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五章 错爱

第五章 错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龚家的院子,从外观上,非常象一座园林,沿坡而上,种的棕榈树,柿子树,橘子树,柚子树,四周的围墙青砖围砌,高大森严,果树正是花谢结果的时候,落了一地花瓣,染红泥土。
  院子后面是有片竹林,山里空气湿润,气候温暖,一年中的竹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龚太太喜欢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暖洋洋地射过来,山涧听得到她的诵读声。
  待我长发及腰
  尔来寻吾可好
  观遍人间君子遥
  皆无尔之逍遥
  几经世间仍枉
  却话虚度今宵
  何处明了意凌霄
  永愿与君偕老
  阳光透过竹林,斑驳陆离,一切都是亮堂堂的,彩色的斑鸠舞着翅膀,两只眼睛转动着,龚太太说,你也来听诗吗,你也喜欢。
  斑鸠的小脑袋转了几转,飞走了。
  人要是生出一双翅膀,想去哪里,就飞向哪里,该多好。20岁的龚太太不由地想。
  看看天色,该回去了,龚老爷习惯深夜猫在客房里,清理他每天做生意的账目,累了,就睡在里面,很少回到寝室,多数时候,龚太太独自安睡,从嫁进龚家门,龚老爷就是这习惯。偶尔兴趣使然,才到龚太太的房间,因此,三年才有了女儿云烟。
  龚太太17、8岁的芳龄,周围老妈子丫鬟下人一群,龚太太起初活泼,和他们一起闹着玩,龚老爷年近五旬,虽说也正当年,但毕竟老态初现,看了呵斥下人不成体统,以后,只有翠娥陪在身边,龚老爷经常出门,一连数月不回家,在家就是宴请宾客朋友,仿佛娶回来的小太太不存在。
  龚太太这时候渐渐想起爷爷给她说过的那些话,体会出其中的含义。
  这真是一首好诗。
  可惜无人能懂。
  她只能读给自己听。
  然后读给云烟听,都说母子连心,龚太太异常珍惜这个龚老爷不经意给她的这枚果实,她甚至感激涕零,这个女儿是来怜惜她繁华的孤单寂寞,送给她慰藉的礼物。
  龚太太想过许多龚老爷不喜欢自己的原因,把自己深藏起来,又觉得太苦,反反复复,云烟的来到暂时缓解了这种忧虑。
  但是,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像是受了惊,不听使唤的奔腾,本来轻度失眠的更严重了,翻来覆去在床上,有个声音渐渐飘来,龚太太努力想捉住这缕声音。
  应是胜利归来时
  与卿共度良宵
  盼携手同老
  愿与子同袍
  待尔长发及腰
  吾妻归来可好
  看遍天下依依草
  皆无君妻缥缈
  几经繁华依旧
  却无留恋今宵
  行遍天下亦逍遥
  惟愿与卿同老
  行军的队伍,向前推进。少尉闫凡宇坐在车上,严肃沉默,然而,他的内心,却再也无法回到从前波澜不起的童男时代。
  按照少尉的经历,久经沙场,近来前途一片光明,作为一名军人。他信奉忠诚尽职,在战场上书写自己的生命篇章。他有着浓郁的书卷气质,同时拥有投笔从戎的豪情气概,这样,闫凡宇看上去,犹如一株茁壮生机的云松,傲岸威风,他自己也得意这种所向披靡的男人味道。
  但是,一切皆因去龚家做客悄然改变。
  他是不相信女人的。
  南京城里那么多蹬着高跟鞋,把直发弄成卷发的时髦女郎在他身边转悠,灯红酒绿的舞池里,沉醉作乐,他应酬又厌倦,他热情又鄙视,好像两个阴阳人在交替。
  难得回到乡下老家,虽然有他看不惯的。比如教书先生父亲的迂腐固执,母亲的唠叨,祖父没完没了的斥责,都是他难以忍受的。
  最讨厌的还是父母不顾他的反对,给他定的娃娃亲,对方竟然也是私塾先生,父母说对方好歹也是识文断字的人家,规规矩矩的。气得他和父亲大吵一架,假期没完,想赶回去。如果不是他的上司,上尉执行任务路过县城,被龚家老爷邀请,提及正在休假的闫凡宇,闫凡宇便提前回部队了。
  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他不相信一见钟情,他嘴里对那些女人常常说出这句话,正是因为他不相信。可是,他随着大家走进龚老爷的客厅,大家宾主言欢,没料到,龚太太,她来了。
  光亮下的龚太太,最多18、9岁的样子,说她是大姑娘都行,她穿了一身米白色绣花长裙,生完孩子的身形能看出隐藏的丰满,黑发珠玉,没有盘发,用金杈别住发根,长长的垂在身后,闫凡宇一看,整个心被龚太太吸引了,他无法描述那种感觉,出于礼貌他只能装作随意的样子扫描她的那抹长发,诗一样的韵味,她的脸庞,带着做了母亲的幸福,留存了少女还未退完的羞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