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村如此多娇 > 第126章 我不是她男人

第126章 我不是她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俊鸟先让夏丽云回到了酒厂,他没有跟夏丽云一起回去,他怕被苏秋月和丁七巧看到了起疑心,他在树林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推起自行车回家去。//欢迎来到阅读//
  
      秦俊鸟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裤子的开口,他把上衣脱下来围在腰间,正好将裤子的开口处遮挡住了。
  
      秦俊鸟走进酒厂的时候,锤子正带着几个工人将装在麻袋里的高粱往车间里扛,他们见秦俊鸟把衣服围在腰上,上身穿着背心,觉得他的样子有些别扭,不过大家忙着干活,所以谁都没往心里去。
  
      秦俊鸟跟锤子打了一声招呼,有些心虚地从他的身边经过,他一路上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锤子他们看到他裤子的开口。
  
      秦俊鸟进了自己家的屋子后,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幸好这个时候苏秋月不在家里,要是她在家的话,秦俊鸟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秦俊鸟把破裤子脱掉,换上了一条好裤子,然后骑着车子出了酒厂。
  
      秦俊鸟这一天跑下来,一共跑了三个村子,总共招到了两名女工。苏秋月一共招到了五名女工,加上一开始招到的那四名女工,一共是十一个人,这样算下来还多了一个人。
  
      秦俊鸟跟丁七巧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十一名女工全都留下来,酒厂现在已经开始正式生产了,人手虽然不太紧张,不过随着酒厂产量的提高,人手肯定会有不够的时候,现在多招几个人,也算是防患于未然。
  
      晚上快要下班的时候,秦俊鸟在厂子的车间里转了一下,他看到绝大多数工人都在认真生产,几乎没有人敢偷奸耍滑。秦俊山和秦俊河这两天的表现还算不错,他们两个人在看到秦俊鸟的时候都很不自然地冲着他笑了一下,秦俊鸟跟他们没啥话可说,只好也冲着他们笑了一下,算作回应。
  
      有件事情让秦俊鸟比较头疼,那就是葛玉香来到酒厂里上班之后,酒厂的男工人们就对刘镯子失去了热情,他们转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葛玉香的身上。
  
      葛玉香的到来就好似一点水掉进了沸腾的油锅里,那些男工人们顿时就炸了锅。他们看着葛玉香胸前那两个跟小山一样高的肉峰,都使劲地咽口水,很多人都说见过女人胸前那两个东西大的,不过没见过葛玉香这么大的。
  
      秦俊鸟怕那些男工人们色胆包天,没事儿去骚扰葛玉香,就到包装车间去看了一下葛玉香。葛玉香正在包装车间干活,她一看秦俊鸟来了,笑着说:“秦厂长,你来了。”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你还是叫我俊鸟吧,叫厂长太见外了。”
  
      葛玉香说:“这不太好吧,我现在酒厂里上班,理所应该叫你厂长。”
  
      秦俊鸟说:“你年岁比我大,私下里我还得叫你一声姐,所以你叫我俊鸟没啥不好的。”
  
      葛玉香点头说:“那好,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我就叫你俊鸟了。”
  
      秦俊鸟说:“咋样,这酒厂的活你干起来还顺手吧。”
  
      葛玉香高兴地说:“顺手,比我给人家放猪可强多了。给人放猪的时候,弄一身猪屎味儿不说,还挣不了几个钱。”
  
      秦俊鸟说:“你干着顺手就好,以后要是有啥困难就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你的我一定帮。”
  
      葛玉香感动的都快哭了出来,她含着眼泪说:“俊鸟,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咋报答你了。”
  
      秦俊鸟说:“啥报答不报答的,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葛玉香这个时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脸上露出一种痛苦的表情,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秦俊鸟见她脸色煞白,有些不太正常,问:“你咋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病了。”
  
      葛玉香勉强笑了一下,说:“我没啥,我的身体好着呢,啥病都没得。”
  
      秦俊鸟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你要是身体有啥不舒服的话,就不用硬挺着,早些回家休息,身体要紧。”
  
      葛玉香说:“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咱山里人别的没有,就是有一副好身板。”
  
      秦俊鸟又跟葛玉香闲聊了几句,这时候到了下班的时间,秦俊鸟和葛玉香一起出了包装车间。
  
      秦俊鸟为了不让别人误会,他故意走到葛玉香的身后,跟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走出车间没多远,葛玉香的身子忽然剧烈地摇晃了起来,眼看着她就要跌倒,秦俊鸟见状急忙走上前去扶她。
  
      这时葛玉香的身子一软,脑袋向后一仰,整个人倒在了秦俊鸟的怀里。
  
      秦俊鸟的双手正好抱在她的胸前,她那两个富有弹性的肉峰正好被秦俊鸟住握在手里,他只觉得手上有种触电般的感觉,一颗心马上跳到了嗓子眼,他急忙把手放开。
  
      秦俊鸟看了一下倒在他怀里的葛玉香,只见她双目紧闭,脸色腊黄,昏迷不醒。
  
      秦俊鸟用力摇晃了葛玉香几下,心急地说:“葛玉香,你醒醒,你这是咋了?你快醒醒啊。”
  
      葛玉香仍然双目紧闭,无论秦俊鸟怎么叫她,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秦俊鸟一看情况不妙,急忙抱起葛玉香向孟庆生家跑去。
  
      到了孟庆生家的门口,孟庆生正出门要去挑水,他一看秦俊鸟的怀里抱着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吓了一跳,好奇地说:“俊鸟,你这是咋了,你抱的女人是谁啊?”
  
      秦俊鸟气喘吁吁地说:“庆生哥,她是我们酒厂的工人,她刚才忽然就昏倒了,得赶快把她送到乡里的医院去。”
  
      孟庆生急忙扔下手里的扁担和水桶,说:“俊鸟,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发动拖拉机。”
  
      孟庆生急忙把拖拉机发动起来,拉着秦俊鸟和葛玉香直奔乡里的医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