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征记 > 第卌六章 担山搬府 灵泉落地

第卌六章 担山搬府 灵泉落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卌六章担山搬府灵泉落地
  
  青峰轻抚着霜儿的秀发,言辞关切,并不显恼怒,却让霜儿有些愧疚,想自家方才一时冲动,若无青峰拂照,已落虎口矣,自家却又与他脸色看,便觉心中大惭,女孩子家受不得憋屈,竟哭了出来。
  青峰见她竟哭了起来,自知过分了,便哄到:“你莫哭,我不说你了。”
  适才那说法却是他编造的,这却是他心烦这丫头心中慈悲,想这丫头天资是他百倍,他日法力压他一头,行事便大不自在,便编了个造话,教化这丫头莫与他作对。
  他这年纪本是该在学堂中得先生教化,做些错事吃些板子,由此学人道,但他却连番奇遇,几经磨难,得失几许,便是不惑之年的成人,也未有之。但这中间有无人引导,那随身的四小鬼又非正道,青峰离了天一门便犯了许多杀业,性子也野了。其实两个乾坤袋也罢,两把飞剑也罢皆是无凭无据,他搜出飞剑前根本没探查过什么神念烙印,却是欺霜儿不通世故罢了
  霜儿只是点点头,但那眼睛通红,眼泪还是止不住,扑簌扑簌地落下,看得青峰有些懊悔,他哄女孩只知用香袋木梳贿赂,但口舌便不灵光了。青峰一急,便只好一把抱住霜儿,似哄宝宝般,轻抚背脊。
  那丫头自那日变故后便未有出如此放纵哭泣过,便连着当日的份也一起了,足足哭了半日方息,青峰只觉肩头都湿了,这五行八卦袍毁了阵图后便是连女儿家泪水也挡不住了。
  待到霜儿平息,青峰便蹲下身子翻出了那毛脸的小乾坤袋,这人身家却是比以前见过的几人丰厚许多,除了那飞剑之外,那折扇居然也是件宝贝,青峰展开折扇一看,却是一副秋枫落叶图,他将法力注入往前一扇,便飞出许多枫叶,好似飞刀般将前方树木枝杈砍个七七八八。
  这宝贝消耗法力不多,但威力也不大,青峰使着十分趁手,便欢喜笑纳,这两个小乾坤袋灵石倒也不多,也不过三十来个,他均分做两份。这次所得对他来说最有用的还是一些空符纸,他早先也寻了些黄纸来画符,可那天毫笔一落,那凡间黄纸便化作飞灰,这些空符纸对他来说可真是及时雨,失了丹炉他不能行丹,但天毫笔还在,这画符便即刻可成。
  他将所得灵符和一半灵石放入一个小乾坤袋,交给霜儿道:“连着那飞剑这便是你的身家。”
  “我又不会剑法,带着这兵器却是不妥,还是你用吧?那灵石我也不需的……”霜儿本以为青峰只是让她拿着飞剑搭把手罢了,谁知他竟直接给了自己,她一个女孩子家,剪刀菜刀还行,但这比杀猪刀还厉害百倍的东西,自然是怕得紧。
  青峰一拍头,自己果然是高兴过头了,这厮身上什么法决都没有,空有飞剑没有剑诀如何使用?不过,青峰很快便记起手里可是有个神兵总纲的,只是先前没有神念,又畏惧这神兵的收摄之威,便也不敢随意探视,但后来他使这东西也把握了关窍,只消将手上的灵脉收拢,这剑柄便不会摄他法力。
  一念及此,他便取出帝俊剑柄,盘膝而坐,定神静心,将神念侵入进去。这神兵内部一片混沌,青峰只觉什么都看不清,神念漂浮许久,只见一些奇奇怪怪的碎片飘过,有些好似兵器,有些又好似碎纸,探视了许久,忽的迎面飞来一张纸片,噗啦一声,就扑在青峰脸上,他扯开纸片一看,突然发现自己神念竟已归位,此刻看到的却是对面的霜儿,手中有一张青页,非纸非竹非金非银,也不只是个什么玩意儿。
  霜儿也吓了一跳,青峰本自入定,忽然手往脸上一抹,便多出一张青页来,好似从面皮上剥下来一番,只是这一息太快,霜儿根本看不清这青页来路。
  两人相望一番,都莫名其妙,青峰低头细看这青页,第一行起头四个字《上清绝剑》差点没把他给吓倒,不过再看顿时心中安逸,但又不免大失所望,这却是一张目录,记载了一堆剑诀的名称,他翻到背面,却发现和前面不相接,细细读了一番后发现原是一篇不知名的剑诀。
  无鱼虾也好,青峰得了这残片一时高兴,连这残片是否有问题也不顾,便自先试了一番,这剑诀以祭炼为起步,有关于剑光飞遁和剑气护体的法门,后面还有剑意化气,一剑化万的法决,但这残页断断续续,也只有那剑光飞遁比较完善,还能一看,后面的都东一句西一句,文字互叠,许多都看不清。青峰也不详细参悟,只是先按照那剑诀的祭炼法门运行了一遍,却发现没什么用,他便将剑诀传于霜儿,由她先来炼。
  霜儿身负绝世天资,这剑诀到她手里三日便可御剑而行,虽有些磕磕绊绊,但已让青峰又萌生去走一遭六道轮回之念了。
  青峰索性让霜儿停了剑诀道:“天下灵地稀少,便是这一处山沟沟也有人来抢夺,我有一宝贝可装山,我又有一法术唤作担山法,只是我一人法力不足,你与我一同研习,将此地灵脉连着山峰一起搬走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