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六章 惊变

第六章 惊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晃三个月过去,新年的春节刚过,龚家的热闹依然。龚老爷交际广泛,外出走动频繁,龚太太跟着他四处应酬,见过不少人,也算长了见识,见了世面。
  这天,大家吃完饭,闲坐在客厅,翠娥抱了云烟,云烟愈发长的粉嘟圆润,惹人喜爱。
  龚太太虽然年轻,身子骨却瘦小纤细,加上平时不劳作,云烟大了些,抱起来有些吃力,多让翠娥带着。云烟很乖,不怎么哭闹,六个月的娃,长出上下四颗牙,一笑全露出来。
  龚太太喊:老爷,来看呀,女儿长了四颗牙了。
  龚老爷说,是吗,我来看看。
  云烟在龚老爷怀里,咿咿呀呀,两只小手不停地扑打,你看这孩子,好动啊。
  可不是,像个男孩子。
  象男孩子好,好,好。
  太太,跟我跑了这几天,受累了。
  还好,我年轻,吃得消。
  只是老爷要多注意身体啊。
  一时半会还没关系的。
  奥,太太,我还有件重要事情告诉你。
  你说。
  也不算什么大事。
  明天你陪我去普觉寺一趟,去年我向菩萨许了愿,生意做得很顺利,今年要去还了。
  行。龚太太答道。
  第二天,两人乘轿赶了一上午,到了普觉寺,这一带只有这栋庙宇,因此香火旺盛,不少住的很远的人都来此上香。
  法师见到龚老爷夫妇,一脸殷勤:阿弥陀佛!让进龚老爷夫妇,夫妇两虔诚地上香、跪拜、起身而出。
  出门时,龚老爷听到有人喊他,循声一望,原来是位年轻人,他身边站着两位老人,一起往他这个方向看,龚老爷对这个年轻人似曾相识,一时没想起是谁,年轻人正是闫凡宇,他一眼就看到他身边的龚太太,不敢冒失,又不愿意失去可以接近龚太太的机会。闫凡宇让双亲先去殿内上香,闫先生看到儿子和一位富人搭讪,惊奇的同时,感到体面,和凡宇妈去了。
  闫凡宇提了上尉的名字,并说出上次打扰了之类的客套话,龚老爷说,对不住对不住,原来是老朋友,你这是。
  两位男人握了手,交谈的融洽热情。龚老爷打听上尉,听说上尉被提拔了,年轻有为年轻有为,有没有回来过年?
  这个,闫凡宇说不清楚。往年,我们都会聚一聚的,龚老爷说,不过,人家高升了,不知道还记得我这个乡下人不?
  哪里。
  两人寒暄几句,相互告辞。
  龚太太没想到在这遇到闫凡宇,她的脸腾地燎起火样的热浪,烫的她连身子微微冒汗,早春的天气,人们冬装都没脱,山里气温更低,但她觉得燥热。她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翻腾,唯恐龚老爷看出什么,她感到有一束目光扫向她,让她不安。
  他们在说什么?闫凡宇会不会说出他的心事?要是老爷问我,我应该怎么对答?
  龚太太的心里七上八下,龚老爷一脸笑容,走了过来,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没想到在这遇到熟人。
  对了,太太,你知道他的,少尉,一个有大好前程的年轻军官。
  龚老爷对龚太太说,哎呀,哎呀,你认识他的,那个,他也是喜欢什么诗呀歌的,对了对了,我忘记了,你还和他对诗呢,我这记性。
  龚老爷不知道,龚太太已魂飞魄散,他的每句话都扎着龚太太,她怕他,看透她的心。
  龚太太的轿子走了很远,她忍不住回头,立刻看见那个人影,那双眼睛,她连忙坐正,再也没敢回头。
  正月十五被民间称作小年,龚老爷很晚才起床,懒洋洋伸了伸懒腰,起身洗漱完毕,来到客厅,佣人端来元宵,
  太太和孩子吃了吗?
  老爷,他们早上吃过了。
  老爷,镇上上尉派人送来的。
  佣人递给他放在桌上的请柬。龚老爷一边吃元宵,一边看请柬。
  上尉?那个被提拔的上尉!
  果然是他,邀请他们夫妇去镇上做客。
  龚老爷正在思索如何不断了这条线,上尉反倒请他们。
  龚太太实在不想去,可又说不出什么理由,只得前往。在镇上最好的饭店,闫凡宇果然出现在哪里,上尉和龚老爷推杯交盏,谈的热火朝天。席间共有三个女眷,是另外两位是上尉请来的交际花,叽叽喳喳地和其他人喝酒逗趣,闫凡宇坐在上尉身边,他礼貌地敬了每人一杯酒,轮到龚太太时,龚太太说,我不会喝酒。龚老爷接着说,以茶代酒,也是一样的嘛。闫凡宇把自己的酒干了,说,太太,您随意。龚太太换了茶,轻轻碰了碰嘴唇。
  龚太太独自坐了一会,觉得无聊,屋子里烟雾缭绕,她起身,想出去散散身上的烟味,看看无人注意她,离开座位。
  饭店的门前是座假山,中央有个圆形水池,龚太太漫步走过,行到假山另一边,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猛然拉住她,吓的她刚想惊叫,那只手更紧地抓住她,说别出声。
  那人脚步飞快,她跟着他转了几个弯,来到一间僻静的房间,龚太太定睛一看,正是闫凡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