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扶明录 > 第1940章 暗透天机

第1940章 暗透天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武昌重镇两江两山,江是长江和汉江,山是蛇山和龟山,这两座山可以说是武昌和汉阳发源地,两山隔江相望一文一武,龟山在汉阳这边临长江靠汉江自古就是兵家重地,蛇山在武昌聚文人之气。
  
  不过两座山都不大,但上边的人文古迹都非常多。
  
  蛇山上的黄鹤楼不用说了,这龟山下有月湖,还有古琴台,就是俞伯牙和钟子期相会的地方,还有三国大将鲁肃的衣冠冢,因此原先山名为大别山又称鲁山,直到明朝皇帝崇奉玄武,封玄武为帝,当时湖北巡抚就改名为龟山,凑请朝廷然后就批准了。
  
  李慕仙走南闯北游荡江湖每到一处最爱访古探幽,武昌,汉阳这种地方,自有让他流连忘返之地。
  
  龟山风景优美,两面临江,山下有湖,山上人文古迹十余处,有寺庙还有宫,一般叫宫的都是道观,禹王宫后世是个寺庙但这时候就是个道观,规模不大,有道士寥寥数人。
  
  半个月前李慕仙带着黄道人溜达此地,两人从孝感一车同行,途中说经论道相互之间钦佩不已,李慕仙没想到常宇路边随便捡了个强盗野道人道经有这般研究,暗幸将其救了下来,否则被那太监当驴拉车,太有辱道门了。
  
  李慕仙能说会道,将禹王宫主持说动答应留黄富贵这挂单,总算给了他一个容身之地,至于以后能否凭借他一身本事长居此处就不是自己关心的事情了。
  
  山下江边有个集市,李慕仙每日都会下山一趟在集市里溜达,或者说做些赚钱的营生,给人算卦测字相面看看风水很快就有了些名头,也成了集市的名人,只要下山总会一群热情的粉丝簇拥着,有人请他去喝酒,有人请他下馆子,甚至还有当地大户把他奉为桌上宾。
  
  所谓饱暖思……那个啥,李半仙一天天被人好酒好菜的供着,渐渐的就有点想那啥,只是奈何这山下只是一个集市,临近周边也都是小村子,没有夜总会也没有ktv。
  
  这可如何是好啊。
  
  但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个良家其实就是手到擒来的简单。
  
  只是吧,这就是李慕仙的底线。
  
  道家有些规矩你可以当做摆设,但有些规矩你不可触摸。
  
  比如诱奸妇女。
  
  半仙,半仙……刚从一户人家吃了午饭出来的李慕仙在一家茶棚里躲雨,一个略显猥琐的男子拽住了他:“半仙道长能跟俺看个风水不,想给俺爹寻块好地”。
  
  李慕仙斜眼抠牙:“贫道很贵的”。
  
  那汉子略显尴尬:“俺家穷……”
  
  “哎呀贫道很忙的”李慕仙摆摆手就要催那汉子离开,那汉子一把拽住他:“道长且慢,俺用这两本珍藏来抵资费可否”说着四下瞧了瞧,探手从怀里掏出两本书,异常神秘道:“俺以前在汉阳城里江老爷做工,偷出来的,据说还是修订本呢”。
  
  李慕仙一怔,接过一看,卧槽,一本《空空幻》一本《玉楼春》
  
  好家伙,李慕仙抬手就给那汉子一巴掌:“道爷读《道德经》的”。
  
  那汉子被李慕仙扇了一巴掌有点懵逼,连忙告罪:“小人唐突了,唐突了……”却见李慕仙将那书往自己怀里一塞,对他喝道:“赶紧滚,不学好偷东西,信不信贫道报官去”。
  
  那汉子被他一喝,赶紧溜了。
  
  李慕仙四下看了一眼,嘿嘿暗笑,刚想起身离去便被人叫住:“道长,该回去了”。
  
  扭头看茶棚口站着陌生汉子,李慕仙挑眉:“汝何人?”
  
  “给少东家跑腿的”。
  
  李慕仙哦了一声,那人走近对他低语数声,然后转眼消失在雨幕中。
  
  汉阳城北一户人家,两进小院,门前有小桥,桥下有流水,水边有垂柳,柳树下陈王廷和乔三秀正在垂钓,闻马蹄声,抬头看见一辆马车停在院门口,于是起身迎了过去:“掌柜的来了”。
  
  “这么大的雨钓着了么?”常宇跳下车轻笑问道。
  
  “够今晚吃的了”乔三秀抖了抖蓑衣上边的水顺手推开院门,常宇走了进去,便见在廊檐下一袭白衣正在看书的素净,突的灵光一闪,快步走向前:“杀十三贼的白衣魔女不会是你吧”。
  
  素净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黑白无常能是你,白衣魔女是我又怎样”。
  
  “嘿,我就知道是你”常宇跳了起来:“还道江湖又出了个狠角色呢”说着砸吧嘴:“你本是江湖夜魔,如今又弄了个白衣魔女,怎么就是跳不出个魔,说明啥你知道不,心狠手辣啊妹仔”。
  
  素净撇撇嘴:“你黑白无常不也是个鬼,有脸说我来着,还有,江湖上心狠手辣武艺高强的女子可不止我一个,别的不说就是宋洛玉是个善茬么?是不是哪天江湖出来个黑衣魔女你也得按在我头上!”
  
  常宇一窒,摆摆手道:“你以后不准再这样,一个人太过冒险……”话没说完就被素净打断:“你当我是你啊,我十来岁就开始闯荡江湖……”
  
  “你现在也不过十来岁啊,也没到二十啊,你给我装什么老江湖呢,蒋把式可是真正的老江湖呢,不也差点阴沟翻船”,常宇啐了一口:“以后不准再干这种事!”
  
  素净还要顶嘴,青衣走向前轻声道:“静姐,你的伤可要好生注意了”。
  
  “就你多嘴”素净白了她一眼,常宇一怔,料知素净杀那十三贼寇也受了伤,只是自己一时没看出来,当然了他也不好意思那么仔细的去打量女子身体。
  
  但是被青衣个发现了。
  
  咳,常宇本想在数落素净几句,又怕惹怒了她,便将语气一软:“伤口要仔细了,天热容易感染”。
  
  素净本以为他要趁机说自己逞强什么的,哪知却是一句关心的话,心里头顿时感觉暖暖的,不过嘴上还是很硬气:“死不了,还有你,怎么游荡江湖才几日怎么说话一股子江湖流气,没个正经,叫谁妹仔呢”。
  
  常宇一脸尴尬,陈王廷几人笑而不语装作没听见,。
  
  转身穿堂去了后边院子里,蒋发正在后堂闭目养神,直到常宇走到身边这才惊醒连忙想要起来见礼被常宇按住:“可好了些?”
  
  “好多了,要不了多久便会恢复了”蒋发赶紧道。
  
  “那就赶紧好起来,龙门客栈还等着你开业大吉呢”常宇笑道,蒋发也笑了:“东家且放心就是了,这客栈一定给你盘的生意兴隆,便是这边养伤那边也没敢闲着呢”。
  
  “噢哟,是么”常宇在旁边坐了下来,陈王廷抱了个西瓜过来,取刀切了分与众人,常宇一边吃着一边听蒋发说他的龙门客栈的一些计划和正在实施的工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