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188 青牛法相 大章节

188 青牛法相 大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少年追过去。
  
      窦倩早是哭花里脸,女子,终究是水作的。
  
      少年心中一叹,追上去后,也没有来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只是淡淡开口。
  
      “以后再说吧…你以前喜欢习武,怎地最近一点长进没有……”
  
      一语双关。
  
      窦倩回头,泪花中,惊疑闪烁。
  
      以后再说?!
  
      她又哭了,这次是喜极而泣。
  
      少年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是拍了拍她的肩头,旋即下山。
  
      “回去洗一洗,女孩子,脏兮兮的,终究是不好看。”
  
      声音,随风而来,像个长辈。
  
      窦倩蹙眉,想回敬一句,却见一抹黑影闪现,跟许云一样,如同黑炭。
  
      她笑了,望着这两道背影,望着那少年,贝齿微露,很是美好。
  
      她毕竟是个绝色女子,只是不知何时起,因一人变得敏感,变得郁郁寡欢,可女子的风情,短短一个春秋,如何能改变……
  
      那老道却不过是回头看了一眼窦倩,注意力被少年身后的一片青色吸引,心神大颤。
  
      肉眼凡胎,固然看不到,可老道如今是仙开八境,比起少年当下的修为,未必逊色,自然是能看到窦倩看不到的东西。
  
      法相!
  
      这片青色,轮廓模糊,看不出个所以然,但老道却是知道,许师突破了!
  
      少年点头,简单解释一句:“小道,我明白你的不解…不入筑基一境,难成法相,我这青牛法相,非寻常修士之法相,乃八脉所具,这里头的缘法因果,他日有机会,我再跟你细说……”
  
      老道叹服。
  
      便是筑基修士,也未必皆具法相金身,而许师如今未至筑基一境,却是法相现世,这里头的巨大差距,仙道天资的高低,又岂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明白。
  
      少年似乎是看穿了老道的心思,不想打击此人自信。
  
      “缘法天成,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安心修炼便是。”
  
      少年不再多说,漫步下山。
  
      少时,那片青色光芒淡淡散去,少年却是起了念头。
  
      该是着手安排些什么了,仙开八境已入,距离仙开九境乃至九境巅峰,仅仅一步之遥,也就是说,地球洞天的飞升一境,已经无比接近,告别之前,他需要将一切安排妥当。
  
      老道本是好人选,但他曾答应过此人,飞升之时,会携带此人离开地球,助此人仙道一途一臂之力,雷平安狄青龙陈阳等人,根骨太差,再如何教授,顶多能做到自保,距离他的要求,差之甚远……
  
      而在他的计划当中,尘世,或者说,这地球之上,须得尽快找到一个仙道根骨不错之人,面授机缘,保青阳门和万都那些至亲好友一世周全。
  
      他想到裴崛,可最终是摇摇头,那天门老者,机缘在先,乃是跟老师许九皇有渊源,想必想法上,跟老道一般,为的是更高的仙道追求,而不是守在这灵气枯竭的小洞天……
  
      蓦地,他想到一个人,一个此前并不入他法眼之人。
  
      风踏仙。
  
      此人根骨尚可,且属于仙胎,倒算是一块璞玉,若是能成为自己的关门弟子,枯守地球百年之后,他倒是可以助此人一臂之力,就看此子有无这等悟性了。
  
      心绪起伏间,一阵嗤笑传来,青阳门的暂时营地,已经赫然出现眼前,狄青龙等人已经完成了当天的修炼课程,正准备起炊火,笑声,则是来自哪个终南山少女。
  
      也只有她了。
  
      余下之人,哪怕真是忍俊不禁,也得忍着,哪怕许云跟老道这般黑炭形象,的确是跟平时大为不同。
  
      “许尘友,你跟老道长这是嘴馋了,上山烤了什么东西解馋,才成了这个鬼样子?”
  
      老道干笑一声,旋即不动声色。
  
      少年却是比往日严厉几分,喝道:“用点功,你看看其他人,再看看你……”
  
      狄青龙等人练习炼体术,个个吃了苦头,满头大汗,面带疲色者,比比皆是。
  
      唯独这小道姑,活蹦乱跳的,莫说是跟着一起修炼,必然是偷懒乃至趁机贪睡。
  
      小道姑却也不怕他,撇撇嘴,“知道了。”
  
      少年那她无可奈何,摇头行去,凝水术一起,周围置于一片清凉。
  
      清洗完毕之后,少年换上干净衣裳,窦倩这时才回到“营地”。
  
      “倩姐,你没事吧,怎么你…你也馋嘴了……”
  
      小道姑有些愣住,心思也是朝这个方向去想,可正因为如此,全然是有些懵了。
  
      窦倩在她的印象里头,可从没有这般“邋遢”过,那烧焦些许的发梢,烧成卷儿的枝叶,整个人跟从烟囱里头爬出来一般。
  
      这要是许云跟老道,她倒是能接受,问题是这是窦倩。
  
      少年却是一言斩断小道姑的疑问,朝那眼睛有些红肿的女子开口:“清洗一下,一会跟我去见见窦老,你爷爷。”
  
      嗯?
  
      这次,轮到女子发懵,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昆仑之事,身在隐门的她,并不知情,便是知道一二,也断然没想到自家那老爷子,已经恢复自由身。
  
      “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过程!我许青穹行事,恩罚分明,你爷爷曾帮过我不少忙……”
  
      话落,剑起,山石赫然被凿出大坑,凝水术再出,少时,“泳池”已成,清泉荡漾,少年背手行去。
  
      等他购置一些日常用品,存于纳戒之中,再回到营地时,窦倩已经洗漱完毕,眉头时蹙时舒,不知所思。
  
      ……
  
      华国,海州。
  
      一号豪宅里头,两位老者,已经等候了有段时间。
  
      窦正阳身上的戎马气息,已经淡去不少。
  
      比起一年前,这位昔日的海州巨佛人物,似乎是苍老了不少,像是一柄宝刀,刀仍是好刀,锋芒却是黯淡了下去。
  
      这一年里头,正阳势力崩离分析,都还是小事,哪怕是他身处燕京那头的疗养所,都未必让他锋芒渐消,这位昔日华国的战将人物,一生戎马,从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
  
      令他心力交瘁的,是那位他的心肝,孙女窦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