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093 特使

093 特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各道有各道的规矩
  
      白道也是如此
  
      陆书是万州的首把手,江渭也好,华国层面也罢,必然是有所归属的派系“山头”,未必真会对窦正阳缩手缩脚。
  
      而眼下的局面,真说起来,也就是江城那位分区钟老不好应对,至于窦正阳和万州分区华大校,这位万州首把手还真不怵
  
      最重要的一点,也即他决定出手的缘由,正是那年轻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出手伤人。
  
      连他都不放在眼里,这少年可真是无法无天了,即便不考虑关家与自己私交匪浅这一点,他也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陆书,别人可以,但许先生不行,且就我本人对许先生的了解,许先生不会无缘无故出手伤人,说的难听一点,此人必然是冒犯了许先生在先”
  
      窦正阳推断一句,言辞当中,偏向许云的态度,可谓是再明显不过。
  
      “窦老,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律法面前,人人平等,就算这里头有误会,也得等他到了局里,再由市局的同志侦办,到时候该赔偿赔偿,该坐牢坐牢,没人能特殊”
  
      此人态度坚决,万州众多人士当前,他身为首把手人物,要是不在此事上拿出应有的态度,以后还如何服众立威,政绩是一方面,这种事情也是马虎不得。
  
      这话一落,窦正阳眉头皱了下去,侧头看了一眼江城分局那位钟将者,互相间眼神有了交换。
  
      这种细节,关家之人当然是没有留意,一听陆书说出这等决绝之话,当下眉眼舒缓,十分受落。
  
      “陆书,真要打电话到市局?”
  
      一旁的那位斯文秘书,在白道摸爬滚打多年,自然是深谙此道,懂得留一点回旋余地,没有第一时间打通电话,为的就是以防自己上头这尊大佛改变心意。
  
      毕竟对头这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小角色,且从这些人的态度言辞里头,可谓是寸土必争,仍是力保那位许家少年,态度上没有丝毫松软。
  
      “打立刻打咱这是依法行事,任何人都不得阻止还有,顺便教辆救护车,我看廖先生的伤势很严重,得及时医治。”
  
      这话一出,在场绝大多数人已经觉得尘埃落定了。
  
      若是在古朝,也只能是有钦差大臣出现,亦或是封疆大吏这种级别的大佛人物现身,才有反转的可能。
  
      这很好理解,在万州的地盘,万州明面上最大的父母官亲自下令抓捕伤人的嫌疑人,这简直就是比板上钉钉还板上钉钉的事,跑不了
  
      即便是窦正阳和几个分区的大佬在,也是鞭长莫及,总不可能在陆书下令之后,通知分区的军士过来阻止,真要如此的话,只能说那“莽撞”少年真的是天潢贵胄,而不是出自什么三线家族都称不上的许家。
  
      “老窦,怎么说,要不要我打电话到江城那头?老华就算了,有点敏感”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终将是尘埃落定之际,窦正阳身旁那位江城分区的军者,神情轻松,自若开口。
  
      这话在明眼人听来,简直就是王炸
  
      打电话给江城,岂不是意味着当面叫板,且还是因为一个许家少年,跟万州那大佛人物叫板,这……
  
      “钟老,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们军者护短,但这年轻人就我所知,根本不是什么军营中人,且出手伤人证据确凿,你真打算护他到底?”
  
      陆书也是沉不住气了,本以为自己亲自下令,这场风波必然是暂时得到遏制,即便窦正阳等人想要保此子,也是后头的事情了。
  
      不曾想,这江城分区的少将军者,真会当面跟自己对着干,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难不成那少年身份特殊?
  
      陆书面色一变,质问的同时,朝关家那位首富招手。
  
      “老关,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路?要真只是万州许家的小辈,窦正阳钟少将等人不可能是这个态度,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曲折?”
  
      那关家首富点点头,又摇摇头,显然也是有些怔住了,江城分区那位少将当面叫板保人,大大出乎此人的意料,本以为是定局的场面,十足的信心又开始出现了动摇。
  
      见此,那陆书目光扫去那少年,打量一眼,心中颇是没个准,平平无奇,即便是有点身手,即便是属于武道中人,也不可能具备那等分量才是,可真是奇了怪了。
  
      所谓的那等分量,自然是连他这个首把手都难以想象的分量,也就是真正的天潢贵胄。
  
      否则很难解释江城分区这位军者的“强横”回应
  
      “窦老,雷伯,我先行一步”
  
      氛围几乎是凝重到极致之际,却闻一道云淡风轻的话语传来,正是那位少年。
  
      正在皱眉思索的陆书,面色更僵
  
      很快,少年看向此人,话再落,令此人本是僵硬的脸色,骤然铁青一片。
  
      “在场这么多目击者,是非对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你既然不分青红皂白想要抓我,我给你这个机会只是,不要伤及我的亲人好友,否则不仅是关家,关联者,永无宁日”
  
      这话听似避重就轻,实际上已经是直接将这位首把手包括在内,可谓是惊雷滔滔,炸的现场众人一片瞠目结舌思维断片。
  
      这已经不是狂可以形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