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十章 情殇

第十章 情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37年卢沟桥事变,殃及了中国许多城市,紧接着日本人开进南京,野蛮地进行大屠杀。突如其来的灾难打乱了军部上层做的原计划,临时决定组织起来,抗击日本人。
  上校气的直骂:这小日本,敢跑来撒野,和他们拼了。闫凡宇加入其中,他并不知道,接着会发生怎样的局面。
  轰隆的炮声在南京响起,这座城市陷入了黑暗,闫凡宇看见,他曾经登高眺望的城墙上,站满了日本人,挑着膏药旗欢呼,南京城成了他们的战利品,一股仇恨在胸膛里弥漫,这些狗东西,跑到这里来找死!
  龚家的日子过得平静中有了忙乱,先是小燕,后来是大燕,有了身孕,龚老爷高兴,对两位姨太太宠爱进入升温阶段,龚太太的门庭自然开始降温,两个女人有了身孕后,龚老爷很少到龚太太夫人房间。
  这天,龚老爷和往常一样,回来后躺在椅子上喝茶,问:太太,在干什么?
  回老爷的话,和小姐在一起。
  请太太过来。
  龚太太正翻看账本,最近,她寻思最多的是如何教会云烟管账,听龚老爷喊,应声放下手里的账本。
  龚太太素衣紫裙,黑色绣花鞋,头上的金杈玉环叮当作响,更显瘦弱,一阵风会把她刮跑。
  你还好吧?
  老爷惦记,我很好。
  老爷
  太太
  老爷,你有事?
  我
  龚老爷想说,大燕和小燕眼看临盆,这一家添了两个孩子难免会产生麻烦,人多了,都住在这院有些拥挤,太太住的房间宽敞,让龚太太和大燕小燕更换住处。
  但是,看到龚太太的样子,这番话不忍开口,龚老爷迟疑着。
  龚太太咳嗽起来:这是,怎么了。
  翠娥帮龚太太捶背,太太从去年开始咳嗽,一年了不见好。
  请大夫吗?
  大夫说太太受了凉。
  怎么这样不小心?
  龚太太猜测到龚老爷的意思,今天没说,也是早晚的事,不如自己提出来,大家的面子好看一些。
  可是,自己去哪呢?除了龚家,哪里是她的安身之地?
  眼下是夏天,做决定最好,搬迁起来比较方便。而且,住在同一个院里也不省心,云烟大了,大燕是滋事生非的人,经过家法的她难免不记恨,找机会报复也是可能的,现在怀了老爷的孩子,会更嚣张。小燕是心怀诡计的女人,很多时候,自己不出头,让大燕出头,她比大燕更坏。
  龚太太苦思不出更好的办法,找到老管家,老管家近来正向龚家移交账本,龚老爷很忙,交给龚太太,在这方面,龚太太为龚老爷出了不少力。因此,龚老爷不希望家里的女人发生相互斗的事,况且,龚太太远不是这两个女人的对手。
  老管家听完龚太太的话:
  老爷太太的家务事,老夫本不好多问。
  龚太太:老爷看来有想好的法子,看我咳嗽的厉害,才没开口,但这是迟早的事,不如我先提出来,免得老爷为难。
  有个方法,可以避免争斗。
  请讲,老管家。
  搬出去。
  我想过,搬到哪呀,总不能再盖个大院吧!
  怎么不能?
  我给老爷提了,我老了,求老爷赐给我养老的床,这地腾出来给新管家。
  新管家?
  我这么大岁数了,总不能让龚家的帐跟我一道进棺材,总要有新人来接替我。
  龚太太的眼睛有些潮湿。
  龚太太晚上躺在床上不停地想老管家的话,这确实是不错的法子,如果有了自己的院子,对云烟也不错,总比在这院子强。龚太太打了个哈欠,瞬间想起那个轩昂的身影,很快闪过,没有精力想他了,身体不争气,云烟这么小,以后怎么办?眼泪滚了几滚,龚太太起身,擦干眼泪,又在床上翻腾许久才睡。
  早上,云烟来到龚太太门口,翠娥示意她龚太太没醒,她悄悄进了母亲的客房,客房里的书柜里有许多书,母亲喜欢读书,喜欢写字,但从来不教她。那些书整整齐齐摆在那里,很好看。母亲能在这里坐一天,手里捧着书专注地看,里面讲的什么,龚云烟好奇,母亲给她讲,三国里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水浒里有武二郎在景阳冈,本是三碗不过岗,他连喝十八碗,打死老虎。梁山一百零八名好汉,有几位女人,孙二娘,母大虫等等,听的她入迷,孱弱的母亲喜欢的竟是男人的故事。
  有一次龚太太看着书竟流泪不止,龚云烟记住了红楼梦,说的是一群小姐丫鬟的故事,龚云烟很想多听一些,龚太太讲的很少。
  这些日子,龚太太鼓捣家里的账本,龚云烟凑在跟前,龚太太并不反对,龚云烟喜欢问,龚太太回答,教她算账,龚云烟正是对什么都感兴趣的年龄,一听就懂,一学就会,龚太太累了,龚云烟去看账本,随便也认识了不少字,翻书时磕磕巴巴能认得有限的几个字。
  龚云烟常听龚老爷叹息,要是云烟是个男孩多好。年幼的她听不懂,家里没有男孩,没有比较。
  见龚太太还没醒,龚云烟走到书柜前,在她眼里,书安静高贵,三国演义,水浒,那一本弟子规,千字文,用手摸一摸,感觉那些字的亲切。她的眼光停留在一个彩色的锦盒边,锦盒放在书柜的上层,她看到露出的边如此漂亮,想,我好像从没见过,里面装的什么?
  好奇心拨弄着龚云烟,她想看看,可够不着,去搬椅子,椅子太沉,拖的时候碰出声响,龚太太醒了。
  龚云烟跑进屋,
  云烟,今天起得这么早啊?
  我来看妈。
  龚老爷决定按老管家的意思,为龚太太和云烟重盖一套宅院,之前不告诉她们,给她们一个惊喜。
  找风水先生、选址、设计、动工,原以为一年能盖好,结果盖了三年才竣工。这天,云烟和龚太太又在弄账目,龚老爷来了,小龙跟了过来,接着大龙追进来,小龙喊,爸爸,哥哥抢我的豆豆。
  大龙:爸爸,我正在吃,是他抢我的,
  龚老爷喊,快把孩子带走,让他们这么乱跑,当心跌倒。
  丫头过来,小龙竟然不肯走,被丫头强行抱走,小龙哭喊起来,双手使劲擂丫头。大龙干脆大倒地打滚,不走,龚老爷生气道:多大的孩子,就这么任性,怎么管教的?赶紧弄走。
  丫头过去想抱大龙,大龙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丫头不敢挣扎,任他抓,龚老爷喊,来人,把他弄到他娘那,让她自己管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