以为然,心里有了郁闷。
  灿烂的春光令龚太太毫无欣喜,满院绿叶红花,粉朵树藤,增添了她的哀怨。说不清因为龚老爷因为大燕还是把她嫁给龚家的娘家,或者因为,她总是强压住的那个不该影响她的人,但是,他固执的晃动在她眼前,在另一个世界向她招手,他英俊挺拔,永远自信,让她情不自禁,想和他在一起,那样就会没有烦恼,没有忧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