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082 半月之约

082 半月之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尤家这次登门之人,并非此前出现在陈家庄园的那位青年子弟,而是另有其人。
  
      许云平和的表面下,心澜起伏,何止是有趣,简直是“故友”相逢,只可惜相隔了五百年……
  
      上一世在他最穷困潦倒时,曾登门尤家,不求对方伸出援手,只需不要棒打鸳鸯,成全他与尤其其的婚事。
  
      他有一个坚韧的心,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奋斗,这段黑暗的岁月,必将过去,必将迎来曙光。
  
      且只要他能有所起色,将来哪怕达不到尤家的高度,也断然不会让人笑话自己和许家,那时候的他展望着未来,想象着和尤其其长相厮守,小富即安,生儿育女,成为令人称羡的一对。
  
      然而现实是骨感的,甚至可以说是残忍无比。
  
      那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尤家大门,直至被九皇老师带离地球,也是未能再见心上人一面。
  
      记忆中,只有尤家几位青年族人出现,站在大门前,脸色铁青者,嘲讽谩骂者,比比皆是,直接是架上了一道巨大的鸿沟,这头是内心如掉入冰窟的他,另一头则是高高在上的尤家。
  
      那时候,眼前这位尤家青年族人,正是其中一人,那种如同看待乞丐的眼神,五百年过去,他许青穹仍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当时的他陷入无尽的绝望,这些谩骂嘲讽,比起他见不得恋人一面,不值一提,他那支离破碎的内心,也早已是开始麻木,只期待着最后能出现奇迹。
  
      哪怕是上一世的恋人出来见他一面,他也能转头离去,从此即便不能相守,他也会保留着一丝不放弃的心绪,保留着反抗世俗的意志。
  
      只可惜,没有奇迹,只有那几位尤家青年族人的冰冷脸色,以及那高高在上的倨傲和不屑。
  
      最后,他是被轰走,就差没有被拳脚对待,连乞丐都不如。
  
      而在上一世的最后关头,他仅存的那一丝期翼,被彻底折断,燕京韩家
  
      尤家之所以斩断他和尤其其的一切联络,正是因为尤家那位老爷子的安排,所谓的人往高处走,在江城交好家族的牵线搭桥下,尤家终于是攀上了梦寐以求的关系,燕京那头的家族,韩家
  
      尤其其成为了家族联姻的牺牲品……
  
      酒可以浇愁,酒醒之后,愁上加愁
  
      这个消息带来的打击,直接是压垮了上一世他的内心,再一次酩酊大醉之后,失足也好,本身飞身一跃也罢,从一处高楼上伸开了双手。
  
      至少这一刻,他再无烦恼,可以任意翱翔……
  
      不曾想,被游历宇宙的老师偶遇,带离了地球,从此人间少了许云,仙域多了一尊浴血杀神许青穹。
  
      也许重他跃下的那一刻开始,某种意义上,他已经重生……
  
      现在看来,尤家跟那燕京韩家“眉来眼去”,从这个时间段就已经开始,直到四年之后,才最终以联姻这一点,攀上那燕京豪门。
  
      也就是说,不仅仅是尤其其,他许云也是一样,成为了牺牲品。
  
      爱情?
  
      在大家族眼里,尤其是尤家这种底蕴不厚迫切想要站稳脚跟的,家族中的晚辈,一切的一切,都得为家族大运让道,好比上一世他登尤家大门时听到的那一句。
  
      门当户对
  
      是啊,上一世他一无所有,在高高在上的尤家面前,堪称蝼蚁,莫说是门当户对,恐怕在尤家人眼里,跟癞蛤蟆没什么区别。
  
      而尤其其品学兼优,相貌万里挑一,是尤家未婚嫁的晚辈里头,资质最为优秀的几人之一,恰好燕京韩家的二公子哥看上眼了,尤家如何不重视,简直是恨不得将尤其其双手奉上。
  
      “五百年过去,我许青穹回来了”
  
      往事一幕幕,戛然而止,少年强收心境,朝那尤家青年族人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那是世俗的看法,如今的他,乃天帝重生,来自高纬度位面,尤家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若是真以“分外眼红”的态度处之,那就落了下乘,他要的是高纬度的打击,方方面面,让尤家明白一点,那便是他许青穹将堂堂正正风风光光去见那心上人,而不是那个连乞丐都不如的许云。
  
      如果尤其其乐意,便是脚踏七色云彩,一如世间女子所期待的盖世英雄般出现,他也能轻轻松松满足。
  
      但眼下唯有一点是他所担心的,那正是时间轴上的错开。
  
      上一世他与尤其其相恋,乃是踏入大学之后,虽说以前乃青梅竹马,但那种情感,并不能称之为爱情。
  
      而现在的时间点,恰好是开端,也就是说,尤家的态度是一方面,现在的尤其其,还没有真正喜欢上自己。
  
      这也是为何他重生凡间已有些时日,却迟迟没有着急联系魂牵梦绕五百年的少女的缘由。
  
      但关于这位尤家青年子弟突然造访的缘由,少年却是心如明镜。
  
      落寞时,呼吸都是错的,一旦有所起色,必然是会莫名出现很多“旧友”,显然这位尤家之人也不例外。
  
      几人落座,客气几句之后,尤家青年倒是没有打太极的意思,直入正题。
  
      “许云,论年纪,你应该叫我尤坤一声哥,哈哈,不过这都不用在意了,你现在混的风生水起,又是出身万州许家,我身为尤家人,也是倍感开心。”
  
      言辞听着是欣慰开怀,眼神中仍是掩饰不住丝丝傲然,纵使掩饰的很好,又如何能瞒得住许云的眼睛。
  
      “坤哥,客气了。”许云心中摇头,等待着此人的狐狸尾巴露出。
  
      一个平日里高高在上,视曾与许家为伍为耻的家族,一个落难时恨不得跟许家一个鼻孔出气,崛起后羞与许家为伍的家族,所出的精英子弟,会有这样的好心?
  
      只是单纯的过来祝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