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有风自南 > 第302章 共老 完

第302章 共老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自南笑喷,这都什么爹啊!连女儿都知道他的“闺怨”?

    恩恩见她笑,以为她说错了,转过头去问爸爸,“爸爸是不是呀?”

    晏暮青也觉得哭笑不得,点头称是,“是,是,恩恩说得没错。”

    “爸爸,其实今天在幼儿园恩恩也很想家的,好多小朋友都哭了,恩恩没哭哦。”恩恩扬起小下巴,分外自豪。

    “对啊,因为恩恩是勇敢的小朋友啊!”许自南不忘再次夸奖女儿。

    “嗯!”恩恩很是肯定地点头,“冯婆婆说,今天要给我做一种新点心,给我放学回家吃,不知道是什么点心,我想了一天了。妈妈,是什么呀?”

    许自南再次大笑,偷看晏暮青的侧颜,果然有点臭脸了,原来他这当爹的牵肠挂肚一天想女儿,女儿想的是点心!

    “宝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回家就知道了。”她轻轻把女儿塞回座椅。

    恩恩听了回家两个字顿时雀跃起来,“好噢!回家了!我要回家吃点心!要回去和爸爸游泳!和爸爸玩骑马打仗!妈妈妈妈,我可以借很久爸爸吗?我很久没见到爸爸了。”

    哎,许自南暗暗叹息,小家伙心里还是很有这个爸爸的,不枉爸爸这么疼她。

    “当然可以!宝贝!”她捏了捏恩恩的小鼻子。

    看着前方认真开车的晏暮青,想着肚子里这个悄然生长的小生命,外面的街景帧帧掠过,耳边是恩恩“回家回家”的欢呼声,她也情不自禁在心中附和起来:回家!回家真好!

    “晏暮青。”她微笑着对前方的人说。

    “嗯?”

    “呵,没什么,就是想叫你一声。”只愿一生和你一起共走这回家的路,从春天到秋天,从青春到白头。

    晏暮青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二年,许自南足月生下一个男婴,取名晏铭。晏暮青的意思,取的是他跟许自南刻骨铭心这段感情的意义。

    一子一女,女儿性格大大咧咧,活泼好动,儿子稳重沉着冷静精明。以致,在二人成年后,已经分不出谁大谁小了,陌生人见了这姐弟俩,总以为晏铭是哥哥,恩恩是妹妹……

    对此情形,晏暮青和晏铭自己都颇为满意,在他们强势的大男子主义看来,他们是家中强者,就该守护家里的女人才是……

    晏铭二十二岁大学毕业,恩恩二十六。

    晏暮青把公司家业在这一年全部交给晏铭,并且还说,他自己可是十八岁就接管了家业的,已经多给了晏铭四年历练,现在该是老爹老娘享清福的时候了。

    褪尽繁华,晏暮青似乎等这一天等了许久了,迫不及待地,就带着已经算是画届泰斗的许自南踏上了周游世界的旅途……

    他们前脚出的家门,后脚恩恩拖着行李回来了,急需倒时差的她只觉得累崩,一头栽在晏铭怀里,闭上眼就要睡着,“困死我了,晏铭……”

    晏铭无语了,要知道,他这极具浪漫主义的姐姐也继承了妈妈的衣钵,对画画情有独钟,而且热衷于游山玩水,一年到头有一半的时间在外面边玩边画,所以,现在全家就只剩他一个人老老实实做事了?

    不过,看着在自己怀中已然安然睡着的姐姐,他无奈地笑了,那又怎样?像爸爸那样为这个家守护一辈子,是他毕生的事业,也是他乐意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他将恩恩抱起来,送回房间去,低声说道,“又重了!胖猪姐姐!难怪没男朋友!除了我还有哪个男人抱得起你?我可告诉你,找不到比我和爸爸还对你好的男人,你最好别嫁了!”

    恩恩睁开一只眼,“混蛋!竟敢说我胖?”

    几日后,晏家姐弟俩在视频里和爸爸妈妈聊天,看见爸爸妈妈穿着休闲服,精神矍铄,尤其是妈妈,容光焕发地如同少女一般,恩恩忍不住开爸爸妈妈玩笑,“哟,老爸老妈,我可是闻到了春天的气息哦!”

    许自南在视频里佯装要敲她,晏暮青却对女儿极度纵容,开始谆谆教导晏铭,父母不在家,要照顾好姐姐。

    晏铭自是一一答应,恩恩却嘟起了嘴,“哎呀,爸,别再说这个了!您不说,他就已经够烦了,管着我,不准我这不准我那的,您再说,我连家门都出不去了!我和他到底谁大啊?我才是姐姐,我该管着他才对!”

    晏暮青和许自南都是一笑,晏暮青更道,“这才对!你要听弟弟的话,不许淘气!”

    “噢!没法好好聊天了!”恩恩极度沮丧状。

    晏暮青笑道,“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我陪你妈妈出去走走。”

    视频关闭,恩恩转身要跑,被晏铭拎住衣领,“晏恩恩!别忘了!你昨晚咳嗽来着!又想去偷冰淇淋吃!”

    “啊……晏铭!你没大没小啊你!太讨厌了!啊!我要嫁人了!嫁出去就没人管我了!”

    这边打闹一片,而世界的另一端,晏暮青也在笑叹,“恩恩就跟你年轻时一模一样,还好有个晏铭压得住她。”

    许自南自有一番当妈妈的忧虑,“这丫头,也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什么样的男孩子才能压住她呢?”

    “放心,自然有人治得住她。”晏暮青胸有成竹地笑。

    “啊?有动向了?你怎么知道?”许自南很是惊讶。

    “我当然知道!恩恩这只小猴子,什么时候能翻出我的手掌心?她啊,就是不喜欢被管束,偏偏,人家男生比晏铭还能管她!”晏暮青笑。

    “是吗?那不是……像你当初管我一样?”许自南暗暗同情女儿。

    “怎么?我管你你不高兴?”某人的脸立刻垮下来了。

    许自南哭笑不得,这人越老脾气越大了,真是说不得半点不讨好的话,赶紧给他顺毛,“好啊,我没说不好。”

    某人的气却还下不来,“也不知道我还能管你几年呢!”

    “怎么无缘无故说这种话?”许自南心里紧紧一揪。

    晏暮青见她这样,忙道,“我就随便一说,我这不是比你大太多吗?你看看。”他把她拉到镜子前,“你还这么年轻貌美,我却有了好些白发了。”

    许自南坐在他腿上,轻轻拨弄着他鬓边的白发,一时哽咽,“晏暮青,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你要敢把我一个人留下,我……我……”她咬了咬唇,眼眶已经红了。

    “傻瓜,哭什么呢?”他在她左右眼睛上各一吻,“是我不对,不该瞎说,你看我身体不是挺好吗?一直坚持健身,上周才去全身体检,哪儿都没毛病。”

    许自南吸了吸鼻子,抱住他脖子,俨然二十多年前那个初嫁的小新娘,不用言语,便将对他的依赖表现得淋漓尽致。

    “好了,不是要出去画画吗?我的小怪物?”他拍拍她的背。

    她终于噗嗤一笑,“都老怪物了,还小怪物。”一滴泪却掉落下来。

    “你永远是我的小怪物!”他吻去她脸上的泪滴,“走吧。”

    “嗯!”

    他背上她的画架,和她一起走入阳光里。

    她自然而然地,牵住了他的手,何其有幸,能用画笔写尽世间千山万水,更有幸者,是有人伴着她一同行这万里路。

    “晏暮青。”迎着阳光,她叫他的名字。

    “嗯?”

    “我是不是有很久没有告诉你,我爱你了?”

    “是哦,好多年了。”

    “那我再说一次,以后每天说一次,你会不会烦?”

    “不会。”

    “那我说了,晏暮青,我爱你。”

    “嗯。”

    “啊?不对哦!剧本不是这么演的!你总不按剧本走啊!我说我爱你,你应该说,我也爱你,宝贝儿。”

    “哈哈哈哈哈……”

    清晰地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某个年轻女孩也总是这么对着他抗/议:按照剧本和小说的桥段,不是这么走剧情的哎!你该把大衣给我穿上!你该背我回去……

    真的很多很多年了吗?为什么,感觉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呢?

    宝贝儿,我也爱你,很爱很爱……---题外话---

    亲爱的们,结束了哦!!!本来是打算要写小鱼儿爸妈的番外的,但是法医题材的书以后会开个单本来着,所以职业会重复了,就不好了,于是这里就不写番外了。16年新书《一个人的一往情深》已经开始日更,写的是想想的故事,如果看过苗苗番外的亲一定还记得他,对他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移驾去新坑哦!谢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