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102 老剑客

102 老剑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州,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酒店,有房间响起敲门声,即便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不多时,睡眼惺忪的雪鬓老者打开房门。
  
      越是位高权重者身边之人,越是深谙低调二字之道。
  
      无论是这雪鬓老者还是敲门之人,一旦亮出身份,莫说是海州一把手,便是江渭的那封疆大吏者,也得是亲至,小心翼翼作陪着。
  
      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两人背后站着的,可是华国层面的擎天巨佛呐
  
      “萧兄,这急急忙忙的……”
  
      “楚主任,我俩不具慧眼不具慧眼呐……”
  
      嗯?
  
      雪鬓老者目光一亮,睡意全无。
  
      “楚主任,收拾收拾,算了,别收拾,赶紧去见那许老弟,不得了啊我萧家老祖都惊动了,我也是刚刚才得知消息,说是日国那头有动静,关于我那件法器的,啧啧,不得了啊许青穹的实力,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太多,有可能……”
  
      “有可能什么?”雪鬓老者这位燕京特使也是心脏一颤,头皮有些发麻。
  
      萧云天可不是什么喜欢一惊一乍的人物,那萧家老祖更是华国层面的武道客卿家族,听这意思又提到了日国方面的武道界,看情况动静不小。
  
      “楚主任,那许老弟的修为可能不在我家老祖之下……”
  
      话落,雪鬓老者心脏大颤,狠狠抽搐几下,已然是大为动容。
  
      这是什么概念,此燕京特使怎可能不知,若是真如萧云天所说,以那般年纪,到了华国层面武道客卿家族最高战力的水准,这根本是国士无双的存在
  
      “好的萧兄,赶紧出发嗯,先打个电话给正阳兄…这样吧,事关重大,你先落实日国那边的武道界究竟打着什么主意,我即刻打个电话给领导,咱边走边说,马上去见那许先生”
  
      雪鬓老者拳头一握,双目不再惺忪,而是炯炯有神
  
      中枢至高人物,不是独一,没有明面上那班一家独大,而是存在着暗涌,历朝如此……
  
      若是此子小小年纪真到了这种高度,自身领导这头,对于“灵气长城”这方面的忌惮,会缓解不少……
  
      “萧兄,此事不用通知小莫他们了,事关重大直接跟领导汇报走”
  
      事关重大四字再强调一遍,门外的青衫老者也是拳头一握,面色凝重之下,兴奋激动难掩
  
      ……
  
      尤家庄园,众人一片哗然。
  
      那少年竟然是无视尤家老爷子和林老的存在,甚至是包括那位燕京韩少
  
      离谱荒唐难以置信
  
      更令众人瞠目结舌一片惊炸的是,众目睽睽之下,此子竟然拎不清自己的斤两,就这般“肆无忌惮”地朝那“名花有主”的尤家千金走去。
  
      少年能感受到身后道道的如剑目光。
  
      他却是我行我素
  
      面带微笑,一如五百年前那少年,那竹马。
  
      少女却不是那绑着双马尾的俏丽小女孩,往事浮现,画面展开,眼前少年既显得熟悉,却又陌生。
  
      “其其,好久不见”少年开口。
  
      “小云哥,你…你怎么来了?我听我妈说你打伤了海哥,有些不放心,所以赶了回来……”
  
      少女多少是显得有些不自在,但语气里头,关心虽淡,却是真情流露。
  
      她怎会不记得?
  
      那时年更少,小云哥喜欢刮自己的鼻子,喜欢买好吃的给自己,自己却舍不得吃一口……
  
      万州的小伙伴们,性子很野,玩着玩着,都跑了没影儿,只有小云哥陪在自己身边,天色多晚都好,哪怕是披星戴月,也是会守护着自己,一同踏上归途。
  
      犹记得那时到万州市区,在新开的游乐场游玩,落单的情况下,遇到几个市区的小混混,不但抢去了自己心爱的粉红色小背包,零钱、小书画还有最喜欢的芭比娃娃,全部洒落在地上,还扯住了哭鼻子的自己头上的双马尾辫子,毛手毛脚,骂骂咧咧……
  
      只记得小云哥冲过来,手中的雪糕丢掉,像是一只愤怒咆哮的小兽……
  
      虽然小云哥终究是打不过这几个小混混,还被揍得鼻青脸肿,但一直将自己护在身后,直到游乐场的安保人员过来……
  
      再之后由于家人搬到江城,那时联系方式并不便捷,加上学业繁重,渐渐的才少了联络,可记忆中,小云哥一直是自己的保护神、死党……
  
      当一个人陷入沉思,目光会情不自禁低下,少年如何会看不出,正是因为看得出来,所以他咧嘴一笑。
  
      春风得意,心中欢喜
  
      这一次,他不用强收心境,五百年的老妖怪,也是难掩笑意。
  
      只可惜,他的笑意乍起,就有刺耳的声音传来,随即是一位妇人匆匆走来。
  
      “其其,没轻没重的,韩少都来了,还愣着干嘛?我让你回来,可不是为了让你见这小子…小时候对你好的,不见得就没点别的想法,就算不是他的本意,谁敢保证不是他家人抱着目的?再说了,阿海可是你堂哥,你可别没点辨别是非的能力”
  
      “可是……”
  
      没有可是
  
      少女一袭白色薄裙,亭亭玉立,眉眼如画,心事乍起,却是被母亲无情斩断。
  
      “可是什么可是,听话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亲哥着想这可是大好的机会,说重了,尤家现在的命运就握在你手里韩少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还用妈说吗?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人都在呢,别让妈跟你爸丢人”
  
      这话,自然是轻声说出,且这妇人已经拽住少女的胳膊,暗中使了劲,拖拖拉拉的,不管少女如何心思,母女二人已经朝韩少那头走去。
  
      少女回头,眉眼仍是如画,画里却是藏着重重心事。
  
      为人子女,这般年纪,又有几人能做到不顾一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