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扶明录 > 第四十九章 邀戏

第四十九章 邀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司礼监大堂,常宇靠着太师椅,耸着肩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发呆,王廉在旁边沏茶,王德化在吹嘘这茶怎么的好,其余几个权监随声附和。
  常宇自然不是来司礼监摆谱找感觉,而是开例会,商议晚上的拳赛搞的热闹,这几天盘口收入如何等等,最重要的还是要钓大鱼。
  “可打听好那货何日当值?”常宇说的自然是朱纯臣这个老狗。
  “后天”王德化凑到常宇跟前:“常公公您真的不怕得罪他啊,襄城伯已经和你耗上了,你现在……而且成国公激灵着呢,未必上咱们钩啊”。
  常宇笑了:“我既然准备玩个大的,布局就要大,不光不怕得罪他,还怕他到时不敢玩了呢,还有,钓他这样的大鱼用你们他自然不上钩,必须要大鱼饵才行”说着哈哈大笑:“我就喜欢看狗咬狗”。
  “常公公可是有什么好招,说来咱们听听”王德化一听就知道常宇是有计划了,心中佩服这小子实在机灵。
  “此刻说还早,这计划若是实施得先买通一人才行”常宇说的有些神秘,王德化问他买通谁,他只是笑而不语,转而问这几日盘口赚了多少银子。
  “三千余,咱们九人均分……”王德化掰着手指开始算。
  “这银子先别花”常宇打断他,心下不由暗叹开盘真赚钱啊,这才几天呀,而且每天还限流进场,若是整个皇宫都参与的话,那,那还不得赚发呀。
  “把银子封好,我要去拿去打通关节”。常宇的话让王德化一怔,他有些肉痛,其他几人也是一脸不解。
  “诸位”常宇敲了桌子:“大投资才有大回报,我保证这银子使出去后,咱们拳赛规模会翻倍,豪客会倍增,日进万金都不夸张!”
  啊,诸人又惊又喜,有些不太相信,但他们又太相信常宇,因为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纷纷打听他有什么计划,常宇只是摇头微笑:“暂时保密,但最迟就这两三天的事,快的话,可能明儿便能实施”。
  诸人立刻坐不住了,难掩脸色欣喜,纷纷互相道贺,对常宇各种奉承。
  “行了,都散了吧,各位去准备今晚赛事,我去草栏场看看去”常宇宣布散会,他要去训练敢死队。
  “哎,对了”刚起身的常宇叫住身边的王廉:“王公公劳烦你去趟太子府请太子过来一趟,就说我有要事和他商议,如不在太子府你就去乾清宫或坤宁宫寻去,速去速来”。
  “好嘞,常公公”王廉说着就要举步忽然间就怔住了,同样八大权监全怔住了,常宇竟然叫太子来见他,一个太监竟然叫太子来见他?
  这,刘瑾?魏忠贤?
  常宇丝毫没注意到身后诸人的惊诧表情,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对了,今晚宫中那位公侯伯当值?”
  “阳武侯薛濂”王德化收回诧异赶紧说道。(注,薛濂和魏忠贤交往甚密,崇祯恶之,不可能用他在宫中当值,此处为小说情节)
  薛濂?常宇眉头一挑,停下脚步,低头略一沉思,脸上露出厌恶之色,低声嘀咕:“太子太师?嘿,那今晚就让你学生好生整治整治你这个恶师”。
  “天黑他进宫,就去给他吹风,务必让他今晚入场”。
  “好嘞,咱家亲自去”王德化嘿嘿笑着,知道今晚有好戏看了。
  草栏场偌大的空地上,两百七十余皇城中最健壮的太监们整齐排列,正在接受春祥的训话,他们大部分人脸上还残余淤青,昨天下午一场架也许是他们长这么大以来最凶狠的一次,对有些人来说也许是第一次,但不管怎么说记忆太深刻了,特别是肉体上的记忆。
  休整了一个上午半个下午,诸位现在体力应该都恢复了,待会会进行常规训练,有伤势严重的自动出列,春祥开始喊话。
  很快便有人从队列中走出,慢慢的越来越多,粗略一数七八十人。
  蒋全带着几个御医,挨个一个个的闻讯查看,以防有借口偷懒者这些御医不用说自然是常宇动用关系叫来的。
  伤员被集中在仓库里由御医诊断,剩余开始在遛马场内进行五公里常规跑。
  五公里跑下来,众人累瘫了,这时候常宇也到了,站在场内看着那些气喘休息的太监们,心里其实很是可怜他们,身体上的残缺折磨的不只心灵,还影响正常生理,比如嘘嘘很麻烦,比如经常漏尿,所以太监身上都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尿骚味。
  短暂休息后,队伍重新集合,这次常宇这次打开窗户说亮话,点明四天后郊外还要打一场,还是那波人,而且必须打赢,并且不准许任何缺席,任何人以任何借口怠战,将会被杖毙!
  是的,没听错就是杖毙。常宇决定要给他们灌输一种规则:怠战,惧战,临阵退缩皆是违反军令,杀无赦!
  这话果然让众人变得清醒起来,常宇也不废话,开始教习实战技巧。
  “记住,要利用你们体格的优势,明明仅靠身体就可一下撞飞对方,为何还要费劲和他掰手腕……”
  常宇就这样一边讲解,一边让他们捉对练习,如何最简单,最有效的摔倒,击倒,制服对方!
  记住,在绝对的速度,力量和技术下可以击倒任何对手,如何成为拥有强大的力量速度和技术,除了训练就是实战,只有通过实战的检验你才可以称为强者,其他那些花架子都是狗屎,狗屎!
  常宇不是看不起那些摆花架子的高手,而是看不起只会摆花架子还各种厚脸皮的吹嘘,纵观古今,哪一套拳术的创立不都是经过实战检验而来,而且几乎都是从军中传出来。
  但后世的传统大师有几个实战过,养花喝茶遛鸟摆几个pose就天下无敌了?理论讲的一套套,招式也起的威风凛凛,但随便找个小混混都能打的狗吃屎,却还大言不惭的厚脸皮,xx式xx拳创始人……
  草栏场内呼喝声起,常宇穿插其中不时的指导,训斥,演练,完全没注意朱慈烺已经静静的看了他十多分钟。
  “你找我?”朱慈烺打了招呼,并未因为常宇让他来见而有什么不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