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十一章 追思

第十一章 追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闫凡宇阵亡的消息对龚老爷来说,如过眼云烟。老管家的离去,令他久久难以平静。老管家在他家,陪伴龚家三代人,很多时候分不清老管家是雇来的,还是自己家人。龚家成员里有老管家特殊的位置,这个位置从老人来到龚家到他离世从没有动摇过。龚老爷不情愿地开始思考将来。老管家归西,也算过完圆满的一生,自己,恍然接近50岁,每天在生意场的重复中忙碌,几乎没有时间想未来,闫凡宇如此年轻,大有作为,转眼成为亡灵人,自己一把的年纪,谁料哪日撒手人间,什么都管不了了。
  想到这,他第一次觉得生死是个问题,再次想起老管家,老管家去世,虽然思想上有准备,老人的年纪,是早晚的事,而他临死前挂念着龚家的事,令他感动,为老管家选的坟址离他们家老林不远,让他到那边依然和龚家在一起。
  这个家以后的走向,龚老爷发现好像没有头绪。乱麻一样。他心里一阵烦躁,走出房间,院里这时的人不多,几个下人正在打扫卫生,他的两个姨太太此时在干什么?
  他悄悄踱步到大燕的房间,止住佣人去通报,想进里屋。里面的声音传出来:你要好好读书,多学点本事。
  这是大燕说的。
  是呀,你娘说的对。
  大燕说过,给大龙请家教先生。
  龙儿,好好跟先生学。
  我不要读书我要干仗。
  大龙说的,龚老爷皱了皱眉头。
  跟谁干仗?
  跟老龚头。
  为什么?
  把他家的房子他家的土地拿来。
  我儿就是有志气。
  这个大燕,龚老爷的牙根发紧。
  你更要好好念书。教书先生说。
  我娘没念过书,不是照样吃好的穿好的,照样享福,大妈念的书多,老龚头还不是不喜欢他
  不许这么说。先生呵斥。
  大燕说,大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这孩子将来准有出息。
  总要学会看账啊,省得被别人哄。
  龚老爷气的几次想推门,终于转身走出。转过弯,是小燕和儿子小龙住的地方,龚太太和云烟搬出后,小燕闹着来,担心大燕闹,还好,大燕没闹,小燕住了进来,这房子的走廊中央有道门,开关自如,隔音的效果好,令这里闹中取静。
  平时,龚老爷到小燕的住处大张旗鼓,今天,因心情低沉,又听了大燕教导儿子的话,心情更糟,龚老爷身边没跟人,无人去告诉小燕,佣人趁这功夫偷懒,眯了眼在门前的石墩打盹,没注意龚老爷,他站在走廊的门后,从小燕住的房间门口,看不见这边站着的人。这时,有个走路轻轻几乎听不到声的人从他身边闪过,然后另一个声音传来,听得出来,尽量压低,错了错了,那个影子飞快地转回,从龚老爷身边闪走,小燕门口有一条路通往前院,可以走出大门。龚老爷只看见那人的背影,心中奇怪,谁,干什么这么偷偷摸摸的?
  小燕显然没料到龚老爷突然出现,只见她衣冠不整,发型蓬松凌乱,床上同样,小燕一脸假笑,老爷,你,怎么来了?
  这话问的奇怪,我不能来嘛?
  昨晚,我睡晚了,
  奥,身体不舒服?
  有点头痛,
  要不要请大夫,
  不用,多睡一会好多了。
  怎么,老妈子和丫头呢?
  小燕刚要回话,丫头红菱进来,眨眼功夫,红菱没想到龚老爷在房间里,说道:姨太太,送走了。
  小燕直给她使眼色,已经晚了,这一切被龚老爷看进眼里,红菱才发现龚老爷,连忙招呼着去端茶,不用了,我来看看小龙,小龙不在,我走了。
  龚老爷摔门而去。
  老宅院的龚府大门,有两个门卫,看见龚老爷,齐声招呼。龚老爷——
  龚老爷站住,问:今天我没出门,有没有人来找我?
  有的,
  怎么没传唤?
  他说找小姨太,红菱传话,不用打扰老爷,我们就没敢去。
  什么人找小姨太太?
  好像,我没见过?
  一个门卫说。
  我看像是镇上戏班里的人。
  另一个门卫说。
  你别认错人?
  门卫提醒他。
  我看过他唱的霸王别姬,怎么会错呢?
  另一位门卫回答。
  龚老爷听到这里,心中有数,好,你们做得很好,回头去账房领赏钱。
  整个上午遇到的事挤在一起,都堵心,让龚老爷的头脑沉甸甸的。门外的土地开阔辽远,空气的清新令他舒服一些。
  新宅院离这不远,佣人跟过来,问他去哪?
  龚老爷摆摆手,不用你了,我自己走走。
  放眼望去,山峦起伏,田野一层一层递进,土地的味道浓重,有多久,如此休闲的贴近土地,一边漫步,却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循声望去,一条小溪,正流淌着清澈的的泉水,龚老爷奇怪,什么时候?这里冒出来一条小溪,有人来挑水,他喊住那人问:这条小溪什么时候出现的?
  有些日子了,是龚家大太太的功德。
  龚老爷听了心里一阵高兴。
  小溪流从山上流下,到龚老爷的老宅院
  方向绕了个弯,往山下流淌。
  没想到,我这位太太还真能干。
  沿着小溪往上走,溪边长满野草。绿的出水,处处充满生的活力。
  一座寺庙,香烟缭绕,传来念佛的声音,
  龚老爷心中奇怪,这座寺庙何时而出?在他家附近,竟然有座寺庙,他,怎么不知道。庙门写有泉水阁门匾,应了傍边的小溪流淌,庙里有人跪拜、上香,龚老爷是信佛之人,不由走近庙内,和尚见他衣着光鲜,递来香,龚老爷合掌阿弥陀佛,焚香供奉,接着跪拜,供奉的菩萨前,有三个垫子,中央的已经有人,他跪在傍边的垫子上,虔诚三拜,起来时,傍边那人正好起身,两人无意看了对方,都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