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225 先天凶气

225 先天凶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当然是来找你。
  
      眉色皆动,心中有话。
  
      中年儒士无痕,没有开口。
  
      那壮年文脉俊杰楚孤如斯。
  
      这样的问话,如同白痴一般,用得着回答?
  
      可事实上,这两人心中警惕,无人敢当这眼前少年是砧板之物。
  
      事实上,这番年纪,这般气度,哪怕是这两位仙隐大陆的惊蛰人物,也是难掩高看一眼之心思。
  
      究竟是何等门派,才会出来这等绝世人物?
  
      便是从呱呱坠地开始修炼,也顶多是修炼了十余载,真的会是凶蛟化身般的修为战力?!
  
      可怕!
  
      这俩人自视甚高,且在修真一道,有着鹤立鸡群的天赋,可似乎在这少年面前,且不说出手交战有几成把握,单说天赋这一点,似乎有所不如。
  
      “不知阁下与那魏莽,是何关系。”
  
      无痕开口。
  
      楚孤点头,这何尝不是他想要问的。
  
      也只能是这个解释了。
  
      要么是魏莽重生,要么是那慧静佛陀留下的机缘,否则这等年纪的修士,断然是不会引发这等动静。
  
      若只是寻常大宗门派的子弟,根本无需他俩出面,外头的南凤北玄铁骑,也不是什么“花拳绣腿”。
  
      “魏莽?我不认识。”许云淡淡开口,甚至没有神识扫荡之举。
  
      在他眼里,即便没有了老剑条,如今已入仙开九境的他,即便是面对裴崛,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也就是说,哪怕是在天门洞天,都可以横着走了。
  
      这片陆地,顶多也就是跟天门洞天相差无几的粗糙洞天,他许青穹倾尽全力,堪称横推!
  
      事实上,从他“苏醒”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察觉到紫府之中,除了真元气息更为浑厚之外,还蕴含着一丝先天凶气,这也是他为何可直入仙开九境的根本所在。
  
      “阁下好气度!只是,无论你与魏莽有无关系,甚至你可以不用承认与那慧静有何渊源,今日我和楚孤老弟同时出面,上不上斩龙台,已非阁下所能改变。”
  
      上斩龙台的意思,很简单,如那魏莽一般,再无生机!
  
      楚孤不可置否,眉色平和,眸色之间,注意力早已是放在了中年儒士身上。
  
      一如中年儒士无痕一般,彼此之间,都是将对方视为宿敌,仙隐大陆这一代修士之中,真正意义上的一二之争!
  
      何谓一二之争,说白了,就是武无第二,雷宗与文脉两大门派,断然不可能是并驾齐驱,终究是要分出个主次王臣。
  
      这少年的出现,不过是一个契机,兴许会费些力气,但今日斩龙城之真正大戏,必然是在他与无痕之间发生……
  
      “斩龙台?这么说,你俩是来杀我?”少年微笑。
  
      可以说是明知故问,也可以说是确认一番,无关紧要。
  
      先天凶气,必然不会凭空出现,哪怕是他许青穹之紫府,都消化为己用而不得,只能是机缘未了,才可以解释。
  
      机缘未了,自然是要“了”了,才能清净。
  
      他一生行事,最不喜欠人人情。
  
      你俩是来杀我?
  
      这话问出,无痕与那楚孤对视一眼,皆是一笑。
  
      这家伙莫不是个笨蛋?斩龙台,意味着什么,还需要解释不成?
  
      “楚老弟,我虚长你几岁,若是不介意,你我不必联手,我且费点气力,了解此人,之后,你我再当北玄南凤众人之面,分出个高低,如何?”
  
      中年儒士淡然开口,雷法气息萦绕,已然蓄势。
  
      那壮年逸士转身,袖袍轻动,文气浩荡,竟然是施身法,欲飞空而落城墙,无形中,是认可了无痕这般建议。
  
      “无痕兄,楚某断然不会占你丝毫便宜,你耗损多少气息,一会楚某便散去多少气息,再战!”
  
      那斩龙城城墙之上,已有人踏立俯瞰,王朝血脉气息盎然,赫然是那仙朝殿下。
  
      另一头,南凤重军首领等人,也已经陆续飞升抵城巅,行观战之举。
  
      这一战,乃他们心目中的仙隐修真一道至高一战。
  
      昔年对付那魏莽,真正的主角,乃雷宗那大天师与文脉那位夫子,为无痕与楚孤的师者,这一次,这两位仙隐上一代的惊蛰人物,没有现身,无形中是默认了无痕与楚孤的地位和实力。
  
      江山代有才人出,在谁看来,这个年代,已是无痕和楚孤闪耀仙隐的年代。
  
      王朝血脉,更多时候是象征意义居多,真正具傲视仙隐修真一道实力者,乃惊蛰人物。
  
      “精彩!能在我师兄和楚孤兄面前这般面不改色,又是如此年轻,不愧是惊天豪杰,看来传闻不假,诤老慧眼呐!兴许师兄没那么容易拿下,得费点气力。”
  
      城巅之上,仙朝殿下赵胤喃喃一声,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此人身旁的一位幕僚臣士,面无表情,头发花白稀疏,已是耄耋模样,却是透着一种难言气度,似乎在这位仙朝殿下面前,也仍是一副师者模样。
  
      仙辇之中,有此人,可见地位之非凡。
  
      北玄仙朝底蕴之深厚,非雷宗一脉可独尊。
  
      “未必!”
  
      老臣士悠然开口,不知何时,目光落在那少年身上,灼灼。
  
      嗯?
  
      那仙朝殿下闻言,眉头一皱,以为听错。
  
      底下那少年,却是朝那准备施展身法离开观战的楚孤开口。
  
      “不用浪费时间了,你俩一起来!受人机缘,理应回报!”
  
      寥寥几字,从许云口中说出,却是令那楚孤转身,目露惊疑,而那中年儒士无痕,也是眉头一挑,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
  
      南凤重兵首领等几人,更是面面相觑。
  
      昔年如魏莽这般巨枭人物,尚且难敌雷宗大天师的雷法威压,即便传闻里头说法不一,但最起码在这些人眼中,强如魏莽这般,都不能这般夸大,可只身力战那大天师与文脉夫子联手……
  
      疯了!
  
      持这般想法的,不知凡几,至少城巅之上,那些身份高擎之人,皆是如斯。
  
      少年已经做出回答。
  
      却见气息瞬间绽放,却是不动自身紫府真元,而只是“逼出”那丝先天凶气,不过是为了还这次机缘。
  
      只见悍云骤生,狂暴无匹的先天凶气,如天河倾洒,直落人间,一道黑色匹练,宛若实质,赫然出现在演武上空,若蛟若龙,身形之庞大,相衬之下,诺大演武场显得无比渺小,当初许云遇到的终南山那头龙蛟,在此恶蛟跟前,如同小蛇遇大蟒,不是一个层次。
  
      这,不过是许云的“回赠”,仙开九境的他,一剑,已可摧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