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归来 > 016 剑冷血热,无人可触我逆鳞!

016 剑冷血热,无人可触我逆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击剑这一项目,乃来自西洋,与西方骑士文化有着丝丝缕缕渊源,格调不低,圈内人更是自视甚高,视为高贵和冷酷兼具的竞技项目。
  
      高贵一说,来自骑士文化,源远流长,可追溯到西欧中世纪,不乏出身皇室的贵族骑士。
  
      冷酷一说,则更多是因为骑士之间的决斗,往往分出胜负的代价,为一方性命
  
      这般前提下,叶欢等击剑圈子内的人士,天生一股优越感,再则现场出现诸多大佬,表现自然是强烈无比。
  
      加上许云赤果果的“挑衅”,当下叶欢丝毫没有留情,这刺出的一剑,堪称完美、致命
  
      步伐的灵巧,刺出的角度、力量和速度,已经是到了他所等施展的极限。
  
      便是台下那些个海击协队友见此一幕,也是目光一亮,点头者居多。
  
      叶欢这一剑,几乎可以说是封住了对手的所有退路,便是他们对上,也只能是勉强格挡,不敢说绝对能避开。
  
      对比之下,区区一位平平无奇的门外汉,根本没有丝毫侥幸,在他们心目中,胜负已分
  
      不单单是这些击剑人士,就是儒苍等集团的高层大佬,这一刹那也是眉头皱起。
  
      事情好像不对劲
  
      这位白衬衫男生的出剑速度,在他们这几位武道高手眼里,虽说破绽不但那得是在空间够大的情况之下。
  
      眼下这击剑台,狭窄且短,如此速度,除非是高出几个级别的对手,否则只能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退
  
      问题是,那位连击剑服都没穿戴的少年,似乎是吓傻了一般,全无反应
  
      似乎,传闻是假的,这一趟前来,恐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被耍了
  
      莫说这几位心思玲珑武道造诣极高的武道大佬,就是见识过许云出手的窦倩,当下也是有些傻眼了。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比赛用剑,一旦刺中胸口,非死即伤,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全场瞩目,心思大不相同,全场安静到针落可闻之际,风起。
  
      那少年眼中古井不波,步伐轻巧如灵蛇,且隐蔽无比,看似没什么动作,可身形却是一侧,变化不大,但足够
  
      一剑破空,可闻啸音,无数道目光之下,叶欢势在必得的这一剑,大出众人意料地落空了
  
      嗯?
  
      有人揉眼,以为看花了眼。
  
      有人轻呼出口,惊诧无比。
  
      有人瞳仁一缩,狂吸凉气。
  
      台上的叶欢一剑刺空,也是内心一颤,面色一沉之下,当即调整心态,施展快攻,剑啸声声起,看上去眼花缭乱。
  
      他毕竟是半职业选手,无论是平时训练亦或是比赛,调整能力不差,即便脑子里生出大大的问号,但技战术丝毫没有落弱,反倒是更为激起他的胜负欲。
  
      肯定是侥幸
  
      他内心里头给自己打气
  
      眨眼间,上刺,下撩,横劈,怒扫,斜挑,招招快准狠,一招套一招,密不透风,行云流水,根本没有给对手喘气的机会。
  
      只要一剑刺中,这个挑战赛就结束了,当下叶欢浮现这个念头。
  
      要知道,台下除了自身海击协的队友教练和领导外,海州几个堪称武道豪门的高层大佬也在场,这一战势在必得,否则他叶欢从此别想再抬起头来。
  
      败了,呼吸都是错的
  
      “果然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上次校长还专门开了表彰大会,看看,这水平,跟电视上看到的比赛选手,没什么区别了吧。”
  
      “说起来,这万州来的小子,似乎也有点能耐,反应速度够快的,还能熬到现在还没中剑叶少攻势不减,已经将他逼到角落了,快了”
  
      “想多了,我看叶少就是猫逗老鼠玩呢,故意让那小子的。”
  
      人群里头,有几位学生忍不住开口讨论几句,心态上无甚变化,全然觉得胜负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这些看热闹的学生心情轻松,台上的叶欢以及台下那些海击协的人士,已经是面色凝重,不安感袭来。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攻势下来,台上只见依稀残影,可那少年似乎并没有受伤,这
  
      若是被刺中,不可能没有惨叫,以及血迹
  
      最可怕的是,这逼仄狭窄的战台,躲避的空间少得可怜,可自始至终,叶欢的一番强攻,根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就在众人心中惊诧逐渐上升到震怖之际,叶欢暴雨般的攻势减缓下来,脸色苍白,气喘吁吁,显然是体能跟不上了的缘故。
  
      叶欢的攻势一停下,台下众人对于台上的形势看得更清,当下目目相觑,心中震怖不止。
  
      到了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那位他们心目中垫脚石、自不量力般存在的少年,从开始到现在,似乎都是负手躲避,手中之剑没有出手过哪怕一次
  
      “你你有偷偷接受过专门训练?”
  
      台上的叶欢,此刻喘着气,瞪大眼珠子,勉强压下心中惧意,问道。
  
      这话既有好奇之意,也难逃替自己找台阶的嫌疑。
  
      少年微微摇头,没有回答。
  
      身形一动,目光一凛,口吐一字,剑出
  
      “断”
  
      快
  
      太快
  
      风起,衣袂动,剑之轨迹如画。
  
      叮
  
      叶欢甚至是在丝毫不敢大意的情况之下,可以说是精神高度集中,然而,他只是看到一抹残影。
  
      电光石火之间,他本能地提剑想要格挡,即便是胡乱格挡,却发现晚了,虎口感受到一阵震感疼痛,手中的剑,已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