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305 战前

305 战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强如天门洞天第一人,此刻也只是站在少年面前,静候、默然。
  
      裴崛当然不会觉得这有何不妥,甚至他在等着这位年轻师兄的下令。
  
      下令的意思,当然是出手,替这位年轻师兄出手。
  
      裴崛不会不清楚此行凶险,毕竟这位年轻师兄在那位“妖气弥漫”之人离开后,喊他前来,显然是有话要说。
  
      来到这九州大陆已经有段时日,哪怕是面对仙祗道场那种秘境小洞天,这位师兄都不曾需要他的帮助,这一次,显然是遇到了麻烦。
  
      可这一次,裴崛仍然是错了。
  
      即便这位天门老者已经清楚来自梵蒂冈的那位人物,很有可能是这凡间武道之中,登峰造极般的存在。
  
      少年并未请求他的帮忙……
  
      “师兄,为何如此?裴某既为老师记名弟子,本是同属仙武宗,你如今尚未恢复修为,此战既然没有把握,为何不让裴某助你一臂之力?”
  
      裴崛心境再难平静,脱口而问。
  
      “老师神魂曾警告过我,小心教廷深处之人…想必老师昔年在地球行走,应当是知道此人真实实力,正因为这一点,我更不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老师也好,我许青穹也罢,一生征战无数,哪怕是在星海万界,面对的是何等修仙大能,除非是涉及到仙门之间的大战,否则从未需要借助他人之力…仙道峥嵘,我许青穹本是天帝,即便陨落,也是命劫,你要做的是,是以防我不幸陨落,保护青阳宗以及我家族周全!”
  
      裴崛面色肃然,微微躬身,心思却是蜿蜒不已。
  
      这位年轻师兄本是渡劫大修士化凡,他当然知道师兄即便陨落,也是可再修一世,对凡人而言,兴许是相隔一世,可对于他裴崛而言,机缘犹在,影响不大。
  
      但问题不在于此,这位天门老者,不解的是为何这位师兄如此“偏执”,毕竟有他裴崛在,这世上,莫说凡武一道,哪怕是宋慈有朝一日卷土重来,也未必能搅起什么风浪。
  
      许云微笑,似乎是看穿了裴崛的心思,淡淡说道:“裴崛,我理解你的心思,但你要清楚一点,你本身就是跨洞天蛰伏之体,一旦有什么不测,重修的机会不大,我不同,我之一丝元神仍是封存在不朽之皇仙碑林,除非是仙碑林被毁,否则顶多这一世见不到你们这些友人以及我的至亲,并无大碍。”
  
      话落,裴某心中大震,缓缓躬身,终于是明白到,无论是心境还是修为,距离这位年轻师兄,差距仍是无比之大,堪称天壤。
  
      他裴崛说白了,仍是具私心,为的是仙武宗这份大机缘,而这位年轻师兄,可真是踏天而行之天帝人物,一旦视一人为友人,必然是不会希望对方替自己冒险……
  
      再一回想当初这位年轻师兄修为尚不如现在,却偏是不顾巨大风险,入幽冥洞天,不过是为了那一丝逆天救人的希望……
  
      当时裴崛不觉得什么,此刻,他艰难强收心境,嘴唇颤颤,心情错杂无比,最深刻的,是那份深沉的感动。
  
      不喜废话,外表冷漠,但一旦视你为一个阵营之人,就不会轻易让你冒险,这份重情重义,无论是在天门洞天还是在空荒星,裴崛还从未遇到过。
  
      修仙者,也是不免私心,真的如这位年轻师兄这般重情重义,实在是罕见……
  
      “不必费思量,你也算是踏上了仙道,自有机缘命劫,再者,你别忘了,我许青穹可跨境杀敌,若是我真的败了,恐怕你真想要帮我,也未必能如愿,还是好好守候这片小地方,这便是我的命令!”
  
      裴崛重重点头,少年拍了拍他的肩头,已经朝外头的小道姑走去。
  
      驻足,少年不回头,再道:“若是我真的回不来,告知我家族之人我的真实身份,就说我已羽化飞升,这样倒是可减轻他们的痛苦……”
  
      裴崛眉眼一颤,动容不已。
  
      ……
  
      “小兰……”
  
      少年收回话头,犹豫着要不要真问出来。
  
      小道姑眸波一转,内心一怔,多少是有些不适应。
  
      在她的印象中,这位许尘友鲜少是这般正色。
  
      即便是面对那些达官贵客,这位许尘友该如何还是如何,但在她面前,只有那种柔和微笑。
  
      “怎么了,该不会我偷偷从海州溜到这里,你生气了?”小道姑吐了吐舌头,想要扮个鬼脸逗笑这个让她有些不适应的家伙,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许云仍是正色,因为他知道有些话终究是要问出,有些选择,终究是要做。
  
      郭璞出现,一番长谈之后,对于如今的局面,他当然是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章家在背后如何操作,他怎会不清楚。
  
      正因为这一点,他想要在事先跟小道姑提个醒,也就是说,让小道姑有个心理准备。
  
      以前是以前,那时候的局面,尚在他的掌控之内,终南山那些修道之人,没有杀他的能耐,一点机会都没有,所以他不会跟小道姑多说什么。
  
      但现在不同,梵蒂冈那位人物这次出山,且此人曾引起老师许九皇的注意,他不得不多个心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