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220 心有恶蛟 六千字二合一大章节

220 心有恶蛟 六千字二合一大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仙隐大陆,有日昇,有斩龙台。
  
      此两物,乃仙隐大陆象征性之物,仙朝重宝般的存在。
  
      所谓日昇,乃“顺应”时间法则之物,毕竟一日一月,乃阴阳暗合,天造之物,非仙隐大陆者可无视。
  
      而事实上,若是无日昇这等仙宝存在,这诺大的仙隐大陆,昼夜时长乃至春夏秋冬,皆是与法阵之外的隐门不同……
  
      至于斩龙台,又称斩蛟台,为大“善”之物,所斩者,自然是可称大恶之物。
  
      而能被缚住押上斩龙台者,且不说善恶之分,单单说影响力,堪称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十余年前,魏家就曾出现过这般人物,正是魏无双的父亲魏莽。
  
      传闻有很多,朝野不尽相同,有说魏莽这位魏家第一血脉珠石嫡系,乃恶蛟之后,若是不尽早斩杀,将祸害整个仙隐大陆,后患无穷,而仙朝之外以散修者为主的说法,则是魏莽之所以被推上斩龙台,正是因为自身的血脉。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萧何”,赫然是魏家第一血脉珠石。
  
      也有人说,魏莽当年修为之高,心境之超脱,已至仙隐之巅,所谓的斩龙台,根本就是摆设,仙隐两大王朝出兵押解,也不过是做个形式,这魏家的人物,若真是反抗,两大王朝合力,也未必能阻挡此人逃出生天。
  
      传闻甚多,难分真假。
  
      甚至魏莽究竟是真的身首分离于斩龙台,还是立地飞升,众说纷纭,而两大仙隐王朝,南凤与北玄,对此也是“三缄其口”,这更是让此事披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十余年过去,日昇仍是在北玄王朝那头,如一尊擎天法器矗立,吞吐“云雾”,纠正仙隐大陆的时间法则,而南凤与北玄两大王朝的交界处,有一城,名曰斩龙城,那斩龙台在此地,“荒凉”已久……
  
      似乎,十余年之前的事情,将会尘封,将会被仙隐大陆芸芸众生遗忘,魏无双的出现,却是导致斩龙城热闹了起来。
  
      如今的魏家惊动,手段上,不过是暗地里,斩龙城那头,却是不同,魏家的血脉“重见天日”,不仅是茶余饭后有了新的谈资,更是意味着,当年斩龙台事件,有可能水落石出……
  
      魏无双并不知道这些内情,甚至在她的脑海里,父亲魏莽她似乎都不曾见过,即便见过,应该也是五岁之前,着实记不住。
  
      她只记得,当年父亲据说是南凤和北玄两大仙朝争相推崇的修士人物,近乎朝师(国师)般的地位崇高人物,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没有印象。
  
      她只知道,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否则不可能一夜之间,她父亲这一脉,包括家属女眷门生等身边人,全部株连,死的死逃的逃,连她母亲在内,也是没有幸免,遭受叔伯等魏家高层之人的追杀,若不是当年有人事先将她带出魏家,藏到那座破庙之中,她也是……
  
      斩龙城仍是显得有些荒凉,交界之地,本应是繁荣,此地却是相反,甚至真正扎根于此的百姓,不足百户,多是一些游走修炼的修士以及一些携带通牒做些小生意的人士。
  
      城之两边,皆是平原地带,有重军铁骑驻守,这些年,南凤与北玄两大王朝的关系,似乎不大“亲密”,也间接导致了斩龙城的荒败。
  
      此刻,魏无双背着许云,已经出现在此地。
  
      当年的寺庙已经不再,大片萧木的背后,是一片青石演武场,寥寥几名光膀子青年在修炼,或者称之为锻炼更为恰当。
  
      不是每个仙隐大陆之人,都有成为修士的根骨资格,这些人尽管满腔热血,到头来,顶多也就是踏入肉身境,也即仙开一境,能不能成为士族阶层的护卫,都是未知数。
  
      魏无双蒙着薄纱面巾,背着许云,已经是疲色明显,她一路飞空而来,没有太多感慨,即便那老庙已经不在,她也没有功夫去伤感。
  
      她迫切需要的是休整!
  
      那些光膀子青年已经停了下来,留意到了这个陌生的看不到面容的女子。
  
      他们皆是斩龙城的土著居民,这些年来,斩龙城土著的日子不好过,背井离乡的不知凡几,他们这些年轻力壮又不愿离开这片故土的,只能是通过这种自律的方式,锻炼身体,即便吃不上护卫这口饭,也能凭力气挣口饭吃。
  
      “铁牛哥,估计来要去南凤那头投奔亲戚的,想要在咱这头讨口饭吃…有没有通牒官文都不知道,我们还是别多事了。”
  
      一名目光灵动的青年,朝他们之中块头最大的男青年开口,语气中满是敬重。
  
      事实上,他们几人经常在此地锻炼,遇到这种事情,也不算少,大多时候,能帮点就帮点,但最近这段时间,日子愈发不好过,有点食物啥的,上有老下有小,寒冬又将近,谁都不好过。
  
      那些混上了士族护卫的兄弟们,这段时间不知为何,也是鲜少回来斩龙城,给这些曾经的小弟们带来点口粮衣裳什么的,这也是这个目光灵动的青年,有此劝说。
  
      他们这些人里头的大哥,被唤作铁牛哥的大块头,人看上去有些凶神恶煞,却是个热心肠,但凡遇到这种出现在斩龙城的穷苦之人,多半时候,都是不会置之不理。
  
      “小刀,过去问问吧,估计也是苦命人一个,背着的可能是她的夫君,重情义的男人不罕见,女子却是少。”
  
      铁牛说着,瞥了一眼一旁的木桶,里头是些粥食,是他们这伙人的午餐。
  
      他勒了勒裤腰上的布条,朝目光灵动的小刀使了使眼神。
  
      “你们别看了,好好练拳法!我听猛哥说了,最近士族那边挑选护卫这方面,相当严格,单单是身体壮些是行不通的,没点真本领,人家看不上。”
  
      小刀朝魏无双行去时,铁牛回头,喝了几句,内心里头,也是多了几分迷茫。
  
      这光景越来越不好,这几年多亏猛哥关照,让弟兄们好歹是能吃上饭,可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斩龙城本来就是靠集市这种方式混个生活,早些年繁荣时候,娘儿们些微出去赶集,都能挣上个把月的口粮,现在莫说集市,就是上山打猎或是其它卖力气的活儿,都是盼望不上,这日子过得是一天不如一天。
  
      铁牛兴叹时,身后几名青壮年皆是点头,眼中仍是闪烁着对美好生活的盼望神色,卖力地练习拳法,这还是那位猛哥在士族那头当护卫,偷学来的。
  
      “这位姑娘…是去南凤那头投奔亲戚的吗?”
  
      小刀走到了一脸疲色的魏无双跟前,打量了一眼,多少是有些应付差事的态度,毕竟若不是铁牛大哥开口指使,他本身是不大乐意过来。
  
      那木桶里的稀粥,弟兄几个勉强填饱肚子,下午还得继续练习拳法,多一人分了,大家的裤腰带就又得勒紧几分。
  
      魏无双道谢一声,颇是有些犹豫,没有着急开口回应。
  
      这里,是她当年捡回性命的所在,内心里头,一直是当做再生之地,情感上,当然是无须赘述。
  
      可现在的她,必须要谨慎行事,哪怕她知道,这些斩龙城的普通百姓,不会对她构成丝毫威胁。
  
      她心系的是背后的那少年,只有将这家伙安排妥当了,她好好休整一会,才能行动,若是不然,背着他行走,又是去寻求蓝千岁这等高阶丹药素材,可谓凶险,她不想冒这个险。
  
      “这位大哥,我的夫…夫君……”魏无双隔着面纱的嘴唇咬了咬,话头短暂一停,面上微微火辣,“他得了怪病,不能行动,这附近有没有清静一点的地方,我想……”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去投奔南凤那头的亲戚,这年头光景不好…既然是这样,那倒是无妨,要是小住几天的话,留点伙食费就行,吃的方面,现在不好弄,住的地方倒是不碍事。”
  
      小刀松了口气,铁牛已经走来。
  
      “姑娘,我这位兄弟穷怕了,希望不要介意。如果只是小住几天,伙食费不用交了,看你年纪轻轻的,又重情义…要不是这几年光景不好,别说伙食费,就是送些盘缠给你,也是无妨。”
  
      魏无双见这铁牛面善,且眼神清澈,心中点头。
  
      这里曾是寺庙僧佛兴盛之地,虽说如今满目荒凉,民风仍是不改,倒是不算意外。
  
      谢过这些人,在这些人的热心帮忙下,魏无双将许云安排妥当,至于“病情”方面,她没有多说,铁牛等人也是不好再问,虽是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是没有闲心过问太多。
  
      休整了一会,等丹田气息有所回缓,魏无双在破陋的房间里头,布下了个小型防御阵法,便踏出了屋子。
  
      几名汉子正蹲着喝粥,见魏无双走来,多少是有些窘迫,铁牛更是叹了口气,想要问魏无双有没有吃过饭,却是看了一眼已经见底的木桶,笑了笑,抹了下嘴巴,想要回去问问自家婆娘,看看还没有点剩菜剩饭。
  
      他自然是会错了意,魏无双本身也是接近辟谷一境,已入隐门陆地神仙一境,人间烟火,已可不沾。
  
      “几位大哥,我打听一下,这蓝千岁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如果我能顺利买到一些,必将重谢你们今日之相助。”
  
      魏无双本是一派宫主人物,琐碎之事,鲜少过问,真到了问人求助的时候,很多言辞方面,显得有些“自负”,且对方还是斩龙城这些个底层的不能再底层的人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