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寒门赘婿 > 第十一章 袍泽如兄

第十一章 袍泽如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见字如面。
  婉约端庄的簪花小楷。
  虽然笔力虚浮,劲力不够,显示书写之人已是油尽灯枯,但还是法度森严,极为周正。
  一看就是素养极高之人写就。
  陈锋一目十行,几乎不到一分钟,就将血书的内容全部看完。
  他目中寒光闪现,周身涌起滔天杀意。
  始终挺拔笔直,如同劲松一般的身躯,竟砰地一声,双膝跪倒在床前。
  这一幕。
  不仅让夏晴不明就里。也让正好走进老屋,想要一探究竟的蒋薇深深震惊。
  床上没了声息、已经逝去的老妇人究竟是何等身份,竟让骄傲自大如陈锋主动下跪!
  “陈锋,你怎么了?悠悠都有点被你吓到了。”
  见悠悠泫然欲泣,又要哭出来,夏晴一边轻拍她的后背,小声安抚,一边不解地看向陈锋。
  “没事。你先带悠悠回屋。”
  “林奶奶她是不是……”
  “嗯。”
  虽然一进屋就觉得林奶奶状态不对,可见陈锋点头,心里的猜测被证实。
  夏晴还是鼻子一酸,忍不住落下泪了。
  这位优雅坚强的老人,终归还是带着满腹的委屈和不甘,离开了这冷酷的人世。
  命运对她实在是太残忍了。
  先是儿子战死沙场,后是儿媳被人诬陷,连同家里的忠仆,不明不白地从高楼坠落,含冤而亡。
  老人重重打击之下,还被同族的奸人指鹿为马,说她精神出了问题,趁机将她们家数百亿的资产尽数侵占。
  可为了保护年幼的孙女,她还是忍气吞声,接受了种种不公,蜗居于这大杂院内。
  想想真是悲凉。
  死亡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但悠悠可怎么办?
  连唯一的亲人也去世了,她真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奶奶,我要奶奶。”
  悠悠年纪虽小,但却异常敏感,一看夏晴落泪,本能地就觉得事情不好,哭号着从夏晴身上挣了下来,往床上扑去。
  “悠悠乖,奶奶睡着了,悠悠不可以打扰奶奶,知道吗?”
  陈锋长臂伸出,将悠悠轻轻地拦住,抱在怀中。
  柔声抚慰的同时。
  右指往悠悠背上轻轻一拍,已经哭成泪人的小悠悠顿时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陈锋,悠悠她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点了她的昏睡穴而已,你先带她回屋休息吧。”
  “好。”
  将悠悠交给夏晴。
  陈锋对站在门口的蒋薇依旧是视而不见。
  他面色冷峻,神情肃然。
  又转身跪下,对着林奶奶极为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方长身而起,面向蒋薇。
  “我要长陵林家二房的所有资料,明日傍晚,必须送到!”
  长陵林家?
  陈锋铿锵有力的话语,将几乎快要被蒋薇遗忘的记忆从角落里又重新翻捡出来。
  三个月前。
  长陵制药的董事长何倩如和高级特助、义兄何勇的桃色坠亡事件可谓喧嚣尘上,人尽皆知。
  即使蒋薇人在京城,还没有调到云海,也是有所耳闻。
  长陵制药身份特殊,一直是为军部专供医药。
  据小道消息,长陵集团之所以能够通过军部那么严格的审查,成为长期合作的药企,除了技术实力过硬外,还因为长陵的掌舵人何倩如是军属。
  对军部来说,长陵制药是自己人。
  而且长陵制药也没有辜负军部的厚爱和支持。
  它的绝大部分盈利,几乎都注入到了长陵基金会内,用来抚恤、照顾伤残军人和烈属。
  但就是这样一个带有强烈军方公益色彩的企业,竟一夕易主,而且还以桃色丑闻收场。
  时机实在太巧合太敏感,只要是明眼人几乎都觉得这里面必有蹊跷。
  但再质疑困惑,毕竟接手长陵集团的是林家二房,这是人家林家的家务事,外人是不好置喙的。
  再说。
  往深里一点想。
  一直依附林家长房过活的二房为何敢突然抢夺家产,向长房下手,肯定是背后有所依仗,而且来头不小。
  这里头的水,怕是深着呢。
  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
  连当事人林老太太都没有跳出来喊冤,而是默默忍受这一切。其他人自然只是当热闹看看,不会瞎操闲心。
  这件事,甚至成为了云海上流社会心照不宣的忌讳,无人再提,也无人敢提,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