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206 隐若敌国 六千字二合一大章节

206 隐若敌国 六千字二合一大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窦家庄园这头,风波已起。
  
      江城那头,这个江渭省的权力中心城市,那座封疆大吏人物办公的白色大楼里头,出现了不小的骚动。
  
      时值江城出现涝情,指挥工作处于收尾阶段,办公厅里的一众白道大物,迫切地需要休整一番,不那么重要的会议,要么搁置,要么顺延。
  
      似乎整个白色大楼,乃至*委中心的那几株高大白杨树,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中心大楼的最深处,那个门牌上贴着*委*记字样的办公室,里头一人正强打精神,眼中可见血丝,正批阅着文件,一身白衬衫黑西裤打扮,肩头披着黑色薄夹克,朴素中透着无尽威严感。
  
      这种威严感,乃由内而外散发,非寻常地方白道人物可“临摹”,几十年宦海浮沉,至封疆大吏一位者,掌管几千万人口的白道大能者,非比寻常!
  
      这种级别的人物,显然已经是可直面中枢层面,哪怕是窦正阳这尊巨佛,跟此人比起,还是要逊色几分。
  
      可这一刻,他强打精神批阅的文件里头,涝情的相关资料寥寥,一个名字,不断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
  
      越看下去,越是心惊肉跳。
  
      剑气箫心,隐若敌国,少年豪杰,震怖大国等字眼形容词,不断冲击着此人的眼帘和心脏。
  
      许青穹!
  
      事实上,他早先就已经听闻过此子,毕竟到了他这种层次,可以触及到的机密,已经远非常人乃至白道寻常职位者想象。
  
      可他一直是半信半疑。
  
      这世上,真有人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手刃钦天局的那位人物?!
  
      前前中枢大佬人物,亲自出面,放话出去,不得再动万都某家族一草一木?!
  
      此子之能耐,已经远超古武一道范畴,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可与之为敌,否则就算能击杀此子,整个国家层面也得因此付出巨大代价……
  
      诸如此等信息,或是来自纸面资料,或是来自机密文件,或是来自他这个层次乃之上人物的私下致电。
  
      他对此,至今仍是惊疑大于相信。
  
      很多事情他没有经历,且从未见过那少年,且到了这个位置,可谓阅人无数,大风大浪里头的“浪里白条”人物,这般绝世惊艳之人,只可能是存在于“造神”运动之中……
  
      且从他的观念出发,中枢层面素来是存在博弈,派系之间的暗潮汹涌,从来是没有停止过,昔年的风将军乃至那些传闻中的古武几大家族,都是有“造势”的成分在,这许青穹,兴许也是恰好处于风口之上,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棋子”。
  
      他是这般猜想!
  
      可华国中枢层面那些巨头,那些能量如“车”他如“螳臂”的巨头人物,想法跟这位江渭一手人物不同。
  
      事实上,许青穹的一切行踪,华国层面早就是密切留意,此子的电话即便不使用,可一旦离开了某些区域(隐门),必然是会被追踪到具体位置。
  
      此前,华国层面得知此子的具体行踪,倒是没有什么动作,这一次却是不同,尤其是那位安排秦威离开华国的巨头人物。
  
      出现在窦正阳的庄园,这里头,很有深意呐!
  
      重重帷幕之后的人物,最怕后患,偏偏此子能耐巨大,牵扯深广,就算此巨头人物有其它心思,也只能是按捺住,毕竟中枢层面,不是一家独大,只要有博弈存在,就不可能是一言堂!
  
      而这一切,就串联了起来!
  
      窦家庄园,位于海州,属于江渭范围之内,江渭里头,执牛耳者,自然是江城白色大楼里头的那人。
  
      华国中枢这头有心思的巨头,不方便露面,燕京也是距离遥远,这时候必然是需要一个出面的人,且还是具备点分量……
  
      电话响起,白色的座机,显示的号码,足以让这个白衬衫者从椅子上弹起,面色肃然,嗓子一清再清。
  
      “领导!”
  
      “小万呐,江城那边的涝情得到控制了吧,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
  
      “多谢领导关怀!目前属于收尾阶段,估摸着明天起,就可……”
  
      电话那头停顿一会,杯盖滑过杯口的声音响起,似乎隔着电话筒,都能闻到茶香弥漫。
  
      江城这头的万*记,呼吸有些屏住,这位直系领导,鲜少用私人座机拨通自己的办公室座机,鲜少在交谈时停顿,一切,显得有些难以捉摸。
  
      难以捉摸的意思,意味着心惊胆颤,如履薄冰。
  
      他在回想,他心念电转,似乎自己调来江渭之后,成为这几千万人口的公仆,没有在关键层面上出现过“纰漏”啊……
  
      “小万……”
  
      声音再传来,白衬衫万“封疆”打了个寒颤,连连应是。
  
      “是这样的,小万,也许你有听过许青穹这个名字…听着,他现在就在海州那头,窦家庄园。你如果手头暂时没什么事的话,过去一趟,就当做是拜访一下此人,没必要觉得什么不自在,有句话说的好嘛,达者为师,此子年纪不大,但在武道方面的能耐,便是我本人,也是超出了想象…你好好想个说辞,尽量不要太过明显,嗯,记得,千万不要摆什么架子,你就当作是见到我本人……”
  
      “还有,我得到的消息里头,窦家的人应该是在讨论那窦正阳的丧事相关事宜,你就当做是不知情,也不必多问什么,见见此子就好,闲聊几句,随后找个理由离开。”
  
      万封疆面容大动,眼中惊疑神芒大涨。
  
      “领导,你这是想劝善拉拢此子?”他小心翼翼问道。
  
      “有些事情,你照做就是了,知道太多不是什么好事,有空的话,给秦威打个电话……”
  
      电话挂断,语气平稳,听不出丝毫波澜,但最后那句话,在万封疆听来,如同雷炸。
  
      秦威如今的境况,他身为江渭一手人物,怎可能不知道,正是因为知道,再回味领导这番话的内容,他终于是琢磨出了点什么。
  
      越是琢磨出了点什么,此人心思的变化,就愈发是波澜起伏,堪称惊炸连连。
  
      不过是几个呼吸时间,此人已经匆忙拨通他秘书的电话。
  
      徐主任出现时,不过是一看这位直系领导的眼神,就知道不是小事情。
  
      一般来说,不是让专职司机备车,而是喊上他本人,肯定是要去见什么大人物,或是解决棘手的问题,经验骗不了人。
  
      不多时,一辆黑色奥迪车从江渭某委中心出发,朝海州的方向驶去。
  
      “老万,就我俩?!”徐主任看了一眼后视镜,有些迟疑。
  
      “别问了,开快点!这是私人拜访,你让一大帮人跟着干嘛?”
  
      “见谁啊,华巡组的人?”徐主任跟随万封疆多年,除了上下级关系外,私下里也算是朋友关系。
  
      “许青穹!领导让我亲自去一趟,别瞅我,燕京那头的。”
  
      这话一落,那神色还算淡然的徐主任,嘴巴微微张开,原先的速度上,再踩下了油门……
  
      ……
  
      少年进入庄园大堂时,一辆黑色奥迪车,已经到了庄园附近,两道身影钻出,已然行来。
  
      大堂里头,道道目光全部投向那个突兀出现的少年,不少人皱眉攥拳,似乎要不是有家主窦文风和几个窦家长老在场,必然是要对这陌生少年不客气。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都能撒野的?!
  
      就算是窦倩的朋友,又如何,雷平安这等地位分量,还不是要闭上嘴巴,什么时候轮到一个混小子指手画脚大放厥词了?
  
      窦文典却是例外,惊呼一声:“许先生?!”
  
      “我不管你跟窦倩是不是认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这是私人住宅,请出去!不要妨碍我窦家行使家法!要是在美联国,我所在州的州法,现在就能将你击毙!”
  
      窦文风察觉到了什么,朝许云威喝一声。
  
      “我什么身份不重要,也别跟我讲什么家法州法大道理,拳头大才是道理!”
  
      少年目光清冷,见那几名窦家新生代男子,仍是目光不善,没有半点收手的意思,风起。
  
      瞬息功夫,其中一人手中的粗绳,已经落到了他手中。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两指粗的绳子,当场寸断!
  
      绳子寸断,不算什么,可这等行为,等同挑衅都文风为首的众人之威望,这还了得。
  
      “平安叔,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将这小子制住?!”
  
      窦文风并未慌乱,反倒是想起了雷平安的好,这一刻,似乎这位不够资格说话的窦正阳左膀右臂,在此人心目中,才恢复了窦家武道客卿这种层面的身份。
  
      “你算那根葱,要是窦老在,你敢这么对许先生不敬,小心你那张嘴!”
  
      雷平安怒喝一声。
  
      他不过是实话实说,窦文风等人却是面面相觑,怎地,这年轻人大有来头?!
  
      事实上,窦文典先前那一声许先生,已经足够说明什么,只是窦文风为首的这些人,注意力放在行使家法之上,并未在意。
  
      这一刻,似乎才真正发现了不对劲……
  
      且少年这一手展现的力量,足够震慑这些非修武之人,那可是两指粗的绳子呐,普通人拿把菜刀砍,都得需要费好大劲才能成行。
  
      少年却是心中摇头,毕竟是身上流着窦老的血脉,他未必真有伤人之心。
  
      他侧头,看向那嘴唇仍是紧咬着,低眉不语的窦倩。
  
      “放心,我有分寸!不会插手你窦家的事情过多,但我只有一个前提,没人可伤你!”
  
      少年淡淡开口,这话,与其是跟窦倩所说,不如是在响应窦正阳那日的托付之辞,只是,友人已逝……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有人开口,眼神里头,尽是敌意,赫然是窦文风的儿子,腔调不再的窦东山。
  
      东山一名,自然是寓意东山再起,窦文风当年移居海外,从头到尾,都是心怀恨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