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征记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假僧降道知根脚 无量遮那口耳传

第二百七十八章 假僧降道知根脚 无量遮那口耳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78章假僧降道知根脚无量遮那口耳传
  
  那人听得齐垣这话,顿时回过神来求饶道:“小人知错,小人知错了,大师莫要杀我。”
  “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我怎会取你性命。”齐垣一合十唱了一句佛号,又道:“尔等贪念具是自家造业,贫僧一红尘外人,只好出言提醒,却不会代天行道,不过这事既然叫贫僧看见了,倒也不能轻易揭过,敢问小道友何方人士,哪家出身,我好带你去你家中请长辈责罚。”[bsp;“小人洪吉,无门无派,亦无家人。”那人听得齐垣这话,倒是暗暗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了。
  “原来如此,小道友原是凡人入道,却不知是何方的机缘。”齐垣闻言点点头,想这事与自家猜测倒是无二,这人若真有个靠山,想必是不会稀罕这坐地收钱的营生,他那么问无非是套个话好知根脚罢了。
  洪吉见齐垣好说话,顿时竹筒倒豆将自家经历吐了个清爽。
  照他说来,他也不知自家出身,年幼不懂事时便被人拐卖与了一家农户,他长到八岁时所住的村子生了一场大祸事,一种让人全身发黑的怪病蔓延开来,全村三百来口死了大半。这怪病一直延续了五年,其间官府也来过人,但也束手无策,最后便把山封了,任由剩下的人自生自灭。
  他十六岁那年时村中只剩十来个人互相扶持度日,一日他去乱葬岗埋尸,想自家死了若是没人给自家埋岂不是悲惨,便在乱葬岗上打算给自家先备一个坑,谁想这一挖却挖出两个装束奇异的人来。
  讲到这里,洪吉便有些眉飞色舞,讲了一堆自家运气如何,造化如何的废话,听洪吉一番描述,齐垣心里将这事一推算,倒是理清了几分,那两人约莫是哪家的对头,斗法于此,双双殒命,却不知是村中哪个好心人将两人尸身收埋了,只是其中一人应是魔道中人,死后尸身败坏,那些凡人承了那尸气与魔气混成的毒素才犯了这祸事。
  说那人是好心人倒不是讽刺,乃是因为洪吉去扒拉死人时发现那两人身上的东西皆在,寻常农人见得死尸不扒拉干净才怪,那两人约莫生前也不算什么厉害人物,各留了一件法器和几张符箓,连个乾坤袋都没有,经书还是放在寻常布袋里的,人各两本,一本唤作《六神理心诀》,一本则唤作《阎魔功》,另两本却是大路货的五行道法总纲。
  洪吉看不懂《阎魔功》,倒是能看懂些《六神理心诀》,学了个运气法门便以为自家是得道高人,专心学五行道法去了,故修为也不怎样。他学得小成,便仗着风法逃出那村子,他不曾想什么长生,也不曾想救乡中父老,只想自家这本事应做人上人,可怜他一个泥腿出身,没甚见识,只觉地主王老爷家那般有钱的便算人上人,路过板门城听说缺水,便觉自家赚钱的机会来了。
  “……那位前辈留得一张祷雨符箓,我才换了一百两黄金,这仙家宝贝我都不会做,想来心疼,便换了法子,在这里开个水铺。”洪吉说道这里,交代完来龙去拜,偷偷抬起头想看齐垣面色。
  齐垣闻言笑道:“你个人忒贪财,想来我便是不来其实也无碍,呵呵呵,不妨与你说,我打算明日里洗练城中井水,你便是在这地方办成了也无人来买。”
  洪吉闻言顿时萎了下去,叹道:“我道这法子赚钱犀利,想不到大师手段更甚,真是井蛙语天,惭愧惭愧。”
  “既然如此,你便需将功折罪,这几日且与我同行,我云游此地,不忍看百姓吃苦,你便助我几日吧。”齐垣伸手对着困着那些凡人的山藤一掌,便将团作肉球的众人放了开来道:“尔等也随我来,我这事还需诸多帮手。”
  那些凡人见得齐垣法力,谁敢不从,自是归服,洪吉被齐垣这套超凡入圣的表演,勾引得心血沸腾,只想着自家变成那踏叶而行,不染尘泥的模样,当下跪拜道:“恳启师傅收弟子为徒。”
  “呵呵呵,做我徒弟是要剃光头的。”齐垣大笑道:“我佛门还要讲经,有早中晚课,坐禅也十分枯燥,你可受的?”
  洪吉闻言果是有几分纠结,但还是咬牙道:“不过是副臭皮囊,那黑皮病时都未死,眼下不过是去了毛发罢了,不碍的。”
  “你修的是道法,我习的是佛经,你要入我门,便需舍了那些道法,你可愿?”齐垣未得青峰准许,怎敢私下收徒,他不似青峰那般凡人入道,知道这拜师不是只拜一人,他要收徒还要有青峰许可,毕竟他还未算出师。
  听得要舍了法力,洪吉便不太情愿了,他这入门颇艰,觉得法力来得难,便是不太舍得了,齐垣见状,猜出他心思,只是笑笑便运了个搬运法,开了水源填了池塘,领着众人下山去。
  且说那军头押镖于山下,忽听得水声作响,定睛一看,却是那水冒了出来,心中大喜,忙招呼军士去饮水。那还在等泉水的百姓见得这阵式,又焦急又欢喜,喜的自是水来了,焦的却是怕那两百人将水潭围个水泄不通,万一水又没了怎么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