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092 地八天九,冲突升级!

092 地八天九,冲突升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色薄夹克,衬衫西裤,国字脸,走路有风,面带微笑。
  
      有斯文者携公文包跟随在后,前头微笑者,却是散发一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赫然是万州最大父母官,陆
  
      此人一到,关家那首富,本是沉入九幽冰渊的内心,终于是浮了上来。
  
      若是以牌九牌面而论,窦正阳等巨豪齐聚一堂,背后的能量当是天九,而若是陆不在,他这关家掌舵人必然是大气不敢出,战战兢兢,准备跟那许家少年赔礼道歉。
  
      只是,陆这如及时雨般的赶来,关家掌舵人粗粗判断一番牌面,冷静不少。
  
      再不济,也是地八,虽说仍是抗衡不过,但不至于如一开始那般绝望,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朝一位少年认错……
  
      即便再怎么自我宽慰,一旦赔礼道歉一举作出,这位关家掌舵人必然是要承认一点,那便是他关家在万州的威望,将如庞然大物倒地,不死即伤,再难恢复元气
  
      叱咤风云多年,无论是万州还是澳江,到了这个级别如斯,怎会甘心接受这种结果,对方不过是一个许家少年,且不说窦正阳等人为何卖此子这么大的面子,至少从自身的角度而言,赔礼道歉这种举动一旦作出,堪称砸了自身招牌
  
      这其实也很好理解,一个地方首富般的人物,一旦如此“受辱”,即便资源渠道等方面暂时不受影响,后头威望也好口碑也好,必然是受到无形的冲击,这是此人不愿看到的。
  
      只可惜此人却是没有想到另外一点,如果那少年只是平平无奇,就只能是白白受到他身边之人的轻辱甚至是毒打一顿,事后不了了之。
  
      这便是人性的自私丑陋
  
      “陆,您可来了”
  
      关家首富,如蒙大赦,如见救星,当下心情轻松不少,不忘朝窦正阳等人客客气气打声招呼,这才迎接而去。
  
      这么多年打下的基础,这么多年的来往,关家与这陆私交匪浅,根枝交错,此人深深知道陆这次出现,即便事先不知情,一旦得知当下情况,也必然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至于如何应对,那是另外一码事。
  
      关家那位青年,也是长舒了一口气,此时已经将那位廖总扶起,且特地撩开廖总捂住脸颊的手,为的是让伤势能更加清楚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此青年心中虽然是感受到压力,但在关家背后这尊大佛出现之后,看待那许家少年的目光,警惕惊疑之外,已是多了几成自信。
  
      博弈已经开始,但至少在牌面上,有得打,他父亲也好,整个关家也好,未必在众目睽睽之下,输阵
  
      大厅原先落座的诸多关家贵客,也已经是纷纷行至,与关家人站在一起,不乏跟那位陆打招呼者,任谁看来,都是私交不错,来往密切。
  
      自然,窃窃私语讨论者,也是不少。
  
      “吴总,情况有点突然,没想到许家冒出这么一个小子,我估摸着是在武道方面有点天赋,那窦正阳的老巢可是在海州,且这些年据说一直往武道界方面发展,这次这么兴师动众的,估计是想拉拢许家这小子,只是我就不明白了,这小子究竟有什么能耐,能得到窦正阳这么看重”
  
      “阵仗确实很大,其它那些人是不是武道界的,我们几个都是经商的,顶多也就是面熟,不知背景,但那两位分区大佬也在,就算陆在场,恐怕也镇不住,我想关总一开始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担心个卵狐假虎威罢了,那许家在万州连三线家族都算不上,就算这小子有点出息了,又如何?关总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威望,还能输给一个小年轻?你们看着吧,关总一旦硬气起来,窦正阳那些人肯定会打马虎眼,都是有分量的人物,不会因为一个有点能耐的小辈撕破脸的,大家都不是第一天混的了”
  
      关家这些贵客小声讨论之际,那边厢,陆仍是一脸微笑,跟窦正阳等人彼此间谈笑风生,氛围一片和谐,任谁看上去,风波似乎在万州这个陆到场后,压了下去。
  
      只是,若是有明眼人留意,窦正阳等人态度上,多少是带着敷衍,毕竟许先生才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人物,便是万州这位陆,分量的确不轻,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不是重点。
  
      只可惜,眼下的局面,连锦上添花都不是,窦正阳何等心智,不过是才出现片刻,已经看得出来,许先生跟关家两方必然是有些不愉快了。
  
      眼神态度骗不了人,无论是关家那位掌舵人,还是那位脸肿如猪头的受伤男子,亦或是周围宾客的神情,都是在表明一个事实,那便是他们来之前,这里已经发生了点什么。
  
      窦正阳风轻云淡,不过是留意许先生的反应,却见那少年一脸悠然,并没有提及什么,也无解释什么的迹象。
  
      淡然
  
      这般年纪,面对这些个万州海州乃至整个江渭极具分量的人物,能有这种定力者,在窦正阳印象中,无
  
      虽说这位老者与许云接触已有些时日,且知道此子能耐鬼神莫测,但仍是屡次被此子的心境给震撼到。
  
      “呔,窦老,钟老,华令,各位海州的老总,来都来了,我陆身为万州父母官,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呐哈哈,要不是关少这个小辈通知我,我还真不知道各位远道而来,哈,只是,关总跟我私交虽然不错,但也就是个生意人,你们大驾光临,事先没个通知,你看看,连我本人都有些惊慌,就别说关总了,来来,进去喝几杯,正好我今日也忙完了公事,不打紧”
  
      陆说了些场面话,虽说有所察觉,但众目睽睽之下,最好的方式,是避开众人耳目,有什么事情,到了大厅那头再敞开说,是最好的方式。
  
      毕竟关少身旁的廖总,这万州首把手是认得,一看对方都伤成这个样子,要说看不出来点什么,也是虚的。
  
      “陆说的没错,窦老,是我关某招待不周,咱先进去座,慢慢聊我这边正好有几瓶好酒,咱边喝边聊。”
  
      关首富顺坡下驴,感受到氛围有些缓和,当下心情再一放松,目光虽是偶尔瞥向那许家少年,但仍是放不下自尊,也根本不可能朝这少年说些什么软话。
  
      人的思维一旦形成惯性,很难转变,且陆已经助阵到场,想要让他堂堂一个地方首富率先屈尊服软,根本不现实。
  
      窦正阳察言观色,面色微微一变。
  
      什么陆什么关家这位掌舵人,还没到他窦正阳给足面子的程度,但话说回来,即便不结交,不结下梁子也是更好,但抛开这些,他此刻只在意一个人的态度。
  
      那少年
  
      “许先生,怎么说?我们是进去坐坐,还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