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征记 > 第枯六章 鱼饵连连 金鳞上钩

第枯六章 鱼饵连连 金鳞上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枯六章鱼饵连连金鳞上钩
  
  太虚观开山师祖无名无姓,自称无道子,一柄飞剑法宝,一手八卦剑诀,罕有匹敌,可不知何时起便有人谣传,他所持之剑乃天地间夺造化而生之至宝,此言一出,他自然如牛屎招蝇般引来不少无良之辈,然未有人能接下以这剑施展的八卦剑诀,未想却因此名声大起,引来更多凶悍之人。无道子初入世时也是个谦谦君子好好先生,可惜怀璧其罪,无道子百般忍让,奈何千百人能胜,然千万贪念不能灭,待到比翼折,连理断,避无可避,终不免入了杀伐凶道,此后无道子便征伐无数,凶迹遍布天下,碎人金丹如农人碾豆,一时人人自危,再无人敢动他半分主意。待到无道子头发花白,年老力衰才放下屠刀,立观太虚,广开山门,收拢凡间供奉不计其数,鼎盛时有上万内门弟子,外门十数万,记名俗家无算,受十国香火供奉可谓是风光无比。
  “……我师傅天道子封禁八卦剑诀,但我师兄风道子却沉迷此诀,闻得师傅要烧毁唯一的剑诀抄本,暗中偷袭,杀害恩师。我三师弟缘道子亦被其暗中杀害,当时我在闭关,他欺我不知,欲自立观主,还将三师弟之死赖在他的弟子身上,还好廖仲等人来通知我,我才能及时救下他们,击退风道子。那之后风道子便卷走了不少库藏连带八卦剑诀的抄本逃出了太虚山,后来他在泰阳山立太乙观,便想要回头灭绝太虚观道统,近二十年已下手数次,伤了我不少门徒,夺了不少供奉……”尘道子讲了这许多事,神情有些幽怨,又有些凄苦。
  青峰微微点头,也算知道了太虚观近况,却见廖门主面色不虞,皱眉冷道:“风道子再不识相,也没有胆子打上太虚观吧,登仙大会还有十年,太虚观至少还有十年之寿,当下招揽人手也是为了十年后的准备吧,若是师伯交出神道碑,迷踪门直接替了太虚观的玄门之位,让太虚观投入我门下,我便答应出力相助。”
  尘道子闻言怒道:“我若真有这打算直接将神道碑交与太真散人便是,求他帮我灭杀风道子易如反掌,何须求你,本便是想借你人马一用。”
  “自是不成。”廖门主板着脸摇摇头。
  青峰听得一头雾水,问道:“怎么此事又与登仙大会有关?神道碑又是个什么宝贝?”
  廖门主知道青峰不通这些事,其实寻常弟子也很少知道所谓玄门正宗意义,便解释道:“相传这一界之主有个宝物唤作后土丰碑,须弥山倒时碎成许多片落在了地上,世间地祗都在此物上有名,执掌此物碎片便可驱使录名其上的地祗,安排一方风调雨顺。这神道碑便是其中一个,此物在南瞻部洲之数二百有余,虽然数量众多,但那些大宗门往往有数个,故也算是稀有之物,我宗门去登仙大会便是为此,持此物便可得一大国供奉,那才能被称为玄门正宗,登仙大会便是我等小宗门挑战大宗门的机会,只要能获胜,便可从对手手中夺走此物。”
  “风道子既有实力堂堂正正挑战,何不直接灭了太虚观?”青峰奇道:“暗中下死手直接夺了神道碑便是,想来也容易许多。”
  尘道子摇头道:“自八百多年前六位元神大能召开此会便立下规矩,若是不经历登仙大会,直接灭人宗门,神道碑便会被视作无主之物,不光得不到别派承认,还会引来无数夺取此碑之人,若是能保住自然无碍,可这些被引来之辈中也不乏元神大能,谁能守得住?当年阴煞鬼谷之人以计夺鸣凤门神道碑,未杀一人,却被众宗门群起围之,十二位元婴老祖都未能逃脱,谁敢越雷池半步?不然风道子早打上门来,当年他修为还不如我,却不知得了什么机缘,现在已在我之上。”
  青峰闻言倒是一惊,想不到还有这般规矩,心下虽觉这规矩有些古怪,但此刻也说不上什来。想了想道:“原是这么回事,既然这经书被风道子抢去,便让我随道友前去夺回便是,何须如此麻烦,若太虚观真是我宗门分支,岂能随意由这叛徒毁去。”
  尘道子闻言大喜,青峰此言便是答应相助,他的实力尘道子看得再明白不过,想来迷踪门不肯出力反得他相助此行也算有所收获,他知青峰会八卦剑诀,自然毫无怀疑身份,自家宗门是别派分支之事也淡然接受,忙道:“道友若愿相助,必当厚礼之。”他却不知青峰乃是另有算计,这小子近日开销不少,家底都快空了,迷踪门这周围都混得脸熟,自家也不好意思去人家家里妙手空空,既然有这么个靶子送上来,他自乐的出力,何况太虚观说不定还有那飞剑法宝的踪迹,若能寻得岂不妙哉。他初开窍时便搅得迷踪谷鸡飞狗跳,暗算一个与尘道子差不多修为的人,自不觉有什么难处。他心中略略算计一番后便笑着对尘道子道:“小子毁了那飞剑法宝,不过出些力气赔罪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