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扶明录 > 第240章 死要钱

第240章 死要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立书院北边隔条街便是太原府署,这里正处晋王府西门,各处衙门如巡抚部院,布政司署,阳曲县署均设立此处,可谓太原的行政中心,也戒严之地,寻常人等禁止靠近。
  
      然常宇刚出书院往北一瞧,便见太原府署前围着不少人,正中者又是孙康周,只见他正口沫横飞和围观的人说着。
  
      这货亲民的有点过了吧,太原城内事务繁杂,还有心在街头和老百姓扯淡?
  
      “闲杂人速速离开”几个亲卫大吼一声,围观人忍不住回头侧目,便见常宇黑着脸,一身杀气大步而来,众人为其气势所慑纷纷后退。
  
      “尔等何人?”常宇近前,扫了一圈,见其着装非难民,也非普通百姓,不由皱眉。
  
      “城中豪绅”孙康周低声在常宇耳边说道:“前来打探消息”
  
      贼军兵临城下,太原全城戒严,其中一条禁令便是,非军方人士,禁止靠近城墙,违者以奸细论罪。
  
      一整夜,城外杀声不断,百姓人心惶惶不安,天亮之际大批伤员入城,可见激烈,更引得城内议论纷纷,各种传言满天飞,而此时全无官方通告,百姓只能揣测各种小道消息又不可考。
  
      于是便有豪绅一早去晋王府打探消息,奈何王府大门紧闭不接客,其实进去也枉然,朱审烜昨晚被常宇给灌趴了。
  
      王府得不到消息,诸人便组团来衙门企图找某位大人透透气,奈何昨晚那些大人们都在城上整夜观战,此时在城楼睡到一片。
  
      恰恰孙康周路径于此,被他围住了。
  
      但孙康周昨晚在城下当值,对外边形势也不甚知。
  
      “要消息,要什么消息”常宇扭头冷冷看了众人,“贼军整夜进攻,动用十万大军,然而连护城河边都没摸到,狼狈而退,官兵作战勇猛,杀敌三千有余,杀伤近万,这便是你们要的消息!”
  
      哇!杀敌三千有余……常宇话一落音,周围豪绅顿时喜上眉头,相互松了口气。
  
      “敢问厂督大人……”有人识得常宇,开口就要相询。
  
      “军务乃机密之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问,此时军情紧急本督又哪有功夫和尔等扯淡”常宇冷哼一声,直接打断他:“都散去吧,贼军虽众人,却远不及本督麾下儿郎英勇,他们有能力守护太原城安危,尔等老实在城中待着便是,若无风兴浪,讹传谣言,当心脑袋!”
  
      “不敢,不敢……”
  
      诸豪绅见常宇杀气甭现,慌忙间一哄而散。
  
      眼见众人散去,常宇这才对孙康周道:“着人张贴公告,明示城外形势,尽可能稳定民心,切断不必要的谣言”。
  
      孙康周点头称是,常宇便要离开,突有想到一事,叫住他:“从难民中抽调人手,组建一支后勤救援队伍”。
  
      “后勤救援队伍?”孙康周有些疑惑。
  
      “清理战场以及撤退伤员,一会本督会让东厂的人去协助你,要快!”
  
      “请问厂督大人,调用难民是无偿还是有偿?”孙康周不知怎么想的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将士为保护他们,杀身成仁,战死城外,现在让他们收尸还要付银子?谁付给谁啊!”常宇怒吼。
  
      孙康周小跑离去。
  
      自古以来,打仗很少有清理战场的,特别是野战,死了连掩埋都少有,多是任由野狗飞鹰填肚,听天由命又或由一些当地百姓自发掩埋。
  
      此时壕沟阵地尸首遍野,一来对作战不利,其次当中尚有部分官兵,这个必须要挑出来,不能和贼子一起飞灰湮灭。
  
      而且利用民工作为后勤转移伤员,可以最大程度杜绝浪费原本就有限的兵力。
  
      城北军营,戒备依旧森严,严禁闲杂人等靠近,只是与昨日不同,几乎人满为患。
  
      近万伤兵于此休息,或坐或卧挤满了营房,一眼扫过,触目惊心。
  
      血流满面者,断手断脚者,比比皆是,甚至还有肠子流出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不绝于耳的呻吟在整个军营蔓延,军医正在忙碌的给伤员包扎伤口,奈何伤兵太多,轻伤者还能勉强互相包扎一下,但也有很多重伤士兵因救援不及最终哀嚎晕死或死去。
  
      就在这一片哀嚎中,有一群人显得格格不入,衣着虽已极尽低调,但依旧看的出是大户人家行头。
  
      晋王朱审烜一家竟赫然出现于此。
  
      王后和小郡主正带着一些家丁给一些伤员喂食并安抚他们。
  
      朱审烜则虎目含泪帮着军医给伤兵包扎伤口。
  
      此时,贼军围困太原,城若破,晋王一脉则断矣,朱审烜比谁都知道此时激励收买军心的重要性。
  
      所以不惜带着全家来军营慰问犒劳伤员。
  
      哗啦一阵乱响,引得众人循声望去,随即瞠目不已,甚至忘记了伤痛忍住了呻吟。
  
      几辆银车直接掀翻在地,白花花的银子滚落,吸引万千目光。
  
      银车旁边站着百余人,那是宫字号的兄弟。在他们最前边,一人跨刀而立,面色冷峻却是东厂提督常宇。
  
      “本督言出必行,没死的过来登记领银子,死了的抚恤金也一文不少!”
  
      场面一时无比寂静,伤兵们张大嘴巴互相用怀疑眼光看着,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