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260 剑灵龟甲

260 剑灵龟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日国,大阪湾,四天王寺,敬田院。
  
      华国唐代时期的建筑风格,龟甲,金堂,夕阳,相互辉映,一片祥和宁静,如假包换的禅意蕴藏之净土。
  
      此刻,有高僧沐浴在落日余晖下,庙堂深处,一柄七星剑,与此高僧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着某种契合。
  
      佛心难动,剑意难起,此刻,却是全部有变。
  
      那柄七星剑,堪称日国国宝的存在,乃日国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圣德太子佩戴之物,此刻微微颤动,一如敬田堂这头此高僧的眸色一般。
  
      没人知道这位四天王寺的高僧,已经多少寿元,香火鼎盛,访客经年不断,也不过是冲着这座古老寺庙的名头,对于武道佛道的了解,说是浅尝辄止都是夸大了。
  
      可在日国皇室眼中,这位敬田堂的高僧人物,无疑是跟那日国剑圣鬼冢三郎一般,属于国师这种层次的人物。
  
      国师却是在等人!
  
      等人之人,心境难免会出现波动,此高僧也是没有例外。
  
      哪怕是皇室之人来访,此高僧都未必露面,大抵上由门中弟子应付便是,可这一次却是不同。
  
      八歧大蛇这件法器,某种意义上,与四天王寺里头的重宝七星剑,有着难以消除的渊源。
  
      抛开渊源不说,这两件法器,俨然是日国圣物般的存在,只不过不同的是,八歧大蛇乃日国剑圣所收藏,为遗落民间的圣物,而七星剑则是置放供奉于这座古老寺庙,几乎是镇寺之宝般的存在。
  
      而事实上,这位高僧人物事先知道许青穹前来日国,并非是冲着四天王寺而来,也非冲着他本人,可这位堪称不问世事的高僧,这一次,却是做出了“截胡”的令人意外的举动。
  
      人,终究是出现了。
  
      平平无奇,不过十八九岁,身边跟着两位女子,其中一名,甚至不过是黄毛丫头般的少女,目光灵动,好奇心颇重,左看右瞧,时而被美景打动,发出几声赞美之辞。
  
      少年则是目光清冷,在来自日国斡旋人的引导下,踏进这座古老寺庙。
  
      这对眸子,第一次出现在这位高僧视线之中,本是心起涟漪的高僧,更是心中一震。
  
      盛名之下无庸辈!
  
      这句话大抵是不会错的!
  
      能战胜鬼冢三郎,令其狼狈逃回日国之人,当然不会表面上看上去的这般平平无奇。
  
      “你找我?”少年背手而立,背对夕阳余晖,身前拉出一道长长影子,将高僧笼罩。
  
      本是无心之举,却是令此高僧更为心惊。
  
      佛门之人,唯有参悟禅机,见证佛光见证高僧圆寂,才会心思生动,尤其是他这等修为实力之佛门中人,更是不会屡屡这般静心不得。
  
      这岂非很古怪?!
  
      而少年这句话,乃是以神识扫荡而去,以此交流,高僧已经回应,却是说着一口流利华语。
  
      这并不奇怪,哪怕是传闻中早已失去传承的梵语,这位高僧仍是掌握几成。
  
      “许施主,贫僧乃佛门子弟,本不应参与此事当中,只是那鬼冢三郎倒在其次,那件法器,却是我国的圣物,若是可以,还请许施主高抬贵手,就此放手。”
  
      高僧开口,显得相当客气。
  
      事实上,即便不是许云当前,面对任何人,这位高僧都会是这种语气语调。
  
      佛门之地,境界修为,乃至佛门佛理,当然也是有高低之分,此高僧,当然是四天王寺的代言人,甚至是在整个日国佛门,也是举足轻重的大法师之一。
  
      十月,樱花早是过了花季,却是有叶烂漫。
  
      枫叶!
  
      空间瞬间显得有些凝重。
  
      少年心中摇头。
  
      真正的佛门高僧,心怀天下,极少以国家为中心,显然,这位高僧在许云眼中,还没到那个档次。
  
      当然,他许青穹非修佛之人,这一点也不过是他自身的判断,无关紧要。
  
      但八歧大蛇这件事上,却是紧要的很,当高僧这话落下,他的目光更为淡漠下去。
  
      淡漠的意思,某种意义上,已经体现了他的态度。
  
      高僧柔和一笑,道:“许施主,贫僧这次是代表本寺以及皇室,绝非维护剑道之尊严。”
  
      少年默然。
  
      高僧面色微僵,态度语气上,多多少少变得有些强硬几分。
  
      这座古老寺庙乃圣德太子力挽狂澜所建,某种意义上,寺庙与日国皇室存在着抹不去的关系,这也是他此次接见许云的缘由所在。
  
      高僧再道:“我国崇尚菊与刀,佛门自佛祖创立以来,也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一说,也即佛也有佛怒之时…贫僧相信许施主是少年豪杰人物,贫僧所说的这些,施主应该能理解。”
  
      少年点头,旋即摇头,道:“大道相同,无非是党同伐异罢了!我既然踏入日国这片土地,那件法器必然是要带走,况且你佛门曾有言,因果循环,那鬼冢三郎曾与我对赌,我不杀他,只取法器,已经是仁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