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与凤行 > 第 66 章

第 6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赤磷铠甲再现人世,朔风长剑杀气凛凛,这本是东方青苍想要看到的场面。
  
  但是因为现在操纵装备的人不对,于是东方青苍心里竟半点没有生出再遇敌手的感慨,他只眯了眼睛,盯着小兰花,声色微妙:“小花妖,你现在,是在用剑指着本座?”
  
  在杀气弥漫当中,小兰花剑尖抖了一瞬。
  
  但很快赤磷铠甲上传来的力量,便支撑住了她的手腕,这让小兰花有了点底气。她让自己冷静下来,道:“大魔头,你知道我的原身是什么了吧。”
  
  东方青苍闻言眸光一动,并不说话。
  
  “我是上古兰草,我有修复魂魄的作用,你也知道了吧。”
  
  东方青苍依旧沉默,但眼眸之中的波动小兰花看得清楚,她知道,他的沉默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默认。
  
  小兰花见状,只觉更是心灰意冷:“大魔头,你一直把我留在这具身体里面,不是为了让保护我,不是因为舍不得我离开,也不是心疼我孤魂野鬼四处飘零,你是想借用我,让这具身体灵活起来。没错吧?”赤鳞支撑着她的手腕,让她手中的朔风剑还是直挺挺的指着东方青苍。
  
  “你把骨兰给我,也不是因为怕来到魔界有魔界的人伤到我,而是你把赤地女子的魂魄放在骨兰之中,想借用我的气息,修补赤地女子的魂魄吧。”
  
  东方青苍不言。
  
  小兰花深吸了口气,其实在与东方青苍直说这些话之前,她心里还可耻的期望着是赤地女子在欺骗自己,但现在,东方青苍的沉默就像是命运挥舞着的巴掌,把她心里最后的那点念想啪啪的打碎了个干净。
  
  赤地女子没有骗她,一直以来,都在骗她的,是东方青苍。
  
  一次一次又一次,从不停歇。<>
  
  小兰花垂下眼眸,声音比刚才弱了些许:“如果我一直呆在这个身体里面,身体会越来越灵活,赤地女子的魂魄也会越来越强大,但最后,我会消失在息壤里面,变成这身体中的一缕生机,这个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吧?”
  
  她说的是陈述句,但是到最后,语调却忍不住弱了下去,听起来就像是在询问东方青苍的样子。
  
  等了半晌,还是没有听到东方青苍的回答,小兰花握着朔风剑的手掌紧了紧。
  
  他要杀她,经历了这么多,他为了自己的夙愿,还是铁了心的要杀她。
  
  “你这个……”她语调一顿,仰头再看向东方青苍的时候,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焰,“大混蛋!”她双手握住剑柄,迈大步,对着东方青苍迎面就冲了过去。
  
  朔风剑举国头顶,小兰花拼尽全力一剑砍下,东方青苍没有挡,但当朔风剑要落在他头顶的时候,一道结界凭空出现。
  
  朔风剑的寒气与炙热的结界碰撞,剑刃与结界交接的地方一会儿是火花,一会儿是冰晶,蓝与红在小兰花眼里交替出了纷繁的颜色,
  
  小兰花紧紧咬着牙,透过这些光芒,怒视着东方青苍的眼睛,东方青苍也盯着她,没有言语。
  
  他无法解释,也无权辩驳,因为,小兰花说得没错,他就是这样安排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安排到底是好是坏。可要达到他的目的,这是最快且直接有效的办法。东方青苍几乎是遵循自己本能,自然而然的就这样做了,他之前从没有想过,当有一天,小花妖知道真相之后,当她问出这些质问的话语之后,当她将他的自私与算计赤|果果的摆在他面前之后,他竟也会……无言以对。
  
  良心与道德,那是什么玩意儿?
  
  在上古之时,东方青苍便将这些用来束缚凡人的无聊东西随手抛弃,他是魔尊,奉行强者为王,秩序是强者制定的,弱小的东西,自然该被人拿捏在手上把玩,这怪不了别人,只能怪被戏弄的人,自身不够强大。<>
  
  但是他一直奉行到现在的“行事准则”在今天小兰花一声声弱弱的陈述声中,竟然有几分动摇了……
  
  他感觉到用来束缚凡人的,那些无聊的良心和道德像是拧成了一股绳子一样,将他手脚绑住,让他心生不安,甚至……愧疚。
  
  看着结界之外,小兰花的怒目而视,东方青苍目光微微一转,挪开了眼神。
  
  与此同时,他轻轻一挥手,法力荡出,比起他厮杀外面那些以魔力凝成的魔物时,力道要轻上许多:“还想好好过完剩下的日子,就给本座乖乖的。”他说着这话,以为自己挥手的力道已经足够将小兰花推开,但是小兰花现在有赤鳞铠甲在身,她受了东方青苍这记法力,却没有后退分毫。
  
  还报复似的咬着牙把剑砍进了东方青苍的结界里几分。
  
  东方青苍微微有些愣神,对于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心里下意识的起了点不满,他对小兰花或许有愧疚,或许有不安,但他却仍旧是强势得不容他人反抗的魔尊。
  
  他一弹手指,比方才汹涌许多的魔力震荡而出,力量澎湃,将小兰花推得一个踉跄,朔风剑撤开,小兰花一仰头,险些摔倒在地,是铠甲化为她的长靴,让她在地上站稳了脚步。
  
  “不要挑战本座的耐性。”东方青苍道,“把朔风剑放下。”
  
  这种时候小兰花哪里肯放了朔风剑,只见东方青苍眼睛一眯,他手臂一挥,一道力量狠狠击打在小兰花的手腕之上,即便有赤鳞铠甲的保护,但小兰花仍旧是觉得一阵剧痛钻骨,她手一抖,五指无力,险些将朔风剑扔在地上。<>
  
  小兰花捂着手腕,盯着东方青苍,眼中写着愤怒、委屈还有不敢置信。
  
  东方青苍不去直视她的目光,只是看着朔风剑:“乖一点,别让本座说第三次。”
  
  “乖乖坐着等死么?”
  
  小兰花已经说不出她是什么感觉了,明明没有动作,但她的呼吸却因为情绪激动而变得急促:“东方青苍。”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唤他的名字,道,“你真不知道,有句话叫兔子急了也咬人吗?”
  
  她将朔风剑换了一只手拿,另一只受了伤的手作为辅助,抬剑便放到自己的脖子上,她瞪着东方青苍:“放我走,不然,你的愿望和我的性命,就一起同归于尽吧。”
  
  东方青苍眉梢一挑:“打不过,就开始耍赖吗?”
  
  小兰花不答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