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扶明录 > 第262章 要溜了

第262章 要溜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得功这次所料有偏差,保定城内的常宇并未下令反攻,而是刚刚和贼军血战一场,激烈程度不下前天的解围战,因此城中诸将皆神色凝重,感觉贼军破城北上的决心异常坚定,能否挡得住贼军脚步,他们没有把握。
  
      可常宇却有另外一种感觉,他觉得李自成要溜走了!
  
      常宇不是神,也不是先知,很多次能料敌先机是因为他是穿越而来,熟知明末这段历史轨迹,再根据眼前一些实际情况稍微略加分析,很多脉路就能被他把到,比如他可以提前比朝廷知道李自成东征的路线和实际兵力以及真正的战略意图。
  
      通过这些他就能游刃有余的和李自成掰手腕,且处处料的先机,前日一战解了保定之危,贼军隔河设置防线时,他就在想,李自成是不是要趁此退兵,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李自成的意图,此时是见好就收的最佳时机,如果他是李自成他就会果断的撤走。
  
      可是一夜过去了,贼军毫无动静,却接连来报贼军在十里外的大营所在清水河畔设了第二道防线,这让常宇不得不重新思考李自成接下来到底想干啥?
  
      莫非是保定城这块就挂在嘴边的肥肉不吃心不甘,要破城掠劫一番后再走?还是说不甘心又被自己摆了一道,誓要雪耻再这里一决高下?
  
      但不管是哪个原因,这都是非常不明智不理智的选择,常宇不信李自成这种大枭雄会这般冲动无脑,可偏偏他为何不动呢?
  
      直至今天晌午后,发现贼军动了,清水河畔的的贼军竟然企图杀过河,战术依旧老套,先以流民为炮灰……
  
      常宇命史可法上城督战,以火炮轰击对方阵地,又名李岩去前线坐镇指挥,命周遇吉辅之。
  
      清水河主道其实为保定城的南护城河,宽窄不一,奈何水浅贼军驱赶炮灰过河冲阵,若放在平时史可法未必就下得了狠心,可有小太监坐镇身后他岂能心软,更知心软的后果,于是下令炮击。
  
      城上大炮射程远,多落入对岸贼军阵中,杀伤无数,而坐镇第一线指挥的李岩可就比史可法心狠也更干脆利索,命神机营置野战炮,弓箭手数千对着河岸中的流民对岸的贼军发起猛烈攻击。
  
      城上城下两道火力点交叉,让贼军正面攻击受挫,便分兵东西两翼以重兵渡河,战线一度拉长十余里,李岩则令周遇吉坚守东翼,又命原先驻扎在城西案首俘虏的部将秦松旺在西翼迎敌。
  
      秦松旺乃李岩心腹大将,前日一战立大功,奉命在城西原贼营内看守教化俘虏,一日之间策反俘虏数千,当然说策反太过看得起这些贼兵了,有奶就是娘,给吃给喝不杀头就给谁干。
  
      于是这边一开打,秦松旺一声吆喝,这些俘虏们拎刀就去干昨日的同僚了,下手还异常狠毒。
  
      常宇在城上观战,一开始他有点搞不明白,贼军突然要过河的目的是什么?
  
      攻城?但贼军在对岸多是骑兵,攻城的辎重日前大败多为官兵所获,明显靠骑兵是打不下来城的。
  
      清理城外的官兵?
  
      官兵在城外的唯一大营就是城西秦松旺部,有兵数千看押万余俘虏,贼军若是拔营应该从西边发动进攻,为何正面攻城?
  
      常宇想不明白。
  
      但贼军的攻势还异常的猛烈,官兵却也不怵,双方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拼死厮杀就好像只为争夺清水河的河道一般。
  
      双方激战半个时辰有余,河道染红,尸体成堆,敌我皆伤亡惨重,奈何贼军终未必踏上对岸一步,无奈之下鸣金收兵。
  
      望着贼军撤退,河道里横七竖八的尸体,甚至把河水断流染红,望之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常宇挑眉面色凝重,李自成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莫名其妙的打这一场到底为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