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八章 心机

第八章 心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难的龚家有阵安静的时光,主人不在家,下人们自由多了,洗衣服打杂的老妈子不象往日勤快地跑来跑去,因为她们不用忙着去小姐,太太房间取衣服,送开水,女人,彼此说话声音亮起了嗓门,王妈、扬妈的喊,长工们趁机堆在一起,拿出烟袋,吧嗒吧嗒地抽着,嘻嘻哈哈。
  听说后山的老芋头又娶了媳妇?
  是不是真的?
  真的?他老婆咋办?
  老婆得了重病,在床上整天躺着,爬都爬不起来。
  你是说等着咽气了?
  就是。
  老芋头的三个娃儿没人带,给娃儿找个后妈。
  不是娃儿没人带,是老芋头熬不住了。
  一阵哄笑。
  你莫说别人,你个爷们,还不是老婆刚咽气,尸骨没凉透,那边派人提亲去了。
  管你什么事。
  两人说着动起手了。
  好了好了,闲的皮疼,是不是?闲了去做活路,天天要累成狗你们才舒服,有会功夫晒太阳,不晓得享福。
  龚老爷不晓得晚上回不回来?回来了,看你们敢在这里偷懒。
  说的是,老爷出去了,我们可以松些。
  老爷要去三天。
  你听哪个说的?
  我说的-----
  老管家不知什么时候掺乎进来,加入他们的对话。
  这回可以松活几天了
  还有松活的事,龚老爷吩咐,晚上有肉吃。
  大家欢呼起来,犹如打了兴奋剂,不好好做活的,别怪我老头子打脸啊。
  您老人家那里是打脸,您是翻脸啊。
  老管家,确实老了,头发眉毛象披了一层霜,他年龄老,资格也老,他看着龚老爷长大,是龚老爷爸爸的爸爸家的管家,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人,人们也懒得打听,龚老爷喊他老管家,大家也就喊他老管家。他到底多大岁数没人有兴趣,大家知道他虽然很老,但他的权利很大,管理龚家的财政、经济,龚老爷许多事要问他,因此,龚家上下人人高看他。
  老管家见大家散了,搬把椅子,坐在院中的角落里,这地方太阳光亮堂,他眯缝了眼睛,进入渺然的冥想,享受着静谧的温暖。
  小燕送走龚老爷,心里一阵空落,在镜子前端详自己,横看竖看比正房的龚太太标致风流,如果和老爷一起,娇小玲珑,可爱精致,这张脸,不凃脂粉不点红,也是出水的芙蓉滴露的花,更别说金钗绾乌发,舞台移莲步,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妃,迷倒多少台下客,这也是让小燕颇为骄傲的。
  小燕喜欢众星捧月的热闹生活。静,令她觉得孤寂。
  院里人们的说话声,引起她的注意,她听得的不很清楚,有一句听清楚了,老爷今晚可能不回来,昨晚老爷睡在她身边,没有提及这事,她还巴巴地等老爷今晚赶回来,她以为,龚老爷舍不得让她守空房。
  走出门,阳光正好,这是套双层院子,外层龚家佣人住,内层家人和管家住,老爷的卧房在院中中间地段,斜对着龚太太的房间,小燕抬眼看见,翠娥把枯干的野花扔在院里,拿起一把显然是新採的,生机勃勃,五颜六色的野花,一见野花,小燕的心,针扎的疼,转身回屋。
  翠娥早上进的山,满山遍野开满了花。这些小花,弱小却生机盎然,他们在冬天的地里憋的太久,急急地出来透气,翠娥喜欢这些花,龚太太喜欢,小姐云烟喜欢,这些花不需要浇灌,不需要打理,遇到时机,尽情绽放。
  翠娥进屋插好花,拿起枯败的枝叶去扔,大燕站在她面前,刀子样的目光刺向她,翠娥没理她,大燕问:干什么去?
  翠娥往门外走,大燕抢先一步拦住她:今天没人给你撑腰了吧。
  什么意思?
  翠娥依然走着,大燕伸手拉翠娥的衣袖,翠娥随手甩开,说,走开。
  哪知,大燕顺势躺在地上,扯了嗓子喊,了不得了,了不得了,打人了,打人了,打人了呀。
  安静的院子犹如滚过炸雷,大家纷纷出来围观。
  大燕躺在地上,头发扯的乱七八糟,嘴里嚷着,一个丫头凭什么欺负人啊,这日子可怎么过啊,老爷,虽然我们是戏子,可也是你三番五次用银两聘回的,正大光明娶回来的,怎么就碍着人眼了。
  眼看人围的多了,大燕就地打滚,院里是砖泥地,人来人往,难免落点水滴,大燕的衣服脏了,她横竖地滚,眼里没有泪,一句句污秽的话从她嘴里喷射出来,几个老妈子过去劝她,想扶她起来,她却更来劲的在地上蹭,小燕闻讯跑出来,看见大燕,惊讶万分,姐姐姐姐地叫,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胸砸地,我们姐妹的命咋这么苦呢?
  闹了一会,晒太阳的老管家发话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好看吗?
  人群静下来,拉的劝的,看的笑的,散去,只剩这两人唱双簧。
  一连三天,大燕故伎重演,小燕一旁加油,翠娥硬是一声不吭,老妈子说,这翠娥,平时对我们巴巴地狠,摆太太丫头的大架子,这回,缩进去不敢吭声了?
  这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早晚,这个家得让这两货当了去。
  可不,咱们也得小心点。
  有讨好的老妈子去了小燕和大燕房间,殷勤侍奉,把翠娥说的翻天覆地,浑身不是。
  三天,很快过去,第一次出门做客的云烟快活极了,第一次看见爸爸和妈妈在一起,她对龚老爷说,爸爸,要是天天你和我们在一起,该多好。
  好,有时间我还带你们出来玩。
  爸爸,我要我们一家人天天在一起,你和妈妈,不要大燕阿姨,小燕阿姨,她们坏。
  谁教你这么说的?妈妈?
  不是,是,云烟沉吟片刻,因为她们是戏子,戏子,戏子,对了,无情,爸爸,什么叫无情?
  你,你懂什么叫无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