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有风自南 > 第72章 风雨

第72章 风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说了,这幅画我很喜欢,所以给它取名叫时光,你当然不知道。”他轻描淡写地说,“至于那小子……”提起孟潮白,他语气就些许的轻蔑,“不过一弃画从商的伪文艺青年而已!”

    就是这样吗?好像简单了点……

    “那……也不至于买不起我的画……”她怎么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提这句还好,提起这句他就怒了,“晏夫人,就算许小姐的画作不值钱,可晏夫人的亲笔却是无价的!”

    “……”这哪里是赞她的话,分明是在他自己脸上贴金。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

    “你之前贱卖掉的画我还没找你算账!”他沉着脸,“我的女人不是给人当画工的!即便画也得作为艺术品出/售!”

    “……”好吧,她懒得跟他争辩了,只是,仍然觉得今天的事很奇怪。

    她把晏暮青往画前一推,自己远远地跑开,像刚才那样远离他身后,然后再一步步朝他的背影走近,可是,却再没有那种脚步不受控制的感觉,一直走到他身后,一直到她故意伸出手臂来,也没有让心中再升起蒙住他眼睛的冲动。

    他回过头来,审视的眼神盯着她,“你干嘛呢?”

    “没……”她暗自纳闷,“我……我只是想逗你玩……”

    他信没信,她不知道,可是,他却没有再说什么。

    她有种预感,孟潮白的出现绝不是偶然,这个人一定还会出现的,而事实和她所设想的却不那么一样,孟潮白这个人,竟然就此消失了,没有再出现在她眼前。

    她想,大约自己是神经过敏了吧,人家就是一个普通的购画者。

    下了几场雨之后,天气骤然间凉爽起来,台风预警发布了一次又一次。

    那日是橙色预警,上学的上班的全都休假了,晏家的人第一次那么齐全地整天留在家里,晏暮青原本也是不打算出去的,但是,常田却打了个要紧的电话来,把他叫走了。

    临走,许自南给他穿戴的衣物,叮嘱他小心。

    他摸摸她的头,“在家等我,别出去乱跑。”

    这点无需他交代,她没想过在台风天气里把自己当风筝给放出去。

    然而,世事总是出乎意料的。

    晏暮青出去没多久,家里照顾妈妈的本家人冯婶就打电话来了,很是慌张,告诉她,妈妈的轮椅从楼梯上滚下,妈妈摔晕了过去,头部出血。

    她顿时急疯了,“我爸呢?”

    “姑爷早上出去了,电话打不通。”冯婶在那边说。

    这是怎么了?事情为什么都赶在大台风的天气里出来?

    “冯婶,你赶紧叫救护车,先把妈妈送去医院,我马上直接赶去医院!拜托了!”她着急地嘱咐着冯婶。

    挂了电话后,她一边慌慌张张准备出门,一边给爸爸打电话,果然还是无法接通……

    顾不得找爸爸了,她拿起车钥匙奔下楼。

    晏家人虽然都在家,但是此刻各人都在自己房间里,家里空荡荡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下楼的时候,只遇到了小鱼儿,无聊地在楼梯上玩,见她提着包,好奇地问,“大伯母,你要出去吗?听说外面很快要台风了。”

    “是的,小鱼儿,等大伯回来你跟他说一声,就说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了。”她没打算这时候告诉晏暮青,因为这样的天气出门势必是让人担心的,她何必让在外面的他心神不安?至于解释这类的事,等他回家以后再打电话联系他吧。

    小鱼儿答应着,不知从哪里找了一把雨伞来给她,“大伯母你拿着,会下大雨呢!”

    许自南心里一暖,摸摸他的头,“车上有伞,谢谢。”

    其实,若真的台风来了,这把小破伞又有什么用?

    她没有叫小麦,不想在灾害天气里连累别人。

    “大伯母,你小心哦!”小鱼儿在她出门的时候大声说。

    “知道了!”外面的风,吹着她的头发呼呼乱飞,可是还好,风力并不大,台风还没正式到来。

    她去车库取了车,直奔市区医院而去。

    在她走后的晏家,晏暮秋在小鱼儿身后出现了,带着傲气问,“她这大台风的,是去哪里呢?”

    “不知道。”小鱼儿有些怕姑姑,离远了些。

    晏暮秋冷哼,“就是个幼稚愚蠢又作死的女人!”

    “大伯母她人很好呀!才不蠢!”虽然怕,小鱼儿还是为许自南辩解,他和大伯母有共同的基地和秘密,明显对他来说,大伯母比姑姑可爱多了。

    晏暮秋却冷笑,“嗯,我也希望你大伯母命大,活着回来,总比娶进来个精明能干的强多了!”

    救护车比她先到医院,她赶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一时着急,也忘记了撑伞,想起时已经在雨中了。

    她顶着大雨冲进医院大楼,一会儿就全身湿透。

    妈妈已经被推进了抢救室,冯婶在外面急得转圈圈,一见她才如同见了主心骨,拉着她的手哭,“南儿,南儿,这可怎么办?”

    “别急冯婶,别急,妈妈一定会没事的!你先别急,跟我说说医生是怎么说的。”她扶着冯婶坐下。

    冯婶对妈妈,对这个家的感情她是了解的。

    冯婶一直在许家照顾妈妈,就连她也是冯婶带大的,记得前两年家里出事,妈妈双腿报废,冯婶也是暗地里哭得伤心欲绝。

    冯婶此刻却只是摇头流泪,“医生什么也没说,南儿啊,都怪我!我一时没看住汐汐,才让她掉了下去。”

    许自南拥着冯婶,安抚着她,“冯婶,不怪你的,你对我妈的心我还不了解吗?可是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妈妈怎么会掉下来?”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在整理房间,听见汐汐和姑爷在争吵,然后姑爷就出去了,再然后,汐汐就滚下楼了。”

    许自南暗自诧异,妈妈和爸爸争吵?在她的印象里,妈妈真是极少和爸爸发生争吵的,妈妈那样的性格的人,即便在当年发现爸爸有外遇的时候,也没有和爸爸吵过,只是安安静静地处理了一切,甚至,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家里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就连她这个做女儿的,都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只知道结果是爸爸重回到家庭。

    那样的时候,妈妈都能那么冷静,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会让妈妈情绪这么波动呢?;

    “冯婶,这两天家里没什么异常吗?”她问。

    “没有啊……”冯婶还在哭泣,“我还说这几天姑爷和汐汐相处挺好,每天姑爷还让花店给汐汐送花来,虽然汐汐并不高兴收花,但姑爷有这份心总是好的。”

    许自南心里充满了浓浓的哀伤。

    在冯婶眼里,母亲还是很多年前青春年少的汐汐,娴雅美丽,少女情怀,那时候的母亲收到父亲送的花时笑容一定比花更美丽,可是,这世上有些错误是永远也不会有改正的机会的,越想刻意地去讨好纠错,越在提醒对方,这曾经的伤有多痛。

    父亲和母亲,永远也回不到从前了,在一起,也许连彼此的依靠都不再是,唯一有的,只是相互折磨罢了。有时候,她真的觉得,母亲把父亲留在这个家里,只是为了彼此折磨,为了亲眼看着父亲过得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