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越贾母乱红楼 > 第59章突破

第59章突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名字?”第二天,贾代善在书房里翻看着书本,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和该起名字了。
  正寻思着呢,下人来报,说是贾代化过来了。下人还没说完,这贾代化就出现在门口了。
  也是,就两家的关系哪里有什么这个那个讲究,尤其是武将,更是少有文人那些礼数。
  “怎么都是书本啊?这么忙?”下人下去了,贾代化好奇的问道。没有什么避嫌啊什么的,要真是那样了,这两个国公府的关系也就不会这样亲密了。
  “得是给老幺儿起名字了”,贾代善头都没抬,自己可是忙着呢。
  “起名?”贾代化也是稍一愣住就回过神儿了,是了,还有一个周岁的孩子还没起名入族谱呢。
  “起好了没?”
  “没呢!看这个也好看那个也好,看这个缺点儿看那个也缺点儿,就一直没能定下来。要不帮忙看看?”
  “成!”没有迟疑,贾代化就来到了书桌前,手一指,“这个字就蛮好的嘛!”
  “哪个?”贾代善顺着贾代化的手尖儿看去,那个字赫然就是‘政’
  “这避讳?”贾代善迟疑了,要知道在古代,由于特别重视礼仪,所以名、字的称呼上是十分讲究的。
  在人际交往中,名一般用作谦称、卑称,或上对下、长对少的称呼。平辈之间,只有在很熟悉的情况下才相互称名,在多数情况下,提到对方或别人直呼其名,被认为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平辈之间,相互称字,则认为是有礼貌的表现。
  下对上,卑对尊写信或呼唤时,可以称字,但绝对不能称名,尤其是君主或自己父母长辈的名,更是连提都不能提,否则就是“大不敬”或叫“大逆不道”,所以便产生了我国特有的“避讳”制度。
  避讳大体可分两类:一是公讳,即国家强令臣民所作的避讳,如避本朝皇帝名、孔子之名等;
  二是私讳,乃是文人士大夫对其长辈之名所作的避讳。
  “”帝王将相、圣人贤者的名字要避讳,叫“国讳”或“公讳”;亲属中的尊长者的名字也要避讳,叫“家讳”或“私讳”。
  林黛玉的母亲叫贾敏,所以林黛玉在读到“敏”字时一律改读为“密”。
  避讳的另一种方法是用音不同而意义相同的字去替换。秦朝人把“正月”叫“端月”就属于这种情况。(“端”是开端,开始之意。)
  汉武帝姓刘,名彻。汉朝人为了避武帝之讳,凡是用“彻”字的地方,都改用“通”字:“彻侯”改为“通侯”,人名“蒯彻”改为“蒯通”。
  唐朝人为避太宗李世民之讳,把“民”字改为“人”字,柳宗元在《捕蛇者说》里就把“民风”改写做“人风”。在今天读它时,要看注释才能明白。
  为了避讳换字,甚至闹出这样的笑话:唐太祖名虎,因此把“画虎不成反类犬”改成“画龙不成反类犬”,简直使人莫名其妙。
  “缺笔”和“缺文”是避讳的又一种方法。所谓“缺笔”,是在非写该字不可的情况下,少写笔画。林黛玉在写“敏”字时总是缺一笔。所谓“缺文”,是空格不写。南北朝时的梁武帝萧衍的父亲名顺之,所以梁人萧子显所撰的《南齐书》里,遇到“顺之”二字,都空一格。
  封建社会避讳的范围很宽,要求很严,避讳不限于帝王将相和尊长的姓名,简直成了限制人们言行的精神桎梏,因犯讳而丧命者也不是个别的。唐朝著名诗人李贺的父亲名晋肃,因为“晋”与“进”同音,所以不能参加进士科的考试。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李贺虽很有文才,但由于避父讳,终身不能参加进士科的考试,只做过奉礼郎之类的小官。韩愈也因爱惜人才,劝说李贺参加考进士,而遭众人的非议。
  如果只是舆论上的谴责,那还不算太大的压力。为了维护这荒唐的避讳制度,唐王朝的法律规定:犯讳者判处三年徒刑。而在那“朕即国家”的社会里,帝王的意志就是法律,他们的喜怒哀乐决定着人们的荣辱生死,因犯讳而被杖打甚至被杀害者也不是个别的。
  所以贾代善迟疑,在古代讲究的是什么?士农工商!当官儿可是排在第一位的。要是真的起名为贾政了,那这仕途?
  “咱贾家可是开国功臣之后,哪里会缺了孩子什么呢?”贾代化押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道。
  其实贾代化也是在变着法的提醒着贾代善,我贾家可是不需要多大的恩宠了。要知道这开国功臣之后,也是一把双刃剑啊!弄得好千年世家,弄不好九族尽末。
  贾代化怎么说不仅有爵位,还是位官员,更是贾氏一族的族长,更是宁国公府的当家人。
  说句真心话,他可比贾代善要忙多了,要不是最近荣国公府太火了,他也不至于跑这儿一趟。
  忙的很,哪有什么功夫串门子?纵使两家再近,他也没那么多的时间。
  贾代善没有出声,他心里是明白的很!别看自家是什么国公府很风光,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家,路是最不好走的。
  一个不好,可就是抄家灭族之祸啊!尤其是最近自家的动作,他还真是有些胆战心惊的啊!
  不过他没有怪史诗儿的意思,要怪就怪这个社会吧,伴君如伴虎可不是说笑的,一个不好可就要拿来开刀的。
  选定了名字,贾代善贾代化二人又进行了一次亲密而又友好的会谈,效果很成功,结果很满意,两个人都微笑着走出了书房。
  史诗儿也是听到信儿了,对于贾代化她也是蛮有好感的,毕竟贾代善总是出征不在家,而自己又因为是女人无法外出走动。
  荣国府的很多事儿都是贾代化帮着处理的,可以说,没有贾代化,她史诗儿在贾代善不在的生活不可能这般平静!
  所以一听到贾代化来府上了,史诗儿也坐不住了,直接就奔书房来了。
  贾代善兄弟两个刚走出书房就见到史诗儿带着刚刚定下名字的贾政来了,“大伯来了也不说一下,弟媳是准备了饭菜,可是要吃一顿的。”
  “什么饭菜?”贾代化直接就问上了。在外人看来一定是无礼的,不过有些关系,有些情分,客气了才是生疏。不过就是眼前的一点小事也说明了荣宁二府的情分不一般。
  “弟媳亲手做的,包你满意。”史诗儿说着就下去准备了,感谢人家吗?史诗儿觉得自己亲自下厨才能表达最大的诚意。至于说自己的手艺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的食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