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扶明录 > 第238章 把准了脉

第238章 把准了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酒不言欢,诉不尽www..lā
  
  晋王府内常宇和朱审烜对酒当歌,城外却是另一番人间地狱。
  
  午后暗算常宇不得,反而险失一员大将,随后一场试水战也以未进半步收兵,贼军接连受挫,奇怪士气并未低落反而达到有史以来最顶峰。
  
  因为李自成比常宇更会激励蛊惑人心,别忘了他就靠蛊惑人心起家,算下来常宇都得叫他祖师爷,道行深不见底。
  
  “官兵心狠手辣,惨无人道,那些兄弟们的首级便是最好的证据,尔等即便不杀敌为兄弟报仇,但落官兵手中也将死无全尸,简而言之一句话,尔等不杀尽官兵便无活命机会!逃跑是死,被俘也是死,唯一的活路便是杀光他们……”
  
  “太原城破之际,允尔等快活三日,私囊不纳公,违纪不纠……”
  
  话虽不多,字字入心,贼军士气大振,闯贼随即调兵大举进攻壕沟阵地。
  
  眼见李自成投了大手笔,头一波就约两万余人马冲击阵地,当然其中不乏那些难民充当炮灰和劳工,在贼军的掩护下填埋壕沟。
  
  周遇吉当机立断让王永魁全军推进在壕沟阵地前沿狙击贼军,开战之时,杀声直冲九霄,天地为之色变。
  
  半柱香不到,李自成又调动两拨人马,分东西两翼侧攻,企图一举拿下城外壕沟阵地。
  
  当急之下,官兵城外兵力有些捉襟见肘,于是副总兵应时盛率兵出城支援。
  
  近六万人马在城南护城河外的壕沟阵地内厮杀,黑夜中居高远望几不见人影,耳闻呼喝惨叫如鬼泣。
  
  亥时过半之际(晚上约十点)城外杀伐声渐消,晋王府内朱审烜大醉伏案,常宇双目赤红,摇摇晃晃起身,推开房门,冷风一吹,精神为之一震,转头看了房中伏案那人冷冷一笑:“吾为你家抛头颅,洒热血,撩你个妹子还唧唧歪歪,当真小气的很”。
  
  门口侍候的一个王府家丁闻言忍不住抬头看了常宇一眼,却见这位爷已经飘然大步狂笑而去。
  
  “大人,您喝多了”屠元和铁柱从偏房跑出扶住常宇:“卑职背您”。
  
  “无妨”常宇一把推开屠元:“上城,观景”。
  
  城上,周遇吉,蔡懋德等数十文武聚在一起,脸色沉重正在议论着什么。
  
  贼人如此大规模冲击防线,他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更不能如常宇那般跑去一边喝酒,冒着寒风,盯着战局不离一步。
  
  “贼子退了没?”常宇摇摇晃晃,打着酒嗝走过来,诸人闻声回头,见其德行,不由蹙眉。
  
  “已退,但防线至少被攻破二里有余”
  
  周遇吉沉声说道:“贼军至少投入三四万人马和官兵血战壕沟,几次冲锋鏖战一个时辰之久”。
  
  大手笔的投入,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纵深五里有余的壕沟阵被贼军攻占过半,贼军距离护城河此时仅有二里有余。
  
  常宇哦了一声,走近城垛探头远望,护城河外星火点点,那是官兵的阵列,相隔两地又有火光冉冉,贼子近在眼前。
  
  “依仗壕沟还能让人家推进二里,周总兵你有责任啊”常宇语气淡淡,但诸人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为何?
  
  原因很简单,常宇有督军身份,试想便是一个监军太监都能随意指责甚至定罪主将,何况他除了督军还有一个东厂提督的身份,难道此时要问罪?
  
  周遇吉倒表情很淡定,他深知常宇为人,说这话仅是要了解一下刚才战局。
  
  “贼军势众和我等旗鼓相当,但其有流民相助,也就是厂公所言的炮灰,实在是……苦不堪言”周遇吉咬牙苦笑摇头。
  
  流民作为炮灰的确让官兵头疼,一窝蜂用过来,你不杀他,转眼就能冲散你的阵脚,杀吧,却是帮贼军吸引火力,并且消耗军火。
  
  所以即便官兵出动大兵力拒当,但贼军靠着流民开道,中路主攻,东西两翼侧攻,硬生生的从正面推进二里有余。
  
  “咱们城中也有难民,不若也拉出来和他们对冲”周遇吉身边一个偏将突然气呼呼的吼道。
  
  常宇侧头瞧去,是一个气急败坏的黝黑汉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