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有风自南 > 第95章 为什么没孩子

第95章 为什么没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而这位老板真的是他!孟潮白。

    她之前有过猜测,可是没那么笃定,不过几面之缘的陌生人,有什么理由仿她的画?

    此刻,他坐在她对面,面含微笑,彬彬有礼,“你好。”

    她凝视着他,那一句“你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她可以百分百地确定,这个人,她不认识,可是,又该如何解释眼前这一切。

    “我想知道这些是怎么回事。”她说。她想,他应该明白她说的这些,是指的什么澉。

    他的目光环顾墙上所有的画,依然微笑,“小南,你真的认真看过这些画了吗?”

    什么意思玛?

    她疑惑地看向其中一副,她趴在课桌上睡觉的那张,顿时大惊。

    之前她只顾着看画里的人了,以致忽视了画中的背景,这幅画的背景是教室,可是并不是随意画出来的教室,而是她念大学时上课的那一间,黑板上方贴着的字,和当年教室里贴的一模一样,还有天花板上的吊灯,有一根坏掉了,有半个学期的时间都是垂着的,讲台上正在授课的老师,只是作为背景人物,她都没留意,现在细看,不正是教美术史的老师吗?胖胖的身材,还有那副眼镜,太具标识性了!

    再看其它几幅,所有的背景都是她熟悉的景物,全是她所在的大学。

    “你是……”她惊讶地看着他。

    “我是孟潮白。”他的眼睛里,仍是那安静的微笑,“你不知道我是孟潮白,可是我知道你是许自南。”

    难道他也是曾经喜欢过她的男孩子中的一员?她警觉地想。她并不希望如此,而且,也不喜欢这种感觉,被人喜欢,是一种负累。

    他的笑容放大了些,“别紧张,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说过,我喜欢你那幅画,它让我想起一个人,一段时光。”

    “那个人,像我?”她问,只要那个人不是她就行了。

    他摇头,“不像。”

    那她就不明白了,不像他画她干嘛?

    “算了,你不会明白。”他笑了笑,“小南,你不问我为什么认识你?”

    其实她对他叫她小南,一直觉得别扭,好像太亲密了,但是,她一时就忽略了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叫的,等她醒悟过来,他倒是已经叫习惯了。

    她没接腔,他却自问自答了,“那时候你是班花,是校花,传闻中的你对男声冷若冰霜,当然不会注意到一个我,我不是在籍生,只不过是对画画感兴趣的一个穷小子,坐在教室最角落里的一个旁听生。”

    是吗?念书时的她,确实从来不正眼看过男生。

    “我爱过一个女孩,她也爱我,我很贫穷,她从来不嫌弃,陪着我一起打工,我们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时光,后来……”他陷入沉默,目光凝视着许自南,黑瞳里层层叠叠的,涌起莫名的东西。

    许自南没有说话,后来怎样,那是他的故事,与她无关。突然间想起心理咨询师曲北昀说的话,她画的房子没有门,她是一个拒绝别人走进她内心的人,有时候觉得,好像真的是这样,而她,也不喜欢走进别人的内心。

    孟潮白眸子里的东西很快沉落下去,微笑重新回到他脸上,“对不起,不应该跟你说这个,我喜欢你的画,只是因为,我的故事发生的时间和你这幅画的时间是重合的,我只在你们学校旁听了两年,后来就因故没能再去。那时候你总喜欢坐在教室前排,我每次听课看到的都是你的背影,所以,你的画让我想起了那段时光,你也是画画的,应该明白,有时候我们画出来的东西只是一个意象而已,我承认,我画的你,或者说,借着画你,怀念的人是她,是我的过去,小南,再一次)对不起,希望没有给你带来困扰。”

    她摇摇头,“没事。”他画的,的确只是一个背影而已,没有一张是她的正面,如果换成别人,谁知道这画的是谁?

    只不过,她介意的是另一件事,“还是……不要叫我小南吧,我们……不是那么熟。”她天生不是一个善于拒绝的人,这也是她在校时始终保持冷若冰霜的原因,怕拒绝的时候难以启齿,不如不给机会让人靠近。

    孟潮白表情微微一僵,不过一闪即逝,快得几乎没有痕迹,仿佛那缕微笑始终挂在他脸上不曾有变化,“我从前是听你的同学这么叫你,如果你不喜欢,那我就叫许小姐吧。”

    “不。”她果断地说,“我结婚了,我丈夫姓晏,不知你是否知道。”

    “晏啊?”他笑着重复了这个字,“这个姓,有谁不知道?”

    许自南却在他这两个问号里听出了嘲讽的意思。她是个护短的人,虽然晏暮青跟她之间各种莫名其妙的别扭,但是她的敌我意识还是十分分明的,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分得清清楚楚,她允许自己没有下限地狂踩晏暮青,却不喜欢别人对他半不敬,听他这么说,便不太高兴了。

    “孟先生,莫非这个姓跟你有过节?”她的语气里毫不掩饰地有了火药味。

    孟

    tang潮白始料未及,忙道,“不,你误会了,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

    许自南没有再说什么,站起来要走。

    正好这时,服务员把她的双皮奶送来了,而她,却对它没那么感兴趣了,“不要了,谢谢。”

    双皮奶好吃,可天下卖双皮奶的并非只有这一家;

    她家大叔不好,可是,那是她唯一的大叔!嘲讽大叔就是嘲讽她的脸面!

    回到画廊,笑笑追着她问,“怎样?是不是好吃?”

    “不过如此!”她根本就没吃。她是一个对吃比较挑剔的人!而且有原则!虽然,她的原则在大叔面前是毫无原则!

    中午的时候,粟轻暖打来电话,问她下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去看漫展。

    她毫不犹豫答应了,约好下午两见面。

    吃过午饭,小憩了一阵,把画廊交给笑笑之后,自己收拾收拾打算出发,心中还在盘算着能不能跟晏暮青说一声,晚上和暖暖在外面吃饭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