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征记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莲子引话 业劫通明

第一百三十八章 莲子引话 业劫通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38章莲子引话业劫通明
  
  待到公卖会过半,一道遁光直直从太虚观飞来,众人还未看得仔细,那遁光便分出一道青虹将那盲山散人一把卷走,旋即又回了太虚观,这事谁做的自然没人多问多想,大家心里清楚着呢,反正这老毒瞎也是罪有应得,就算他师父是元婴羽士又怎么样,这位赵长老来头大着呢。
  青峰以碧鸾的凌云索收了盲山散人,旋即便往这老毒瞎体内打入了一道冥王火符往一处石室一关了之,既然都送上门来了,这种便宜自然是捡了,哪有放他回去的道理。
  碧鸾可谓是青峰的送宝仙子,除了青峰的三件宝贝外,她几家的几件宝贝也落进了青峰手里,这凌云索便是一件困人的法宝,比他从齐家收来的那愁思网不知好多少,另外还有一团香云炼成的法宝倒让青峰惊奇了一下,想不到连云雾也可炼成法宝,不过这粉红的云彩自然不适合他用,被他搁了回去。
  此外还有十枚金针法宝以及几件羽衣倒都是法宝,另有一面团扇是件法器,不过青峰看上面鸳鸯泛水,便知不是拿来斗法的,约摸是她看着样式喜欢才留着的罢了,里头最大最惹眼的却是一个大木箱,有间屋子那般大,青峰打开一看,却是女儿家的闺房,这里头最多的就是梳妆盒,各式香粉水脂,不过这房里香气浓得让他想吐,也只是扫了一眼便关上了。
  最大的收获倒不是这些法宝,而是一堆经卷,算来法宝法器灵石符箓青峰样样不缺,缺的就是天一门的道法经卷,他自家两鬼所会的道法虽然不少,但大都极为高深,根本不是他可以学的。
  不过青峰取了经书一看后却是只能苦笑,这丫头手里就六本道家经卷,另有一大堆经书却是佛门经卷,不过魉难合提醒之下他倒是一下想起碧鸾的师傅,也就是那位玉清师叔是个尼姑,大约是碧鸾出游打算给她师傅带些佛经去。
  这六本中自然也有羽化经,与青峰那本也是差不多,只是里头讲解的人换成了玉清师太,虽也有些区别,但也大同小异,青峰看了看便过了,毕竟这东西熟的不能再熟了。他又拿了一本出来,却是碧鸾的剑诀,这剑诀一番之下他却苦笑不已,这太极乾坤剑诀分明就是他的天地双雷两仪剑诀的变化,想魍费心恭维自己符篆之道有天赋,能炼出两仪剑,其实这东西门内早有研究,这太极乾坤剑便比他自家琢磨的要好不少,不过两人的剑诀虽是一个路子,这太极乾坤剑也有印证他剑诀的好处,但关键的飞剑却还在碧鸾手里,而且其中一把已经大损,算来真个是浪费了,这剑诀他也没心思研究,当下便收了下来。
  他翻出来的第三本道法是一门唤作天目通明的法诀,比起青峰那粗浅的望气术厉害不少,想来那碧鸾定是以这门法术看穿了自家混沌相仙骨的遮掩之能,自然也被青峰收下了。第四本青峰一打开看了一会儿立马扔了,却是一本包着道家经卷封皮的白话文集,这碧鸾闲来无事竟在里头捏出了许多幻象演绎这些故事,对青峰来说自然是无用之物。第五本乃是那十枚金针法宝的配套法诀,青峰刚兴冲冲地打开,却发现这天干千针需要一千枚飞针,这十枚飞针法宝算来只是碧鸾刚刚炼制而已,根本排不上用场。看到此时青峰心里已是糟糕透顶,不过那飞针法诀聊胜于无,他也收下了,待到第六本时,青峰一看差点要吐出血来,却是一本唤作万衣谱的制衣图样。
  “这人就不能带些正经的东西么!”青峰倒没把这本东西丢了,算来这图样也是炼器的上等法诀,只是这万衣谱尽是女式的衣衫,与他却是个累赘,倒是给霜儿有些用处。
  那三张青阳真人的宝符也被青峰取了出来,这三张宝符他一看便知比那出师未捷生先死的大日天怒符不遑多让,一张唤作天隐真形符,看名字就知道是隐匿身形的,一张唤作万里追日符,却是一张破空逃遁万里的宝贝,最后一张却是神壁护身符,显然是防护自身用的,青峰查看一番后不由一阵干笑,这三张符还真是他师父的风格。
  青峰挑拣时,魉难合和魍费心也飞了出来帮忙,忽然听得魍费心怪叫一声,惊得青峰差点将手中的一件琉璃瓶砸了,待回头一看,便见那两个家伙围着一个被打开了的锦盒转悠,青峰见那盒中黑黑几粒枣核大小的东西只觉眼熟,忽然醒悟过来叫道:“太阴灭绝神雷?”
  “不是!”魉难合忙否定道:“这是佛门红莲业火的莲子,这东西爆散开来立马会引动昆仑雷部三十六天君三十六道天劫真雷打来,比那太阴灭绝神雷强不知多少。”
  青峰被这一串说的糊涂了,忙问道:“怎么这莲子和昆仑有关系?”
  魉难合沉声道:“这中间关联复杂,若要说起来与少爷日后修行也有些关系,此事需从业这东西说起……”
  之后的三个时辰里青峰算是大致把天庭与地府以及佛门的一些恩怨给理清了,不过魉难合讲了半日青峰还是糊里糊涂,倒是魍费心一旁搭腔一下点通了他,却是个有趣的说法,乃是说一家人小妾怀孕,这将做娘的自然会期望是个带把儿的,但做大妇的必然咒她生个赔钱货,孕妇自然是希望生个儿子巩固在家里的地位,而大妇也是希望小妾不会威胁她孩子的地位,这事算来哪头都有有道理也都没道理,这般矛盾若是去求神佛,神佛也不好处置,这两人便因自家一丝妄念各自生了业,所谓业并非是要做了什么才会有,乃是凭念而生,做了些犯业的事,算来不过是将本来的伤口扩大罢了,这伤口却是早就有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