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征记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外将自惜羽 单身摄魔宫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外将自惜羽 单身摄魔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66章外将自惜羽单身摄魔宫
  
  万祟山离得地府有万里之遥,本来这一路颇费时间,但青峰手持破邪显正大印,以其调度鬼营之能,在诸鬼将营地之间穿梭挪移,只花了五日便挪移到了那山前千里外的以处地府鬼将大营之中。
  青峰方落定,便有数名鬼兵围了过来,呵斥道:“何方道人,竟敢直入本营,此乃楼家军大营,岂容你乱闯。”
  “吾乃破邪显正大元帅是也,奉王命来此。”青峰将令牌一闪,果是神鬼易辟,那一干鬼兵即刻怂了,有那几个机灵的,却是偷偷溜出人群,前去报信。
  不过片刻,便见一三丈高的大鬼将走来,远远见得青峰,便跪身行礼道:“末将参见大帅,这些小鬼给大帅添乱了。”
  “将军客气,还请快起!”青峰倒也不敢要那鬼将来拜,毕竟自家这大帅是个空头的,不及这姓楼的鬼将是个真把式,论战功来,自家可差了对面不少。
  三人俱入营帐,那将军便唤人奉上一些果食茶水,这阴间之物,青峰若未成元神前是轻易沾染不得的,如今倒也有了口福,略尝了几口,比起阳世之物,滋味倒也无差,只是有些阴气深入体内,若非青峰修成元神,能轻易化去,不受损伤,此物与寻常人用反倒有许多害处。
  “久闻大帅乃是四大王钦点,只是久不在地府,末将一直未有得见,如今一见果是英雄少年。”那楼将军也是个懂事之辈,想得青峰既能得忤官王钦点,不是有通天的关系便是有逆天的本事,无论哪条道理,都是值得结交的,他们这些鬼将,其实皆是投诚地府的鬼王,招安之前也不见得比那万岁山两鬼好多少,到如今亦是不得地府亲近,虽过上了逍遥日子,但少不得也有需要出力的时候。
  “谬赞谬赞。”青峰听得这马屁,心中却是哭笑不得,他本还拟这些鬼王出身的鬼将会如何不听号令,想不到却是这般乖巧,想来受得地府管制后,也懂了许多人事。
  “大帅此来,可是为了那一角白和赤眼青?”
  青峰道:“正是,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将军在此守卫多年,想必于这两鬼底细十分清楚,故来请教。7z小说”
  那鬼将道:“末将惭愧,我率此部七十万阴兵与之争斗数十年也不曾见过这两鬼亲自出手,历来只有几头小鬼领兵与我对阵,于那两大鬼王真是一点都不晓得。”
  青峰闻言一讶,不由盘算起来,一旁的裘岚便做起狗头军师道:“如此说来,那一角白河和赤眼青实力远在你之上,却不来杀你……恐怕内有打算吧。”
  那鬼将只道裘岚是青峰的随从,倒也问来历,点头道:“正是,那万祟山内里听说有一处祟穴,不知通往何地,常年会泛出祟来,想必是在此事上做文章,不过我这点本事便如隔靴搔痒甚不顶用,实在惊扰不到他们。”
  青峰笑道:“这事容易,明日你再诱敌前来,交予我办便是。”
  “不知大帅带了多少兵马?”那鬼将听得青峰智珠在握,胸有成竹,倒是有几分期待。
  青峰一伸手,翘起一根食指,指着裘岚道:“只此一人。”
  “这……本部兵马前日经了几场大仗,正修养生息,却是不足支用,望大帅见谅。”那鬼将面色顿时沮丧了不少。
  “无妨,独此一人即刻,只是我不认得路,亦不晓得对面营寨何处,却是无处下战书,你与我派个使者去通报一声便是。”青峰哈哈一笑,转身便出了大帐。
  裘岚随之而出,才走几步,露出几分鄙夷之色道:“这鬼将分明便是怕了那两鬼王,怪不得宋帝老儿要我们来,不过这鬼将也不是省油的灯,乃是一尊鬼神,受了香火,有近乎元神法力,有七十万阴兵布阵足可堪比寻常元神羽士,对面能叫他如此憋屈,可不是什么善茬。”
  “莫担心,我自有计较。”青峰将裘岚一裹,飞出大营,便在就近一处山头上盘坐下来。
  裘岚见得青峰不虑那阴兵大营,自也不跟着操心,一并坐了下来。
  却说那鬼将听闻青峰只要他一斥候下战书,倒也欢喜,即刻点了一队人马,唤来一近卫道:“司木甲,你去,与对面说,地府破邪显正大元帅要越战他们一干将军,话要捡难听的讲,若是对面不来,可削了我面子。7z小说”
  那司木甲略略琢磨,便领命下去,挑了几匹乌巢鸦,便并一行人飞遁了去,青峰在营外不远,见得一群黑鸟飞起,心思一动,百汇一开,元神飞出,凝作黄沙大小便附在上头。
  飞得一刻钟后,群鸟毕落,却是落在一座小黑宫前,司木甲跳下乌巢鸦便骂道:“葛耳目,你这娘生的瞎眼,狗耳的聋子,还不快出来见见你爹。”
  那黑宫中却是一声懒懒道:“我爹昔年叫人一剑穿了腚眼,连命根都烂了,俗称烂屁股死太监,可是阁下?”
  司木甲被那人一呕,却是心中大惊道:“这人不是葛耳目,怎就这么聪明,昔年这一句可就把那人骂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直接寻将军杀了五百回合,今日竟有闲心与我调侃?”他略一定神,又骂道:“你这不孝的杂种,你爹怎就生出你这烂嘴如腚的狗屁玩意儿。”
  “承蒙吉言,这两日上火生口疮,一直医不好,原是痔疮,我回头就去宰了那猪头大夫。”那声音这一回,司木甲便听的身后“扑哧”一声,显是有人沉不住气,笑了腔,他心中不由大恼,骂阵骂不出来倒也是常事,若被人反说笑了,可就落了下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