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有风自南 > 第182章 今听玄蝉我却回

第182章 今听玄蝉我却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早知道有一天自己会画水墨,她一定好好练啊!

    他多看了一眼,笑,“的确难看!”

    “……”她无语了,“不实话实说有时候是一种美德你知道吗?”

    他双眉微展,“让开。拘”

    “什么?”她不解。

    他把她轻轻推开,自己拿起毛笔,在她那副咏菊的空白处随意写了两句: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

    许自南看呆了,这一手行楷,行云流水,不要太漂亮啊!猛然想起晏暮白说过,夏园的牌匾全是他亲题,是哦,她忘记了……

    她连声啧啧。

    “怎么?”他扔了笔问,“辱没了你的画?”

    “不是……”她盯着他的字,再看看他的人,“我以为……你只会赚钱……”

    他笑,“我不拼命赚钱谁来买你的画?再这么下去,我不努力迟早倾家荡产。”

    她初听还没听出意味,回过神来,想要挠他,他已经走开了,笑声不断……

    “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她念着这句诗,默默体味着嘀咕,“这也不是咏菊啊……有什么意义?”除了那个菊字,和她这幅画八竿子打不着。

    “随便写的。”他远远地应着。

    “你有没有带私章?”她看着这既没落款也没拓章的诗句,很想据为己有啊有木有!可是她不能这么不道德。

    “没带!你可以假装是你写的!”

    “……”她还没那么无耻,“这跟剽窃没有区别吧?甚至更严重!”

    他远远看着她笑,“我的就是你的。”

    “……”她瞥了他一眼,懒得跟他争了,反正这画也就是即兴之作,她一时兴起要题字的,并没打算给别人看,更何况,水墨不是她的专业,虽然今天画得感觉不错,但功底还是欠缺,她才不会拿出去献丑。

    末了,又叹息,“还好我不是画水墨画的,万一哪天被逼着现场作画题词,我难道还临时把你召唤去?”

    “唔……你可以现在开始练字。”他在那优哉游哉地坐着,一边翻看着一本书,一边提了个建议。

    “现在?你别开玩笑了。”书法启蒙好些孩子从三四岁就开始了,她这一把年纪的……

    “什么时候都不晚,而且,你有没有想过改画水墨画,我觉得水墨比较适合你。”他一本正经地说。

    他那样子,让她觉得他说这番话当真是认真的,“不是吧?我现在转型?”

    “嗯。”他点头,眼角却隐含淡淡笑意,“中国画不是讲究气韵吗?以形写神,抒发你的情趣就可以了,不像你的西洋油画,讲究再现,对吗?这个主要是表现,所以,更加有利于我吹捧你啊,哪怕你画得再滥,我也能理直气壮地把它夸成这画儿的妙处就在似与不似之间,气韵极其生动,不懂的别瞎bb……”

    他自己说着,最后也憋不住笑了出来。

    许自南大怒啊!

    她认认真真在这听了半天,还以为能听到什么金玉良言,结果他根本就是在打趣她!

    “啊——”她尖叫着扑向他,士可杀不可辱!他可以直言批她画得不好,但是不能这样变着法子来侮辱她的追求!她的艺术!

    “晏暮青!我跟你势不两立!”她扑到他身上,跨坐在他腿上,朝着他一顿蹂/躏。

    他只是笑,搂着她的腰,搂着搂着,手就顺势伸进她衣服里了。

    “拿出来。”她在这火冒三丈的,谁有心情陪他玩这个?这两天他格外不同了,一点儿也不客气,丝毫不留余地地奚落她,她怎么就成他逗乐子的对象了?

    可是,她又能奈他何?难不成真的生气啊?他的奚落并没有恶意,这点她还是知道的,而且,其实,好像也没那么恼,此刻搂着他,在他脖子上咬着出气,咬着咬着,便靠在他肩膀不动了。

    为什么,会很喜欢这一刻?

    哪怕被他奚落,品味起来,也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趣味……

    是的,她居然觉得有趣……

    真是没救了。

    她从来都是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