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有风自南 > 第86章 我是谁?

第86章 我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犹如没有听见,分别在两个杯子里注了酒,一杯给她,“今天……是我生日。”

    很淡的语气,淡得许自南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隐含的威力,给出的反应也淡得就像他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两秒过后,她才迟钝地有了知觉,终于意识到他刚刚说话的内容,端着杯子的手一抖,酒差泼了出来。

    她立即拿稳了,缓了一会儿劲,才道,“我知道。是”

    他看了她一眼,倒也没表现出诧异,“你比我想象的知道得多。”

    她知道什么?她什么也不知道!

    “为什么去了解我?”他轻轻抿了一口红酒,似乎是嫌味道不好,浅蹙眉,放下了。

    为什么想要去了解他?她也说不清楚。好奇?还是尽一个晏夫人的本分?两者都有吧!不过,她却没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问,“你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把自己灌醉吗?堕”

    他也没有给她一个答案,只是以沉默替代。

    她深谙跟他沟通的艰难,并非真的是因为代沟而导致理解面不在一个层次上,而是,他根本不愿意跟任何人沟通。

    而她,虽然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但也觉得这样大晚上的两个人不睡觉大眼瞪小眼很尴尬,嘿嘿一笑,“今天你生日,所以,我让你睡床,我睡沙发好了。”

    先把他敢去睡觉再说吧!

    他静静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见他并没有去房间睡觉的意思,她连低头刷手机都觉得他盯着她刷,颇不自在,于是忽发奇想,“我给你画副画吧?”

    他眉目一展,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你坐着别动!”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正确,坐着不动是他最擅长的事了,如果西游记里那集唐僧和妖怪比坐禅,把唐僧换成他,估计他也能赢。

    她包里常随身带着几支炭笔和一本速写本,这是从开始学画就养成的习惯,随时可以坐下来画个速写。

    并没有一本正经地按照速写的方法去画他,加了些漫画的元素,将他的五官特表现得尤其突出。

    而他真的很听话,居然一直坐着一动不动,很是配合。

    这是一副极)和谐的画面。

    他坐在她对面,眸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凝视着她的方向,而低头作画的她,不时抬头看他一眼,暖暖的橘色的灯光笼着两人,静谧而安宁。

    她画得很快,画完之后,就算是画蛇添足吧,在他身后添加了游乐场的背景,还在天空画了一轮圆月,她在角落里标上时间:辛卯年仲秋,南。

    之后交给他看。

    他一看之下,竟然呆住了。

    “画的……不好?”她问。

    他摇头,“画得比我本人好看。”

    她叹息,他真是谦虚了,难道他不知道他自己有多好看吗?她只是把他漫画化了,所以看起来年轻些。

    她觉得,他应该长得像他妈妈,晏项文和晏家其他两个儿子都跟他的长相不是一个画风,就连跟他同母的晏暮白也遗传了晏项文的长相。

    他将画放在茶几上压着,低声说,“这个,算是生日礼物吗?”

    她很惊讶,他能主动提起今天是他生日就已经够让她震惊了,还提到生日礼物?他这辈子,收到过生日礼物吗?

    他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收到生日礼物了。”

    他说的每一句话,总能将她撩拨得心里酸酸软软的疼,她迟疑着,“可是……并不是别人不愿意送,是你不愿意收吧?”

    他竟然笑了,浅浅的一缕,有些苦涩,“你认为谁会给我送呢?”

    “总……总有人的……”她在他面前说话,会犯结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比如,常田啊,还有徐姨……”

    “你不是不喜欢徐姨吗?”他反问。

    她抿了抿嘴,“虽然我不喜欢她,可是,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维护你,那个人,一定是徐姨了。”

    她不知道他听了这话做何想,在她看来,这是事实,可他却沉默了,半晌,他才说出一句,“他们……都不是我的家人……”

    可徐姨不是你最亲的人吗?像妈妈一样呢!

    但是,这句话她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在思索,家人和亲人,有什么不一样吗?她好像傻兮兮地对他说过:她是他的家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