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与凤行 > 第 4 章

第 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璃吸了一夜的月华,无果。早上没精打采的把脑袋搭在石头上睡觉,却恍然听见院门打开的声音,她精神一振,跑到前院,见行云正要出门,没有背背篓也没有拿包袱,她奇怪:“你今天不卖参?”
  
      “参还在晒着呢。”行云矮身拍了拍沈璃的脑袋,“我出去买点东西,乖乖看家啊。”
  
      “我也去,等等!”沈璃扭身便往后院跑,将昨夜未点化成功的那块顽石往嘴里一叼,又蹦跶着跑回来,含糊不清的说:“走吧。”她觉着既然月之精华不管用,那干脆试试日之精华,她若是点石成金成功了,正好可以买点好东西回来。
  
      行云瞅着她嘴里叼的那块石头,愣了一瞬,没有多问别的,只笑道:“你是要如何与我出门呢?集市人多,走散了,回头指不定你就变成一锅汤了。不如,我套绳子在你脖子上,牵着你走,可好?”
  
      沈璃闻言大怒:“放肆!”她两只翅膀扑扇个不停,“我陪你去集市是好意,出于感激,自然是要你抱着本……抱着我!快点,抱起来。”
  
      看着沈璃伸开的两只肉翅,行云怔忪了半晌,而后倏地一笑,竟还真的弯下腰,将沈璃抱了起来,任由让她在怀里乱蹭了许久,终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好,然后吩咐道:“走路小心点啊,别太颠。”
  
      行云轻笑:“是,都听鸡的。”
  
      沈璃一路施法终未果,行云也不管她折腾出什么动静,都只坦然的走自己的路,待得行至集市,老远便听见卖肉的在喊今日的肉价。行云一琢磨,不成,肉又涨了,二两买不起……这鸡胃大,铁定吃不饱,回头还得嘀咕,更不知要把这石头戳到哪年哪月去……
  
      正适时,忽闻旁边有人道:“哎,算富贵十个铜板。”
  
      行云扭头一看,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举着一张算命幡子,打着半仙的招牌,正捏着另一个人的手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从此十字纹来看,是大吉之相,公子近来有福……”行云默了一会儿,忽然举步上前:“这位兄台。”他径直将话插|了进去,“今日午时,你家中或有火情,若此时不归家,将来必抱大憾。”
  
      此话一出,算命的和青年男子皆是一愣,连沈璃也从他怀里抬头不解的望他。算命的最先反应过来,他眉一皱,坏脾气道:“胡说什么呢!去去,别乱了这位公子的福气。”
  
      “是否胡说公子回家一看便知。”行云淡淡笑着,“今日下午,我还在此处等候公子。”
  
      青年男子既来算命,本就是信奉此道之人,见他说得如此笃定,心中难免打鼓,犹豫了半晌,终于从算命的手里将手抽了回来,疾步往家里走去。沈璃用翅尖轻轻戳了戳他的手臂:“你骗人呢这是?”
  
      “别闹。”行云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是关乎二两肉的事呢。”
  
      行云话音未落,算命的忽然将幡子一扔怒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行规懂不懂啊!有你这么坏人生意的么!”
  
      面对对方的愤怒,行云出离的淡定,“并不是抢你生意,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若不信,大可在此等至下午,若我的话应验了,你便心甘情愿的将他方才给你算命的钱给我。”
  
      “哈!你和我杠上了是吧!啊,好!”算命的赌咒发誓一般道,“我王半仙在行里混了这么久,我就还不信你了!等就等,回头那小子要是不回来或是你没说准,你……”他将行云一打量,“你就将那只肉鸡给我!”
  
      沈璃一怒,翅膀登时炸开,还没吭声便被行云轻轻按了回去:“安心,我在这里,没人抢得走你。”
  
      不知他话里有什么奇异的力量,向来都冲在最前面的沈璃竟奇迹般的被安抚下来,竟选择了——好吧,就先相信你,这种选项。是因为……之前都一直被他保护着么,被这么一个弱小的凡人保护着……
  
      感觉,真是奇妙。
  
      时间慢慢溜走,午时之后,那青年男子仍旧没有回来,王半仙渐渐面露得意之色,行云也不急,只偶尔瞥一眼不远处的肉铺子,仔细听着卖肉的喊价有没有往下降。
  
      一个时辰之后,男子还是未来,王半仙笑道:“小子!你这该认输了吧,肉鸡给我。”
  
      “为何要给你?”行云淡然道,“他不是在来的路上了么。”
  
      王半仙往路的那方一张望:“小子胡说!哪来的人!”这话音刚落,路的拐角处便行来了一对父子,正是方才那位青年和他还小的儿子。他一走到行云跟前便立马鞠躬谢道:“多谢这位兄台啊!若不是你劝我回去,我家小儿怕就要被烧死在柴房了。虎子,还不谢谢这叔叔!”
  
      小孩咬着手指头,含混不轻的说:“谢叔叔。”青年笑道:“我这里也没什么好谢你的,我家娘子让我从房梁上取了两块年前做的腊肉下来,你看……”
  
      沈璃眼一亮,行云跟着眼一亮,他果断点头收下:“我不客气了。”
  
      目送青年与小孩走远,行云转头好整以暇的看着王半仙:“十文钱。”
  
      王半仙看得目瞪口呆,拍脑门道:“嘿,还真邪门了不成,这也能算准。”他自包里摸出十文钱放在行云掌心,临走之前又道,“不如,你再给我算一卦。”
  
      行云笑得高深莫测:“今日,你有血光之灾。”
  
      王半仙吓得不轻,连忙抓了自己的幡子,急急忙忙往家里跑。
  
      不日,沈璃听说王半仙那日回家后,被媳妇因“一分钱也没赚回来”的原因,用鞋拔子抽了脸,破相挂彩。至于沈璃为什么会听说这样的鸡毛小事,那是因为,从那天起,京城有个真半仙的言论,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你竟真会算命。”沈璃为此表示讶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