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十二章 杀机

第十二章 杀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红菱的一句“送走了”,小燕几天寝食难安,接着侥幸的想,也许,龚老爷没注意这句话,要怪就怪红菱,多说的那句话,气得她后来一想起就扇红菱的耳光。后来,两人说定,如果问起,送的人来看她的老乡,老乡的名字随便编一个,反正老爷不认识,统一口径,小燕方才安稳。
  龚老爷平时对她的宠爱多于其他女人,小燕并不满足。小燕了解龚老爷的本性,发起脾气来可不是一般人眼中的脾气。大燕事件还历历在目。想到这,小燕会觉得凉气直冒。她小心观察几天,龚老爷和平时一样。
  小燕想起小龙,这孩子文静乖巧,特别听话,加上长的眉清目秀,带他的保姆说,这孩子带起来特省心,不吵不闹听话,龚老爷非常喜欢,小燕内心清楚,王雨正是这样的性格。大龙却和他相反,脾气火爆,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久了,小龙变得比大龙更暴躁,小燕对他说话,一言不中意,便使性子,吵闹的小燕无奈,只好依了他,惯的小龙更加任性。
  小燕,懒踏踏下了床,好几天没见到那个冤家,两人在一起的情景浮现在眼前,禁不住神思荡漾,心往神驰,令小燕难以忍受。起初和王雨勾搭,小燕有些害怕和顾忌,后来,平安无事,龚老爷天天忙他的生意,一连多日不进她的房间,寂寞难耐,王雨的到来,缓解了这份难耐,巴不得龚老爷天天不来,高兴的对王雨说,死在外面才好。
  那天,龚老爷突然出现,小燕受了惊吓,好险,还好,都过去了,她挑开窗帘,外面没什么异样,喊红菱,红菱进来,什么事?
  你今儿去趟戏班。
  红菱答应着想帮她洗漱。
  这不用你了,快去快回,仔细,别让人看见。
  红菱去了。
  小燕哼着小曲梳洗,涂脂抹粉,快乐的模样,犹如少女即将会见情郎。
  红菱没有像往常直奔大门,而是来到龚老爷的房间,龚老爷挥了挥手,王雨被推了出来,龚老爷对着他的耳朵咬了一阵,王雨只有点头的份。
  俗话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成冤家。龚太太偏偏愿意留着这个冤家,凭借龚老爷的家产声望,提亲人的络绎不绝,有生意伙伴,有门户相当的地主,有部队军官。其中中校派人来提亲不止一次。中校喜欢上这个娴静里有股倔强野性的小姑娘。可是,他身边的女人多的数不过来,云烟过去只有做姨太太,这是龚太太不能答应的,龚老爷更不答应。中校很有耐性,他向家提亲时已提拔为大校,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这是他自己说的。
  云烟心事在原有的基础添上这一层。
  大约在为闫凡宇超度亡灵的日子过去了六个月的光阴,中校带了聘礼亲自来到龚家,再次表示提亲的诚意。身穿军服的十几人带了抢,荷枪实弹站满龚家院子,这在方圆数里从未有过的事,正逢赶集,不少看热闹的人,山的小路、沟坎上站满了人,这些当兵的开到龚老爷家,一定有稀奇热闹的事情发生。
  中校开门见山:龚老爷,我们交情这么多年,彼此都了解。
  龚老爷:你想怎么样?
  什么条件,你尽管开。
  真的?
  龚老爷是明白人,我的为人你也清楚,
  中校精忠报国,勇敢仗义,在下敬佩不已,
  令爱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跟了我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我相信。
  中校让人抬来的银元两箱、绸缎四箱、首饰一箱,另外四箱满当当的书,摆在中间。
  龚老爷的目光停留在那些书籍上,奇怪地,这些?
  中校说,这些书是我打仗时,每到一处从火堆里抢出来的,龚太太是书香门第出来的读书人,她女儿一定更喜欢书,女孩子,没有很多机会接触外面,我虽然认不得几个字,我敬仰读书人,送给小姐,也不算糟蹋了这些书。
  龚老爷大怒,女孩子读书有什么用,傻到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中校没料到龚老爷的态度,他以为龚老爷会比喜欢金银财宝还喜欢这些书,在他眼里,龚老爷是个儒雅的生意人。
  如果你不喜欢,我就地烧掉。
  别在我这里,搞得乌烟瘴气,你拿回去吧。
  那么,我们继续谈龚小姐的事情。
  龚老爷心说,你这个王八蛋,身边的女人多的像星星,你自己恐怕都不知道有多少,况且,你每天上战场,那颗脑袋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你不是坑我闺女吗?龚老爷即使把女儿嫁给土财主,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军人,何况中校的年纪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看中校这架势,如果不答应,今天的龚家会不会有什么?那些人手里的枪可是一枪一颗脑袋啊,不敢再想下去,也罢,就看女儿的造化吧。
  中校,你很久没见过云烟吧,她已经长大了,这女孩子,人大心大,我这女儿和别人家的女孩有点不一样,我都当不了她的家。
  龚老爷的本意想让中校有所顾忌,谁知更激起中校的好奇心。
  请令爱出来见见,行不行。
  这话分明警告龚老爷,识相一点。
  无奈至极,龚老爷叫人请出云烟。
  龚云烟从新宅院来这边,龚太太让她来收账,顺便把佣人们的工钱发下,看见忽然来了一群兵,封锁家门,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这会听见老爷叫她,走进客厅,见中校与龚老爷相对而坐,站立的士兵个个背着枪,气氛紧张严肃。
  云烟今天穿了身银灰色短衣、长裙,胸前,裙摆绣了一朵朵洁白的花,花的立体感很强,随着龚云烟走路的摆动,那一朵朵花呼之欲出,中校不懂花卉,但看穿在龚云烟身上的衣服,与她的气质遥相呼应,增添了云烟的素雅与美艳。
  中校说,真真长成了大美人。
  我认识你。龚云烟并不紧张,她站在屋子的中央,用清脆明亮,很好听的声音说。
  中校问:是吗?
  你是我爸爸的好朋友。
  中校说,你知道今天我来干什么吗?
  龚云烟说,知道。
  中校问,你爸爸已经同意了,你呢?
  我妈妈还不知道呢?
  家,都是男人当的,哪有女人的份。
  我们家例外。龚云烟不卑不亢的语气大家都替她捏一把汗,龚老爷不安地动了动坐着的身体。
  我是问你。
  龚云烟没回答。
  你如果答应,你妈妈就答应了。
  龚云烟沉默片刻:我,不,答,应。
  中校猛然站起来,一只手趁势按住腰边的手枪。
  龚云烟转身往大门外跑去,所有人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发蒙。
  云烟____龚老爷大声地喊。
  你,你干什么。
  龚云烟跑出门外,那条从新宅院引流的溪水正急切地往山下流淌,从地面隆起的一个小山峰,龚云烟往那跑去,中校追在后面大喊,站住,站住,——
  龚云烟不停地跑,她想跑到那座小山峰,然后一跃而下,是死是活,全凭天命,绝不能答应中校的娶亲。
  只听“叭”地一声,中校开枪了,并且连开三枪。人们看见,龚云烟趔趄向前跑了几步,倒了下去。中校没有赶上前,带人把财宝抬走,留下四箱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