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三章 陷阱

第三章 陷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座叫柳山泉的山乡,缺的恰恰是水。有钱人家在自家院坝中打口井。大部分人吃水需要走过弯曲的泥土路,爬一座山坡,一口黄土井用过几代人,井台由于绳子长期拉磨,磨得透亮。
  二爸爸和柳雄飞家都没有井,整个柳山泉只有柳老爷家有,而且,那口井像长了眼睛,专门卧在他家的院子底下,水质清澈甘甜,大家直称稀奇。连水井都袒护这些有钱的人。
  二爸爸挑了水桶,晃悠悠地往井口走,迎面遇见柳雄飞家的长工柳娃子,柳娃子光了肩膀,浑身的肉疙瘩肉包子一样,二爸爸本来不想理他,柳娃子先是打招呼。
  二大爷,你亲自挑水啊。
  嗯哦。
  井台上滑的很,你老人家小心哦。
  小心,嗯哦。
  二爸爸刚走过柳娃子身边,才说,柳娃子,你挑水啊。
  柳娃子听到二爸爸对他说话,心里高兴,放下扁担。
  二少爷,晓得不?
  晓得啥子。
  没有没有没有啥,我走了。
  呵呵,神经病。
  二爸爸挑满了院里的缸,媳妇在鼓捣泡菜,满屋的酸酸的味道,红亮亮的萝卜,是山里人怎么也吃不够的下饭菜。
  喂,婆娘。女人满手的水珠,她把一些洗干晾干的白菜、胡萝卜往坛子里放。
  你过来。女人盖上坛子盖。
  你过来嘛。女人双手在围裙上擦拭。
  你去找柳娃子。
  柳娃子?
  他不是大哥家的长工么?
  找他?
  说我晚上请他喝酒。
  媳妇还想问,少啰嗦,去去去,回来,搞个菜,我们两个喝一杯。
  晚上,一盘说不出是鸡蛋还是豆腐碾碎的菜,孤单地摆在桌子中央,媳妇端盘泡菜,孤单的盘子显得气势了,娃子喝的兴致很高,二爸爸不停地劝他,
  多喝点,柳娃子。
  你也喝,二少爷。
  在那院子做的还好吧?
  柳娃子明白二少爷说的是大少爷家,直点头,好得很。
  说说看,咋好?
  柳夫人——
  二爸爸觉得这三个字特别刺耳,你喊她什么?
  柳娃子说,大家都这么喊。
  二爸爸,你喊我媳妇什么?柳二奶奶啊。
  胡扯,一会你也喊柳柳柳什么?
  柳夫人。
  两个柳夫人,怎么分得清?
  傻瓜,两人又不在一个锅里拿勺子。
  那天遇到我,你只说了半句话,啥意思?
  没啥意思,我们柳夫人要在院坝里挖口水井。
  真的?
  真的!
  三个儿子在厨房吃的饭,柳苗奇怪地,爸爸今天请客人,是不是又要耍酒疯?瞎说,快睡觉去。
  果然,那天晚上,喝完酒的二爸爸睡得沉稳安静,破天荒没有发酒疯,次日醒来后,心情似乎特别好
  早上,龚云烟嘱咐老妈,带柳梦雪上学,路上小心点,下学后早点回来。看着她们走远。梦青从屋里走出来,把手里写的字帖递给龚云烟,妈,我写完了。龚云烟拿过梦青手里递来的字帖,嗯,好,我儿写的真好。
  夫人,字帖拿倒了。一个细小的声音穿过,飘到龚云烟的耳边,柳久久手里托了算盘,一手拿了账本,夫人,你看,这笔账不对。
  你好好查查,谁经手就找谁。
  龚云烟把手里的字帖给了梦青,去教梦好梦兰写。
  说好的,写完这帖可以玩的嘛。
  我说过吗?
  说过的。
  龚云烟转身去抱梦美,梦美近来特别粘人,谁也不跟。
  你读过什么书?
  龚云烟把梦美的头发散开,去,把梳子拿来,妈给你梳头。
  梦美摇摇晃晃进屋去了。
  尽是些杂书,没什么用的。柳久久丢下一句。
  龚云烟没在说什么,抬眼见梦青还站在刚才的地方,手里拿着字帖,云烟的火猛地燃起来,然而,她很快压住,梦美的小手拿着梳子,脚尖点点地跑来,嘴里妈妈,妈妈地喊,龚云烟把梦美搂在怀里,给她梳头。
  梦青,你想玩什么?
  捉迷藏。
  好。
  你和柳娃子去井台挑桶水,回来,可以玩,我也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