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有风自南 > 第73章 戒指

第73章 戒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儿!我今天要晚点回来,你自己先睡!”他语气很急,可见那边的事也很急。

    “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啊!”他那边既然如此急迫,她不会再用她的事情令他担忧烦恼,虽然她不确定他是否一定会担忧。

    电话匆忙断了线,她同时想起不知在何处的爸爸,再次拨打爸爸的电话,还是没法接通……

    最后,却是打了个电话给徐姨。

    虽然跟徐姨不对盘,但是他希望她能跟徐姨好好相处,而且有些事也的确要跟徐姨交代一声。

    “喂。”徐姨在那边的语气就很不好。

    她现在没工夫跟徐姨计较态度,只把自己的事说完,“徐姨,暮青等会儿回来你记得给他煮点姜汤,这天气他出去,一定淋雨了。”

    徐姨却硬邦邦地回她,“还用你说吗?照顾大少爷我比你在行!”

    没错,照顾晏暮青没人比得过徐姨,她有时候甚至觉得晏暮青根本不需要老婆,因为徐姨包揽了一个妻子能做的所有活,当然,除了床上运动,可是,照眼前的情形来看,晏暮青也没跟她进行这项活动啊!若说是为了心灵的慰藉而娶妻,那她这个慰藉就实在惊悚了点……

    她继续道,“还有,等暮青回来,你跟他说声,我妈妈住院了,我在医院。”

    那边是短暂静默,而后,电话断了,她也不知道徐姨的沉默是答应转告还是不答应……

    重又收起手机的时候,她发现孟潮白还在静静地看着她。

    对于孟潮白今天凑巧出现在这里,并且冒着风雨的一饭之恩,她心中还是感激的,只不过,他真的没有必要再像她这样坚守在这里,也没有理由,他们并没有熟悉到这个程度。

    “孟先生,谢谢你,不过,已经很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她说。

    孟潮白却只是道,“是的,已经很晚了,外面风大雨大,我这么回去,随时台风来袭,还不如就在这里。”

    这么一说,许自南倒是哑口无言了。

    终于,抢救室里的人出来,许自南管不了孟潮白了,直奔上去。

    “病人颅内出血,需转入重症监护室。”医生交代下这么一句话。

    许自南顿时呆住,连该问医生什么都忘记了,她不知道在谁的拖拽下来到icu的。

    透过玻璃,看着里面一动不动的冯汐,许自南眼泪直落。

    妈妈这后半生的人生,实在太惨烈,两年前废去双腿,现今还没从往日的伤痛里走出来,又变成了这般样子,母女连心,叫她如何不痛?

    而这一切,可以说爸爸都是始作俑者,偏偏的,如此重要的时刻,爸爸还不知所踪……

    如果说,以前她还对爸爸抱有幻想,希望没有离婚的两人最终能回到从前,至少能相互照顾,此时此刻,终是对爸爸有了深刻的怨尤。

    icu的医生告诉她,没有必要一直守在这里,icu会照顾好病人,亲属只在规定时间来探视就行。

    可是,她要怎样才能做到不守在这里?

    “妈妈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害怕?万一醒过来找不到人怎么办?我不影响医生工作,我就远远地陪着妈妈。”她流着泪说。

    冯婶被她说的也是眼泪直流,劝她,“南儿,你留在这里也是没有用的,医院规定不能啊,趁现在台风还没来,赶紧回去,不然晏家的人会担心。”

    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考虑的更多的是夫家的感受,认为女孩子嫁人了,就该以夫家为重。

    许自南还是摇头,趴在玻璃上不肯走。

    后来,医生来“赶”,她便远离了,可仍然蹲在那,靠着墙,说什么也不愿意把妈妈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这里。

    “你们不知道……”她呆呆的,悠悠说道,“在里面的人不是没有知觉的,那个世界很黑,很孤独,妈妈会害怕的,会的……你们不知道……”

    冯婶和孟潮白听了,神色都是一暗,再也没说什么了……

    “小南,别怕。”孟潮白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很凉,这个动作也很突兀,可许自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然不觉。

    突然,冯婶惊道,“姑爷来了!”

    孟潮白才放开了许自南的手,看着走廊那头走来的人。

    暗影里,身形渐渐清晰的许墨沧样子十分狼狈,被大雨淋成落汤鸡一般,上来就问,“南儿,你妈呢?你妈怎么样了?”

    许自南怨恨地看了他一眼,“爸爸”两个字再也不愿意叫出口。

    许墨沧眼神痛楚地一个痉/挛,转而问冯婶,“汐汐到底怎样?我看见你留的纸条马上来了。”

    冯婶擦着泪说,“汐汐摔下来,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里面。”

    冯婶是不敢对许墨沧有怨言的,至少不敢表现出来。

    “我知道,那就是……看不到了……”许墨沧很是颓丧,疲惫的脸上满是懊悔,“都怪我!是我的错!”

    许自南冷冷地看着他,“你这辈子犯的错还少吗?”

    “……”许墨沧一时无话可答,只是悲哀地看着许自南。良久,才说,“女儿,对不起。”

    许自南的冷漠不曾因为这句女儿而减少半分,反而更加森然,“别叫我女儿,我这辈子最耻辱的事就是姓许!”

    许墨沧眼中的痛楚愈加深刻,脸微转,眼泪流淌下来,哽咽着,还是那句,“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人是妈妈!你这时候去,去玻璃前跟妈妈说一声对不起,能把妈妈唤醒的话我就原谅你,否则,我也要说对不起了,对不起,我永远也不会再叫你爸爸!”她一口气把这些话吼了出来,依稀仿佛,曾经某个时刻,这样的话也说过一次……

    至此,再无人说话,三个人都在医院的墙角。是的,是三个人。孟潮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许自南没有关注到这一点,可是冯婶察觉了,四下里看看,没看到人,回忆了下,好像是许墨沧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的。

    三个人静静地等待着,不知是等待天明,还是什么……

    天微亮的时候,是许墨沧想起来了,听得外面雨点声小了,劝许自南,“南儿,叫晏暮青来接你回去,趁现在风雨没那么大,台风是在今天登陆。”;

    许自南没有理她。

    她要等在这里,第一时间去看妈妈。

    许墨沧只好又道,“南儿,听话,回去洗个澡,睡一觉,精神养得足足的,如果妈妈醒来,看见你这个样子也会心痛的,你说是吗?”

    许自南有些迟疑了。

    “我保证,如果妈妈醒来,我一定打电话通知你,这期间,我寸步不离地蹲在这里。”许墨沧犹如发誓般的说。

    许自南再读冷笑,“你的保证管用吗?”

    难道爸妈年轻的时候不是曾许诺过用生命来守卫这爱情吗?

    许墨沧愧疚不已,可是却肃穆地道,“南儿,我发誓,从此再不让你妈妈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