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村如此多娇 > 第30章 不想等了

第30章 不想等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廖小珠被吓得不轻,刘秃子走后,她一屁股坐在炕上,心有余悸地说:“俊鸟哥,今晚你别走了,就在我家里睡吧,我怕刘秃子会再回来。//更新最快78xs//”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看着廖小珠,虽然他很想留下来,可是又不放心苏秋月一个人在家,他已经跟刘秃子结仇了,万一刘秃子趁他不在家去祸害苏秋月怎么办,他说:“你嫂子一个人在家,刘秃子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怕她出事,要不你和大珠到我家里去睡吧。”
  
      廖小珠想了想,点头说:“这样也好,我好长时间没有见到秋月嫂子了,正好跟她好好说说话。”
  
      秦俊鸟在廖小珠家里一直等到晚上廖大珠从栗子沟村回来。
  
      廖小珠把刘秃子要祸害她的事情对廖小珠说了,廖大珠听后震惊不已,她说:“看来,这些天我们不能在家里住了,今天是刘秃子闯进来,明天就有可能是李秃子闯进来,我们就到俊鸟家住几天吧,等咱爸回来再说。”
  
      就这样廖大珠和廖小珠又搬到秦俊鸟家去住了,一开始廖家姐妹俩也跟秦俊鸟和苏秋月挤在仓房里住,过了没几天被火烧过的房子就盖好了,她们就跟着搬到了新盖好的房子里。
  
      秦俊鸟让泥瓦匠在原来的屋子中间用砖垒了一堵墙,这样一个屋子就成了两个屋子,里间的屋子留给苏秋月住,秦俊鸟住外间,这样他就不用睡仓房了。廖家姐妹当然也跟着苏秋月住在了里间。
  
      自从廖家姐妹搬来之后,秦俊鸟就发现廖小珠有些不对劲,她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等她回来之后,秦俊鸟问她干什么去了,她也不说,就说是去栗子沟村了。
  
      而且她每天回来之后都躲到仓房里,有时一个人还偷偷地乐。秦俊鸟觉得有些蹊跷,就问廖小珠说:“小珠,你姐最近咋总往外边跑,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廖小珠笑了笑,眼神有些奇怪地看着秦俊鸟,说:“你真是个笨鸟,我姐是咋回事儿,你难道真看不出来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虽然他已经娶了苏秋月,可女人的心思他还是有些弄不懂,他挠了挠脑袋,憨笑着说:“小珠,你姐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
  
      廖小珠把嘴凑到秦俊鸟的耳边,低声说:“我姐有相好的了。”
  
      秦俊鸟这时才恍然大悟,他笑着问:“是谁啊?那个村的?”
  
      廖小珠说:“还能是哪个村的,你没看她天天往栗子沟村跑吗?是栗子沟村的秦家厚。”
  
      “秦家厚。”
  
      秦俊鸟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秦家厚是栗子沟村第一考上大学的人,不过后来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学费就没有去上,他跟秦俊鸟都是本家,论辈分的话他还得喊秦俊鸟一声叔呢。
  
      廖小珠说:“我姐跟秦家厚是两个月前在栗子沟村看电影的时候认识的,我也见过他,人长得精神,个子也高,跟我姐挺般配的。”
  
      秦俊鸟说:“那你爸知道这事儿吗?”
  
      廖小珠说:“我爸他还不知道,我姐一直瞒着他,怕他不同意。”
  
      秦俊鸟赞许地说:“秦家厚是不错,脑瓜子灵光,人也长得有模有样的,你姐要是跟了他不委屈。”
  
      廖小珠羡慕地说:“我姐真有福气,能找到秦家厚这样的男人这辈子活得也值了。”
  
      秦俊鸟和苏秋月搬进新盖好的房子的第二天苏秋月她妈就出院了,秦俊鸟和苏秋月一直忙着收拾新房子所以没有抽出空去看她,直到搬进新房子后过了十多天,两个人才闲了下来。
  
      这天吃过早饭后,秦俊鸟对苏秋月说:“秋月咱们去你家看看咱妈吧,咱妈都出院这么长时间了,咱们要是不去看看,她老人家心里该怎么想,就算她老人家不挑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苏秋月说:“那咱们今天就去吧,一会儿就走,早去早回。”
  
      秦俊鸟笑着说:“中,我这就去庆生哥家借自行车去。”
  
      这时廖小珠走进屋里正好听到秦俊鸟和苏秋月在说话,她说:“俊鸟哥,咱家就有自行车,还是我爸两个月前新买的,你不用去跟庆生哥借,骑我家的就行了。”
  
      秦俊鸟说:“中,那我就骑你家的新自行车去。”
  
      廖小珠从裤兜里掏出自己家的房门钥匙递给秦俊鸟,说:“自行车就在我家的西屋里,自行车没锁。”
  
      秦俊鸟接过钥匙高兴地向廖小珠家走去,秦俊鸟高兴的不是能骑上新自行车,而是高兴能跟着苏秋月一起回娘家了,而且还是以苏家女婿的身份。
  
      秦俊鸟到了廖小珠家的大门口,拿钥匙刚想去开门,忽然发现她家的大门根本没锁。秦俊鸟推开大门走进了院子,他走到房门前一看房门也没有锁,秦俊鸟还以为是廖金宝回来了,他张嘴刚要说话,忽然从屋子里传来一阵青年男女的笑声。
  
      秦俊鸟连忙把嘴闭上,悄悄地走到窗户前趴在玻璃上向屋里瞄了几眼,只见廖大珠和一个男青年正坐在炕上说笑打闹,看样子非常亲密。这个男青年就是栗子沟村的秦家厚。
  
      秦俊鸟趁着两个人没有注意从窗户底下蹑手蹑脚地绕到了屋后,从屋后的后窗户向屋子里偷看。只见廖大珠坐在秦家厚的怀里,笑着说:“家厚,你喜欢丫头还是小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