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征记 > 第二章 天人斗法 殃及无辜

第二章 天人斗法 殃及无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香在鞭炮串子底下一戳,噼噼啪啪得的鞭炮声便引得一群路人围观,那许多路人远远地就听见锣鼓音,接着便有一队红衣队伍抬着轿子缓步而来。秦府大少爷要取叶家大小姐的事虽是人近皆知,可这日子却和流传的有些出入。
  “老张啊,不对啊,这日子不是还差好几天么?怎么今天就放上了?”一樵夫问着旁边的老农道。
  “你不知道啊?呵呵呵……”那老农甩甩旱烟,笑而不语。
  樵夫一脸好奇问道。“我这不问你呢,你老表的外侄在秦府当家丁总该知道点事儿吧?”
  老农双眼四下一飘便靠着樵夫耳朵絮絮道:“听说前几天文秀才到叶家和秦家闹了一通,说什么秦家必有大灾什么的,两家大人自不当回事儿,可秦家老太太却去找了三阳观的仙人掐算,那仙人居然说真要出事儿,两家不宜结亲,需另改良辰吉时。这下可吓坏了老太太,她与叶家老太太是手帕交,便把此事告诉给了叶家老太太,这可好了,老祖宗都发话了,两家大人不得不改了时辰。”
  樵夫一脸迷惑道:“既是要避祸,自然是把这事儿往后挪了,怎么反而提前了?”
  老农一脸促狭笑道:“那仙人说此去良时便要到正月,可过了正月秦大少就要去寒山书院读书了,叶大小姐那不就是要守三年活寡么?”
  “哈哈哈,想是秦家想先留个种再让儿子出门好安心啊。”
  ※※※※※※※※※※※※※※※※※※※※※※※※※※※※※※※※※※※※※
  屎蛋儿这两天忙里忙外都快昏头了,这两天时时刻刻不在咒这姓文全家死光绝子绝孙。半月前文秀才那一番口舌在饭桌被秦少爷当作笑话讲了,可这一讲便传到了秦家老太太耳朵里,这老太太便急急忙忙带着一包裹香油钱去找三阳观的道士,也不知是那三阳真人被钱砸昏了头,居然这般多事,七七八八说了一通,让老太太提前把这亲事办了,这道士的话真是比皇榜还有用,老太太一回府,秦府上下为了提前办喜事半个月就没停过,连地里干活的长工和佃户也被叫来帮忙。
  看着花轿远远地过来,屎蛋儿算松了口气,这忙里忙外不让睡觉的日子也到头了。
  “秦恭,快去铺红毯。”大管家催促道,这场合屎蛋儿这名儿便是他喊出来,也是要吃板子的事。
  “是!”看着大管家吃瘪,屎蛋儿心里乐呵呵的,屁颠屁颠的就去铺红毯了。
  “新娘下轿!”大管家一声高呼,秦峰便走了上去要背新娘。
  “使不得,使不得,今天不是好日子。”人群中一人高喊起来,一群人望了过去却发现是文秀才,他还扯了个穿着破烂的老道,那老道却一副要挣脱的样子,还喊着,“莫拉我,莫拉我……”
  大喜的日子却让这文秀才连番搅和,秦峰满脸通红,已是盛怒之极
  屎蛋儿一看少爷便对周围的家丁呼喝道:“护院的大哥们,拿下那妖道,少爷有赏!”
  本来大家都高兴着呢,这文秀才又出来闹事,秦家是个人都想揍他一拳,奈何他是有功名,但这狗屁道士却没那么好命了。何况另外有赏,屎蛋儿可是少爷的屁虫,此时这句话就是少爷的命令,这场面便是大管家也不好不认帐。一群人起手就是一顿水火棍,打得文秀才抱头便窜,狗老道直呼救命。
  屎蛋儿见这老道不嚷嚷了,忙喊停众人,这老道一身破道衣浑身补丁,若无那太极纹,常人哪看得出是个道士,便是穿了这一身走在路上别人也当是个拾了件破道衣的乞丐。只见他躺在地上气若游丝,屎蛋儿忙招呼家丁把这人搬到后门去,秦家虽是大户,但也不敢当街打杀人,何况大喜当前,见红可不吉利。
  秦大少已背上新娘,后面便没他的事儿了,屎蛋儿暂时无事,便跟着一众家丁去后门看那个道士。
  家丁一把老头放进柴房便散了,这喜庆日子,在外面转悠搞不好就有个打赏的机会,屎蛋儿前面指使地动他们,靠的是大少爷的威势,待到这时谁还会听这么个无*毛小子指挥,屎蛋儿看这老道这般模样,怕是也没力气逃了,便也不留他们,自取了一碗水放在哪老道身边。
  “你这老头真是作死,人家大喜之日却说人家大灾,这顿棍子全作你这老糊涂的教训。”屎蛋儿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气息虽弱但还算平稳,这群家丁的棍法也是上乘,这般毒打也未伤及性命。“且押你在此处,少爷说要打你半死,他未曾仔细看见,若放你走了必会怪罪我。你这副模样也去不到哪里,等宴席散了,我弄些剩饭也饿不死你。少爷虽怒,总不会伤你性命,也不知你听没听见,等下若见少爷挑些好听的话与他说,切莫不开眼。”
  屎蛋儿合上门便赶着去看拜堂,他毕竟年纪小,还未见过人成亲,这老道想来一时半会儿是动不了,便安心跑了出来。
  “一拜天地!”
  屎蛋儿挤进人缝,刚好见到新人拜天地。
  “二拜高堂!”
  新人对着老太太拜下去的时候屎蛋儿发现娘没有在边上候着,想来她一个下人确是不能站在那儿的。
  “夫妻对拜!”
  “轰——”一声惊天巨响从后院传来,震得前堂一整骚乱。
  “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
  这一震把在场的亲朋好友都震个七荤八素,连老太太都从太师椅上跌了下来,摔得直叫唤。
  “娘!”秦老爷见八十多岁的老母摔倒在地,忙去扶秦老太,“霜梅呢?她怎么不在边上候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